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國際 » 正文

亞太日報 | “世界子宮”之殤!肚子里五箇孩兒沒一箇是自己的

2021-01-21 17:36:56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亞太日報 重北

最近幾天,“代孕”成了社會討論的熱點話題。雖然一開始代孕的目的是爲了幫助那些沒有生育能力但是也想要擁有自己小孩的夫妻,但在實踐的過程中,代孕卻成爲某些人通過壓榨底層女性謀利的工具。

烏克蘭:“歐洲子宮”、“代孕之都”

説起代孕,不得不説的就是被譽爲“歐洲子宮”“代孕之都”的烏克蘭。代孕在烏克蘭是完全合法的,在烏克蘭的社交網站、公交站、繁華的街頭,到處都能看到代孕的小廣告。烏克蘭一些代孕機構宣稱,每天都有來自歐盟、美國、以色列以及中國用戶與他們聯系,需求十分旺盛。

而烏克蘭代孕産業之所以髮展迅速,主要與烏克蘭經濟持續低迷和代孕費用低廉有關。據烏克蘭國家統計局數據,2018年烏克蘭的人均年收入爲3298美元。爲了生計,很多貧窮的烏克蘭女孩被迫選擇通過代孕賺取生活費用。此外,與美國、荷蘭、加拿大等國相比,烏克蘭的代孕費用大概在4萬歐元,可以説是相當便宜了。

640.jpg

雖然通過代孕解決了生活問題,但代孕帶給這些烏克蘭女孩的體驗卻併不美好。一位名叫阿莉娜的烏克蘭女孩這樣講述自己的代孕經歷:

“我們都感到焦慮不安。大多數女孩來自小村莊,處境非常令人絶望,”她説。“第一周我們就只是躺在那里哭。我們吃不下任何東西。這是代孕媽媽的典型情況。我們被當成牲口一樣對待,還被醫生嘲笑。我們被當做代孕機器,但我們的身體是會痛、會流血的。”

正如阿莉娜所説,除在心理上感到不被尊重以外,她們在身體上也承受著巨大的痛苦。孕期、産期、産後包括子癇前期和子癇、尿路感染、壓力性尿失禁、妊娠期糖尿病等併髮症,以及羊水栓塞、産後出血的可能性等罕見併髮症,都是這些女孩可能要面臨的問題。

印度:“世界子宮”

除了烏克蘭外,還有印度,一度成爲全世界的“子宮”。商業代孕在印度一度是合法的。在2002到2015年間,印度是全世界最受歡迎的“代孕旅游目的地”。到2015年印度禁止商業代孕時,印度的代孕産業規模換算成人民幣大概在每年28億,80%以上的客戶來自國外。

在印度,每箇女人最多可以代孕三次,平均一次代孕的薪水是8000美元,生了雙胞胎是10000美元。如果懷到6箇月以後,不論嬰兒是否存活,代孕者都會拿到全部的費用。

在代孕期間,印度的許多代孕診所要求代孕媽媽一直留在指定的集體宿捨內,從胚胎移植到孩子交給客戶,大概一年左右。集體宿捨的環境類似青年旅社,一箇屋子里滿滿的都是床,沒有娛樂,沒有電視電腦報紙收音機,連放餐桌的地方都沒有。有研究者評論説,“ 即使監獄也有放風的庭院,但這些代孕的集體宿捨甚至連在房間里走動的空間都不足。”

20180323-102141_U6077_M394351_9c2f.jpg

另外,法律規定最多在代孕媽媽的子宮里放3箇胚胎,但爲了節省成本提高成功率,印度診所常常會給代孕媽媽放5箇胚胎,這就導致可能懷上3箇或以上,以至於需要做減胎手術,這對代孕媽媽的身體再次造成傷害。

2013年,BBC電視台深入印度“子宮”工廠,拍攝了一部珍貴的紀録片——《代孕者》(House of Surrogates)。紀録片中,一箇代孕媽媽説了句扎心的話:“我懷孕,是爲了以後讓女兒不用再當代孕媽媽”。

越南:商業代孕正在風靡

聊完印度,再來説説中國另一鄰國越南的代孕情況。

2014年6月,越南國會通過了一項新的越南代孕法,首次使非商業妊娠代孕合法化。自從這項新法律實施以來,代孕成爲許多生活在越南的無子女夫婦的熱門話題。

與世界其他國家一樣,新法律只允許所謂的“自願和利他的代孕”。“這意味著代孕母親的實際費用可以得到補償,但她不能因爲懷了彆人的孩子而穫得任何其他商業利益。”此外,新法規定,一對不能生育的夫妻只能向家庭成員尋求代孕幫助。商業代孕最高可判處五年監禁。

雖然法律是這麽規定的,但在實際操作中,商業代孕卻開始流行起來,很多不能生育的夫妻也寄希望於商業代孕來擁有自己的孩子。

比如,一位河內女士曾在webtretho上髮帖説:“我和我的丈夫已經結婚一年了,我們想生箇孩子,但我做不到,所以我們想在河內找箇人代孕。如果有人可以幫忙,請通過電話聯系我。”

此外,還有一箇名爲BB的Facebook賬戶也髮布了這樣的信息:“我真的很想爲一箇無法生育的家庭懷孕。費用可以一起商定,但是必鬚提前支付30%的費用”。

在越南,人們對代孕的需求正在上升,嚴苛的法律使得很多人不得不通過規避法律的手段來找人代孕或尋求需要代孕的客戶。越南一箇名爲 “S.M ”的私人Zalo賬戶專門爲客戶提供代孕服務,還推出了多種代孕服務套餐。該賬號主人S.M生於1996年,雖然年紀不大,但是業務能力相當專業。在她背後,有一條完整的代孕産業鍊條。

“對於50𡻕以上的人,我在確認他們無法懷孕後,會爲他們提供全套服務,包括收集卵子、胚胎髮育和尋找代孕母親。此外,我還可以爲代孕母親提供9箇月的護理服務,”她説。她還透露,她可以根據客戶的要求在河內或全國任何一家醫院安排代孕。

代孕近些年來的髮展雖然迅速,但如今在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的背景下,海外代孕受到不小的影響。

因很多國家限制出境,不少代孕公司被迫“囤積嬰兒”,甚至一些本該領走嬰兒的買家,因收入縮水,沒有足夠的資金付清尾款,臨時改變主意,造成“嬰兒拒收”的現象。

目前,烏克蘭有100多名代孕母親所生的孩子滯留在此,因爲新冠疫情的大流行,孩子們的父母不能入境帶走孩子。此前,據國外曝光的一段視頻顯示,在烏克蘭首都基輔的威尼斯酒店里,大約有46名新生兒擠在一間看起來像嬰兒工廠的宿捨里。現場嬰兒啼哭不斷。

這些可憐的孩子,從一出生就成爲了無辜的犧牲品,未來的他們要如何生活下去?被丟進孤兒院,成爲來歷不明的棄嬰嗎?

(來源:亞太日報 AP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