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頭條 » 正文

特朗普套路漸清晰 美國欲借WTO再向中國髮難

2018-03-26 10:46: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特朗普政府單方挑起中美貿易爭端3天後,美國拚命糾纏的目的似乎正逐漸明朗。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此前髮表聲明稱,就“知識産權外洩”問題,美國已於3月23日向世界貿易組織(WTO)髮起針對中國的申訴,稱中國政府有關技術許可條件的措施不符合《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産權協定》中的規定。

中國商務部條約法律司負責人24日晚間就此髮表談話稱,中方已經收到美方提出的磋商請求。中國政府一向高度重視知識産權保護,採取了衆多強有力的措施保護國內外知識産權人的合法權益,取得的成績有目共睹。中方一貫尊重世貿組織規則,維護多邊貿易體制。中方對美方就此提出磋商請求表示遺憾,將根據世貿組織爭端解決程序進行妥善處理。

一位深入蔘與應對美方“301調查”的專業人士則對第一財經記者指出:“美方的目的是在高壓政策下,在之後的中美談判中,博得一箇好價錢。”

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中財辦主任、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劉鶴3月24日上午應約與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通話時表示,美方近日公布301調查報告,違背國際貿易規則,不利於中方利益,不利於美方利益,不利於全球利益。中方已經做好准備,有實力捍衛國家利益,希望雙方保持理性,共同努力,維護中美經貿關系總體穩定的大局。雙方同意繼續就此保持溝通。

美國提起的訴訟“併不複雜”

與特朗普政府援引“301條款”對中國採取單邊貿易救濟措施時髮布的6頁備忘録和長達1215頁的“301調查裁決”相比,美國貿易代表此次正式向WTO起訴中國併請求展開磋商的文件,只有不到3頁。

一位蔘與中美談判的資深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看完上述文件的直觀感覺是,美國的行爲雙管齊下,在靠單邊主義行動施壓的同時,併不打算完全放棄多邊舞台,“想在曾津津樂道的道義制高點跌落下來之後,通過在國際組織中抹黑中國挽回一些臉面。”

對外經貿大學中國WTO學院院長屠新泉對第一財經記者分析,從WTO角度來看,這併非一箇很複雜的問題,可能的結果就是中國在法律上更加明確地禁止強制轉讓,建立相應的救濟機制,“這不是箇很複雜的問題。“

上述蔘與應對“301調查”的專業人士則稱,從該文書看,併沒有什麽新的特彆的內容,“未來一段時間,雙方都應該冷靜、理性地回到談判桌前解決問題。”

在多位貿易談判人士看來,尋求WTO的協助,併非特朗普上任以來的首選。在美國前總統奧巴馬時代,美國選擇“兩條腿走路”,一方面積極利用WTO的有效運行機制;另一方面另起爐竈,打造“跨太平洋夥伴關系協定”(TPP)和“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協議”(TTIP)這類多邊區域自貿協定。如今,美國政府揮舞大棒、完全放棄妥協,使得各方都在努力盤算,要給美方多少“好處”,才能抵消徹底“掀桌”的代價。事實上,特朗普政府在每箇地區,都爲對方量身定做了一套單邊談判的籌碼,以求穫得好處。比如,在汽車領域,美國政府目前就同時意欲打壓歐盟和中國兩箇大市場的進口關稅。

美方“關切”中國技術

與特朗普政府打了一年交道的各國貿易談判主管,已經慢慢體悟到這位商人出身、大喊“美國優先”的總統的出牌套路。但具體到此次特朗普政府率先髮起的兩場以知識産權爲名的行動,仍有些疑惑:除拉一拉中期選舉的選票,特朗普到底還要什麽?

據第一財經記者梳理,這是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中美雙方在知識産權領域的第六次交鋒,距上一次中美在WTO爭端解決機制下磋商知識産權糾紛,已過去10年。時過境遷,這一次有些不同。

上世紀90年代的克林頓政府時期,中美在知識産權領域髮生過四次糾紛。中國加入WTO後的2007年4月10日,美國向WTO提出針對中國的兩起申訴:中國追究盜版者刑事責任的門檻過高;中國對外來圖書音像産品設置了准入門檻。之後,中美就“中國與知識産權保護和實施有關的措施”進行磋商併解決了該問題。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金海軍作爲中國專家之一,親歷了去年10月10日於美國首都華盛頓舉行的美國對華“301調查”公開聽證會。他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入世之前的幾次知識産權交鋒與本次不具有可比性,方式、內容、措施都有所不同,關鍵時間節點是中國入世。

其次,與2007年的那次相比,主要是美方訴求的內容不同,本次重在與技術相關的方面,而上次主要在於著作權法、假冒商品的海關執法措施、刑事制裁等。“(這)顯示隨著中國經濟技術髮展水平的提高,美方的關注重點也在髮生變化。”他説。

正如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所説,“技術是美國經濟未來的支柱。”此前,他在蔘議院聽證會時表示,徵收關稅的商品將包括:航空、鐵路、新能源汽車和高科技産品。上述蔘與此案的人士表示,前幾輪磋商中,美方提出的幾箇關切包括:部分進口中國商品讓美方蒙受損失、貿易順差太大、商業秘密保護不力等。

蔘與過聽證會後,金海軍認爲,美國本次的調查報告當中,實際上在關於強制技術轉讓與知識産權方面,推測的成分過多,缺乏扎實的證據。更不應將中外企業之間的技術轉讓或者知識産權許可的行爲,推定系中國政府強制所爲。

美國亞太法學研究院執行院長、北京大學訪問教授孫遠釗對第一財經記者介紹,從2002年開始,有一箇國會下屬的“美中經濟暨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就已經開始連續追蹤中國在經貿與安全方面的各項髮展與問題。在經貿方面一箇最重要的蔘考指標就是中國“入世”的各項承諾進展,其中一箇重要環節就是知識産權。截至去年,USCC已經髮布了15份報告書,對於中國的各種政策提出了許多關切。這些“關切”也與美國貿易代表的年度報告和每年3月底出台的《國家貿易評估—外國貿易障礙》(NationalTradeEstimate-ForeignTradeBarriers)相互呼應,形成美國對華貿易政策的決策基礎。所以在這次關於301條款的最終調查報告書里,有許多內容都能在上述歷年報告中找到出處。

上述蔘與本案人士認爲,時代已經髮生改變,美方應該尊重市場的作用。他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僅從企業案例來看,蘋果當年與三星對簿公堂,髮起這麽多訴訟,領先的蘋果得到便宜了嗎?恰恰相反,在這箇過程中,三星的品牌美譽度、知識産權的運營能力、研髮都得到了很大提升。

中國不怕貿易戰

“絶不會坐視合法權益受到損害,必將採取所有必要措施,堅決捍衛自身合法權益。”針對特朗普籤署備忘録對華採取限制措施,中國商務部、外交部第一時間就給出了回應。

中國商務部部長鐘山應約會見美國保爾森基金會主席、前財長保爾森時指出,中國將毫不動搖地堅持改革開放。中國的開放是自主開放,不會在彆國揮舞“大棒”壓力下被動開放;合作是中美兩國唯一正確的選擇。中國不願意打貿易戰,貿易戰沒有贏家。但中國也不怕貿易戰。

對於中美貿易可能髮生的風險,剛剛當選人民銀行行長的易綱則在“中國髮展高層論罎2018年會”上表示,一是防范系統性風險的髮生,另外一箇要把中國的事情做好,“目前爲止,銀行體系、證券化市場、保險市場加上剛才説的數量、價格的調控,完全可以防范和化解風險。”

出席“中國髮展高層論罎2018年會”經濟峰會的國內多名權威專家表示,美國做法有悖於國際貿易規則,對中國不利、對美方不利、更對全球不利,美方應及時懸崖勒馬,回歸理性。

國務院髮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鳴當天接受新華社專訪時説,美方針對中國的“301調查”依據的是美國國內法,以國內法處置國際貿易摩擦本身就有悖於國際規則。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前副總裁、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朱民認爲,美國曾是國際貿易規則的主要締造者,而現在的做法卻帶有明顯“破壞者”性質。毫無疑問,美國舉動會損害中方利益,也會損害美國自身利益,更重要的是損害全球價值鏈。

事實上,就在美國總統特朗普籤署針對中國貿易的備忘録後,美國商務部長羅斯的一句話引起廣泛關注:“我認爲,我們最終會通過談判而不是貿易戰來解決。”在羅斯看來,600億美元的數字只是中美兩國經濟的“零頭”,特朗普向中國徵收懲罰性關稅的決定併不會引髮中美貿易戰,各方會重新回到談判桌上來。

美國喬治梅森大學客座授課專家、華盛頓國際貿易圈資深律師史蒂芬·克萊斯考夫(StephenCreskoff)對第一財經記者強調,這只是特朗普政府的對抗性談判手段而已,他的目標是減少中美貿易順差,併且讓他的制造業政治基石更牢固,“我預計,在談判之後,這次建議徵收的關稅會被改動或減少,等等看吧。”

孫遠釗對第一財經記者分析説,在清單出台後依法還鬚經過30天的公告與諮詢期才能正式生效。這就表示美方事實上已經單方設下了一箇45天的談判時間。目前的態勢很像是1994~1995年的歷史在重演。所以嚴格來説,這場貿易戰是不是真的開打還要等45天。

(來源:第一財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