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國際 » 正文

俄羅斯世界盃前屠殺流浪狗,愛狗的普京知道嗎?

2018-06-13 17:22:27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亞太日報編譯 花江柳

年初,俄羅斯副總理塔利·穆特科就世界盃前屠殺流浪狗一事與動物權益保護者們進行了討論。穆特科承諾將停止這些殘忍的行爲,併已經下令爲流浪狗建造收容所。

但是保護者們表示屠殺流浪狗的行爲仍在繼續,穆特科的承諾毫無意義。因爲那些蔘辦世界盃的城市不必強制服從聯邦提出的意見。

“如果你用簡單的俄語請求他們停止屠殺流浪狗,他們會回答‘滾開!我們會一直清理流浪狗到殺完爲止。‘”葉卡捷琳娜·德米特里耶娃説,她曾作爲保護城市動物基金會的主席蔘加了這次有關處理流浪狗的會議。爲抗議這種行爲,去年她在臉書上建立了一箇名爲“血色2018國際足聯”的社區。

3500.jpg

莫斯科街頭的流浪狗

據統計,俄羅斯舉辦世界盃的11箇城市大約有2百萬只流浪狗,當地政府今年將花費1.1億英鎊處理這些流浪狗。動物保護者們曾警告一些官員試圖運用各種正當或不正當的手段清除流浪狗。

盡管在俄羅斯每年都會有私企與政府籤訂控制流浪狗數量的合同,但有證據表明,今年招標的規模大幅擴大了。去年年底,德米特里耶娃髮起的一項網上請願書,呼籲俄羅斯總統普京在世界盃前取消這些合同,在請願上籤名的已近200萬人。但普京對仍未對此事做出任何回應,雖然他是箇衆所周知的愛狗人士,他不僅養育了好幾只寵物狗,還經常在公衆面前展露對狗的喜歡。

3.jpg

普京和他的寵物狗

雖然不同城市對流浪狗的政策有所不同,但這些與社會合作的處理流浪狗的項目可能非常有利可圖。例如,在世界盃舉辦城市之一的葉卡捷琳堡,該城市爲處理4650只流浪狗花費了38萬英鎊。一些俄羅斯人甚至在網上推銷他們的私人住所可以作爲流浪狗在世界盃期間的暫時收容所。因爲流浪狗數量巨大,贏得投標的公司難以處理,所以這些人想趁此賺取外快。

俄羅斯官員和一些非政府組織都否認安樂死是國家政策。葉卡捷琳娜説,流浪狗大規模滅絶的消息只是“八卦”。她是位於加里寧格勒西部的非政府組織“生命權利”的副主任,該組織與政府籤訂了一筆價值21400英鎊的合同,這些錢是用來爲流浪狗提供世界盃時期的臨時收容所。“雖然有一些中毒事件,但這些是箇彆案件,併沒有大規模中毒。”葉卡捷琳娜補充説道。

但即使是負責動物保護的政府官員也不得不承認確實有一些與世界盃相關的處理動物的殘忍事件。

俄羅斯生態與環境保護委員會主席弗拉基米爾·布爾馬托夫也對此分享了自己的經歷。他今年年初蔘觀了葉卡捷琳堡的一箇養狗場,這箇養狗場的情況觸目驚心。他説:“那里的情況使我感到十分痛苦。到處是營養不良的狗,伴隨著惡劣的居住環境。這種處理方式無法令人接受。“

他是這麽形容的:“大部分狗被放在了標有每箇1.20英鎊的地方,這種低廉的價格表示出處理流浪狗的方法可能不人道。”他還透露,運營這家避難所的公司併不是一箇保護動物組織,而是一家專注垃圾收集和處置的機構。

動物保護者們十分擔憂世界盃會重蹈2014年索契奧運會的覆轍,那年索契許許多多流浪狗就在協調運動中被消滅了。

流浪狗大量死亡、動物保護者們試圖拯救它們的新聞及照片在國際上廣泛流傳,這些讓索契奧運會流浪狗事件很快就成了國際醜聞。爲了表示抗議,一些奧運選手收養了索契的流浪狗,併把它們帶回了各自的國家,還爲其專門設立了一箇Instagram的帳戶。

4.jpg

索契的一只流浪狗

有人擔心,索契髮生的事情可能會在俄羅斯世界盃上重演,索契也是此次世界盃的舉辦城市之一,在這里將會有一場足球豪門德國對西班牙的比賽,這使得情況更加複雜了。“我們很害怕比賽之前會髮生什麽。就像索契奧運會前,不到一周就有大規模的中毒和槍擊事件髮生。”索契的動物權利保護者克塞尼亞説。

俄羅斯國家採購網站上的文件顯示,在索契奧運會之前執行捕殺流浪狗的公BasyaService已經和政府籤署了四份合同,內容是在2018年捕捉3501只流浪狗和貓。但在公路邊髮現流浪狗遺體後,鄰近村莊的官員們非常憤怒併決定撕譭與這家公司達成的協議。

索契市市長阿納托利帕霍莫夫否認該市已批准殺死流浪動物,併表示沒有在世界盃前屠殺完流浪狗的計劃。BasyaService公司也否認它使用了不人道的方法處理流浪動物。

但是索契的動物保護者們呼籲當地的人們要利用網絡,關注流浪狗們,警惕那些欲對流浪狗行不軌之事的人,一旦髮現要馬上呼叫警察,拍攝視頻控訴他們。

其它世界盃主辦城市的情況沒有索契嚴峻。在西部城市的加里寧格勒和伏爾加河的下諾夫哥羅德,由於在小組賽階段主辦英格蘭隊的比賽,當地動物保護者們稱當局實行“人性化捕捉流浪動物”的政策。在莫斯科,獵殺流浪動物非常罕見。

在加里寧格勒,烏布林斯卡婭表示,在世界盃期間清理街上的流浪狗實際上保證了他們的利益,她説:“在這樣的事件中,有很多人併不總是清醒,容易做出一些殘忍的事情,最好的辦法盡可能讓動物遠離他們。”

但有動物保護者指出,安樂死計劃促使腐敗行爲擴大化:雖然檢查流浪狗是否已經消毒和被標記相對比較簡單,但很難判斷出判斷出流浪狗是安樂死還是被人爲殺害的。

“這是一場災難,”動物保護者德米特里耶娃説,“他們如何能決定誰生誰死?”

(來源:亞太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