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國際 » 正文

她“代表美國”卻遭“封殺”,因80年前唱過...

2019-04-20 17:20:25  來源:觀察者網 【返回列表】

“從高山到草原,再到浪花如雪的海洋……”盡管特朗普剛唱著唱著忘了詞,但併不影響《上帝保佑美國》(God Bless America)在美國民間“第二國歌”的地位。

幾十年來,這首歌無數次在美國的各種體育比賽、紀念活動、政治集會甚至是總統競選上唱響,最初的演唱者凱特•史密斯(Kate Smith)也因此家喻戶曉,被冠以“南方鳴鳥(Songbird of the South)”的美譽。

1939年,時任美國總統富蘭克林•羅斯福對來訪的英國國王喬治六世説,“史密斯小姐就代表美國”。1982年,史密斯還穫得了羅納德•里根授予的“總統自由勳章”。

然而過去的兩天,這名已故“國寶級女歌手”接連遭美國兩支著名運動隊“封殺”,由她録制的《上帝保佑美國》被禁止在比賽現場播放,一座紀念她的鵰像也被蒙上了黑布,原因是她在八十多年前唱過的兩首歌被“挖墳”,歌詞涉嫌“歧視黑人”。

幾十年”被剔除

據《紐約時報》、《費城詢問報》等報道,本周四(18日),美國職業棒球大聯盟(MLB)明星球隊紐約洋基隊(New York Yankees)表示,將停止播放史密斯版本的《上帝保佑美國》。

“洋基隊現在了解到凱特•史密斯從前的歌麴録音,之前對此併不熟悉,現決定立即仔細檢查新穫取的信息,”該球隊一名髮言人説,“洋基隊非常重視社會、種族和文化上的‘不敏感(insensitivities)’。雖然還沒有得出最終結論,但我們在敏感性方面犯了錯誤。”

本賽季初,洋基隊還在使用史密斯録制的《上帝保佑美國》,直到一名球迷通過郵件提醒球隊,史密斯曾唱過“種族歧視”歌麴。

18年來,史密斯版本的《上帝保佑美國》一直是洋基隊場間休息的“保留麴目”。

另一支下禁令的隊伍——國家冰球聯盟(NHL)費城飛人隊(Philadelphia Flyers),跟史密斯的關系更不一般。

該隊自1969年來,每逢“勢在必得的比賽”,一定會在賽前播放史密斯唱的《上帝保佑美國》,把它當做好運的象徵。

1974年,飛人隊首次捧起NHL冠軍獎盃“斯坦利盃(Stanley Cup)”,史密斯本人親自在比賽現場演繹了這首歌。

1986年史密斯離世,該隊爲她在主場球館外立了一座鵰像,2011年舊館拆除後,史密斯的鵰像也隨球隊一同遷至新場館。

在洋基隊髮出“禁令”後一天,飛人隊也髮表聲明稱,“我們最近意識到,凱特•史密斯演唱的幾首歌含有冒犯性的歌詞,不能反映我們作爲一箇組織的價值觀。”

“在我們繼續調查這一嚴重事件的同時,我們將把凱特•史密斯的《上帝保佑美國》録音從我們的麴庫中移除,併把球館外的鵰像蓋上。”聲明指出。

80多年前的歌被“挖墳”

到底是什麽樣的歌,把這名地位甚高的女歌手“拉下神罎”?

1933年,史密斯在其主演的歌舞片《大家好!》(Hello Everybody!)中,給一群聽收音機的黑人孤兒唱了一首《黑孩天堂》(Pickaninny Heaven),歌詞中有一句“大西瓜滾來滾去,擋住了你的去路”。“Pickaninny”一詞在英語中是對黑人小孩的衊稱,而西瓜對於美國黑人更是一種“敏感的水果”。

美國南北戰爭末期,許多州里黑人奴隸穫得了自由之後,通過種植和販賣西瓜來維持生計,在戰時宣傳里,西瓜甚至成了一種“自由”的象徵。

而黑奴穫得自由的現象,讓一些南方農場主階級感到不滿,於是宣揚有關西瓜的負面信息,把這種水果描述成黑人“懶惰”、“不干淨”、“孩子氣”的象徵。

另一首被“挖出來”的歌叫《這就是黑人誕生的原因》(That’s Why Darkies Were Born),史密斯在1931年唱過。

歌麴一開頭便是,“有人要摘棉花,有人要摘玉米,有人要當奴隸,有人要唱歌,這就是黑人誕生的原因。”

《紐約時報》報道稱,和史密斯那箇時代的許多白人歌手一樣,她演唱的一些歌麴最好情況是“過時的、麻木不仁的”,最壞則會被當作“徹頭徹尾的種族歧視”。

上世紀30年代歧視很普遍

伊利諾伊大學厄巴納-香檳分校音樂學院院長傑弗里•麥基(Jeffrey Magee)認爲,類似上述兩首歌麴,反映了史密斯時代文化結構中根深蒂固的種族態度。

“在美國流行音樂的形成過程中,音樂家和詞麴作者必然要經歷種族交流、模仿和盜用的歷史,”麥基説,“凱特•史密斯是其中不可阻擋的一部分。她以這些歌麴爲基礎,成爲了一名流行歌手。”

他還指出,上世紀30年代其他一些受歡迎的白人音樂家,包括索菲•塔克(Sophie Tucker)、梅•歐文(May Irwin)和被稱爲百老滙之父的喬治•科漢(George M. Cohan),也會在演唱中扮成“黑人臉”。(注:白人演員把臉塗黑飾演黑人,在美國文化中被視作“種族歧視”的表現。)

對於史密斯被“封殺”,美國保守派雜志《國家評論》的副總裁傑克•福勒(Jack Fowler)有話説。

據福克斯新聞報道,福勒19日譴責稱,洋基隊和飛人隊在“驅逐”史密斯上做得太過分了,併引述史密斯的訃告指出,她曾“旅行近52萬英里,爲美國軍隊表演”。

“那相當於繞地球130圈,”他補充道,“而洋基隊只會打棒球,併且在賽後喝得酩酊大醉。”

《上帝保佑美國》由美國詞麴作家歐文•伯林(Irving Berlin)創作於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直到1938年被史密斯首次在電台中演唱,這首歌才引髮關注。

1940年,《上帝保佑美國》成爲富蘭克林•羅斯福和他的共和黨對手溫德爾•威爾基(Wendell Willkie)的官方競選歌麴。

根據原作者的生平資料記載,許多美國人髮現這首歌“如此強大和引人注意”,以至於他們游説讓它取代《星條旗永不落》成爲美國國歌。

(來源:觀察者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