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國際 » 正文

亞太日報 | 力阻特朗普連任!美科技行業工作者掏錢支持民主黨

2020-07-06 17:05:21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亞太日報編譯 重北

在特朗普執政的三年半時間里,得益於其實行的稅收優惠政策,美國科技企業的股價一路飆升,利潤快速增長,對行業的主導地位不斷擴大。按説,照這樣來看,他們會是特朗普忠誠的支持者。然而,在即將到來的總統大選中,他們卻把特朗普“拋棄”了。

據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7月5日報道,美國非盈利組織回應性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開放秘密網站(OpenSecrets)的數據顯示,迄今爲止,美國五大科技公司——蘋果、微軟、亞馬遜、Alphabet和Facebook——的員工總共已向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捐款近1500萬美元,而向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捐款不到300萬美元。

這意味著美國科技行業員工有84%的人都向民主黨捐了款,這一數字高於2016年的68%和2018年中期選舉時的79%。而自從美國前副總統拜登穫得了總統候選人提名之後,這一差距更是不斷擴大。開放秘密網站的數據顯示,與特朗普相比,拜登從頂尖科技公司穫得的捐款佔比超過92%。

除幫助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在總統大選中穫勝以外,美國科技行業員工還將錢投入到幫助民主黨穫得蔘議院多數席位的事情上。

這是怎麽回事?明明在特朗普的任期內,美國科技企業穫得了長足的髮展。爲什麽對於特朗普尋求連任,他們卻不支持了呢?

其中原因要從特朗普上任之後的一系列“謎之操作”中去找。雖然特朗普的稅收政策讓科技企業受益良多,然而他的其他行爲卻讓他們無法接受。

就任美國總統之後,特朗普一直積極推動他的反移民計劃,2017年上任的第一年就對穆斯林實施旅行禁令。可是要知道,很多科技公司的人才都來自移民群體。此外,特朗普還熱衷與很多國家就貿易問題胡鬧,擾亂美國與其他國家的貿易關系,然而美國科技行業的迅速髮展,與美國之前較爲明智的貿易政策脫不開關系。

這兩項“謎之操作”,已經讓科技行業工作者對其失去好感。再加上特朗普對白人至上主義言論的默許,以及頻繁的“退群”操作,讓他在科技行業的失去了很多的支持者。進入2020年,特朗普對疫情的消極處理使其招致了更多的批評,因白人警察對黑人男子暴力執法而引髮的全國抗議活動,讓特朗普在科技行業工作者中的支持率更是“光速下降”。

喬納森•布朗1995年開始在Adobe工作,是該公司一名移動應用程序開髮人員,目前他的財務狀況非常好。這家軟件制造商的股價今年上漲了34%,自特朗普上任以來已經上漲了四倍,市值超過了2000億美元。

但是,和他的許多同事一樣,布朗對國家的未來感到不滿。"我只是對Adobe股價在達到歷史高位而與此同時經濟卻在遭受重創而感到憤怒,"布朗表示。“我覺得自己有責任利用自己的部分財富,把政治推向正確的方向。這也是我第一年真正關注政治競選捐款。”

一些在政治傾向上更偏右的科技公司,也戲劇性地轉向了民主黨。甲骨文的創始人拉里·埃里森和首席執行官薩夫拉·卡茲都是特朗普的支持者,然而該公司員工將67%的現金捐給了民主黨,高於2016年的49%。思科的轉變更爲明顯,民主黨從該公司穫得現金捐助的比例從四年前的36%上升到80%。

舊金山一家金融科技公司的一名高管表示,他的同事們都感到恐懼。他的公司和整箇行業都依靠移民提供人才,併依靠明智的貿易政策開展業務。這位高管説,在他的科技工作者圈子里,人們擔心美國正在失去吸引力,變成一箇可怕的地方。這位高管已向拜登捐款,他還給“林肯計劃”(Lincoln Project)捐了款,“林肯計劃”是一箇由反對特朗普的共和黨人組成的政治行動委員會。

對於科技行業工作者的這些轉變,華盛頓大學歷史學教授瑪格麗特·奧馬拉表示,科技行業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政治化。早在2020年之前,谷歌、微軟、亞馬遜和Salesforce的員工就曾抗議他們的公司與政府籤訂的協議。現在,員工們已經表現出了不惜犧牲自己工作的意願,要求公司做出對的選擇。當談到政治領袖時,他們不再只是嘴上説説,而是掏出錢包用錢來投票的。

(來源:亞太日報 AP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