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國際 » 正文

修牆與關門,到底是“千年大計”還是“當下買賣”?

2019-01-12 09:13:25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新年伊始,由於“美墨邊境牆”的資金一直沒談攏,在經歷了兩周多的美國政府“關門”之後,美國總統特朗普威脅稱美國政府在接下來的“幾箇月或者幾年”還會繼續關門,直到“修牆”的資金通過爲止,現在看起來局面“僵”住了,除非有一方讓步。

在這箇問題上,盤點一下可以髮現,特朗普作爲他自稱的“説話最算數”的美國總統,當時的諸多競選承諾,包括一些當初大家都覺得是“嘴炮”的一些“大事”,比如擴軍、貿易戰、減稅、推翻奧巴馬醫保法案等等,都在某種程度上“實現”了。而當初看起來最簡單的,美墨邊境建牆計劃,雖然連續弄了3次“政府關門”,現在甚至做出“關門幾年”的威脅,看起來還遙遙無期。

爲了弄明白這箇事情,首先得從非法移民這箇歷史老問題説起。據統計美國境內的非法移民約爲1100-2000萬人,其中超過一半來自墨西哥,而加利福尼亞州則有逾250萬非法移民。據相關研究和媒體報道,以非法移民爲主的家庭超過60%享受各種福利計劃;非法移民共有100萬左右,包括20萬有犯罪前科者在判處驅逐出境後滯留美國。

美國國土安全部報告顯示,每年有近200億美金的毒品從墨西哥販賣到美國。屢禁不止的毒品交易和武器走私,帶來的社會治安問題也讓美墨兩國政府倍感頭疼,數目巨大的“存量”非法移民,給美國帶來了複雜的社會問題和高昂的經濟成本。

但修牆這事不是特朗普首創。 “美墨邊界圍欄(Mexico–United States barrier)”於2006年小布殊執政期間,在激烈辯論和示威聲中通過併執行,然而進度不如人意。直到2016年,修建長度都未達到預期,更嚴重的是,“圍欄”斷斷續續,有著非常容易穿過的缺口。

特朗普對 “漏洞百出”的“圍欄”是不滿意的,這離他希望的“高大”、“漂亮”的牆有著不小的差距。因此,在2016年美國大選的時候,特朗普的主要競選承諾之一就是修完整的“牆”。特朗普是第一箇打破政治禁忌,稱之爲“牆”的總統,因此也穫得了粉絲的熱烈擁護,當然這也成爲了最具爭議性的話題。

那到底是不是只有修“牆”才能解決美國的非法移民問題呢?美國不管是從道德層面出髮,還是從實際利益出髮,都不可能驅逐現有的數量龐大的非法移民,亦不可能將現有的非法移民糰體全部合法化(大赦),以上兩種做法都只會使得矛盾更加激化,最後不可收拾。

那麽,作爲政府,爲了安撫民衆,平息爭議,只有唯一的選項:讓大家相信,政府會嚴格控制邊境,不會有更多的非法移民入境美國,解決民衆的焦慮。

當地時間2018年11月14日,墨西哥蒂華納,第一批批來自中美洲的大篷車移民抵達美墨邊境,其中一些人還爬上了美國建造的邊境牆,向特朗普示威的意味明顯。圖片來源:東方IC

嚴控非法移民入境,是美國政府、兩院和社會都有的共識,但是否修“牆”,差異就相當大了。中期選舉之前,共和黨掌握蔘衆兩院,牆沒有修起來。如今民主黨2019年1月3日就當家衆議院了,修牆計劃更是遙遙無期。

根據中期選舉的結果,民主黨擁有的衆議院233席中,有186位明確反對,45位沒有表態,只有2位表示支持,其中一位是有條件支持。而且更重要的是,在加利福尼亞州、亞利桑那州、新墨西哥州和德克薩斯州4箇美墨邊境州的67位民主黨議員中,61位明確反對,5位沒有表態,一位有條件支持(Jackie Speier,來自加州第14選區)。

情況很明了,在政治層面,反對建牆的力量佔優勢,尤其是聯邦層面。根據美國兩院的政治制度設計,在“把持”衆議院的民主黨的反對下,邊境牆相關法案幾乎不可能通過。

但特朗普的“牆”併不是無人支持,其在民衆中有著相當的民意基礎。一名伊拉克老兵,“紫心勳章”穫得者Brian Kolfage先生,在衆籌網站GoFundMe髮起了爲“特朗普牆”捐款的活動,三天時間就募集到超過700萬美元。

那麽特朗普怎麽辦?如今已經不是在競選狀態,部分支持民衆的游行、帶著工具和水泥去邊境支援、抑或髮起募捐等活動,都不是決定性因素,唯一可行的,就是想辦法使得法案通過。爲了達到這箇目的,特朗普進行了一系列眼花繚亂的操作。

首先,我們來看看民主黨人反對的原因。主要原因很簡單,至少在紙面上很簡單:沒錢。到2018年11月底,美國國債總規模達到21.8萬億美元,相當於當年名義GDP總量(約20萬億美元)的109%。

加上特朗普的減稅大招,財政收入增幅明顯收窄,才0.4%。而軍費等開支迅速增加,政府債台高築,2018年財年財政赤字同比增幅高達17%,所謂地主家也沒有餘糧,難怪反對的聲音很明確:“完全是浪費納稅人的時間和金錢”。

在這箇問題上,商人出身的特朗普自然門清,他一開始就口號式、創造性的提出讓墨西哥負擔修牆的費用,所謂新時代的“主動畵地爲牢”。當然,墨西哥沒有那麽上道,總統培尼亞明確表示墨西哥不會出這箇錢。

緊接著,特朗普提出第二箇方式,也就是所謂“間接付款”,先從聯邦政府資金支付“造牆”費用,但最終會通過一箇“複雜的形式”的“付款機制”由墨西哥政府承擔。在2018年12月13日,特朗普聲稱最近籤署的《美國-墨西哥-加拿大貿易協定》對美國有利,美國因此“賺取了”修牆的費用,當然此言論遭受了政敵的無情嘲笑。

在無數次聲明不管是直接還是間接由墨西哥出錢的同時,在具體操作上,特朗普的手法非常經典和嫻熟,態度非常強硬自信。由於美國政府債台高築,無法通過長期的撥款法案。

自美國國會預算程序於1976年正式執行以來,一直通過短期支出法案來維持政府運轉。而如果因爲兩黨斗爭或者其他原因未能通過短期法案,聯邦政府就會“停擺”,只保留核心部門繼續工作,而且還可能沒有工資。自1976年以來美國政府一共“關門”21次。

2017年1月25日,特朗普籤署了修牆的行政命令,但命令歸命令,錢還在兩院手里。爲了要到這一筆據估計最多將達到250億美元的巨款,2018年一年之內,政府三次停擺,創造了40年以來的最高記録。

特朗普用的方法就是“捆綁交易”,簡而言之,你不同意我修牆,我就不同意相關整體預算案,特朗普曾表示,不通過“修牆”經費的法案,其他法案也彆想通過。政府沒錢了,那就先關門,或者按照特朗普的説法“光榮地關門”。

第一次髮生在2018年1月20日,特朗普希望用“修牆”來交易 “童年抵美者暫緩遣返”計劃,沒有達成,停擺3天;第二次髮生在2018年2月9日,一位共和黨議員反對其中涉及增加赤字的部分併拒絶投票,“技術性停擺”3小時;第三次,創造歷史的“跨年了”。

特朗普聲稱:“這也不錯啊,我無所謂,我就是要爲了邊境安全而讓政府關門”。當然,這不是新鮮事,歷史上美國政府會故意關閉某些公共服務,用以影響公衆,也就是所謂的“華盛頓紀念碑綜合症”。

現在元旦已過,新年伊始,相信特朗普的“修牆斗爭”還會繼續不停地斗下去。相對於擴軍、貿易戰等“大問題”,邊境牆問題看起來要“具體而微”。而正是這樣一共具體問題,是特朗普心目中的頭等大事,因爲這直接牽涉到他的競選承諾,更直接表明了他的政治主張,以及“領導力”。

所以這堵牆是否能解決非法移民問題——事實上牆肯定解決不了,特朗普不會去關心,他所關心的是,如何迫使國會通過法案,撥款修牆,甚至於如何向美國民衆秀出他對於修牆一事的努力,併通過法案的交易,達成其他政治主張。

這樣,他才能在在選民心中修起“心牆”,確保即便他其他關於擴軍、貿易戰等誇下海口的戰略,沒有達到“使美國更偉大”的經濟和社會效應的時候,他還有“政績”來爲連任打下“民意的基礎”。正所謂,政客不管牆何爲,爲了政績強説牆,説的是民意、打的滿是主義,到頭來還是生意。

(來源:觀察者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