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头条 » 正文

澳大利亚受邀“入东盟”:既歆羡东盟发展,又疑虑“亚洲化”

2018-03-20 09:17:00  來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由澳大利亚首次“做东”、在其最大城市悉尼举行的东盟-澳大利亚特别峰会3月18日落幕。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当天称赞峰会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借峰会之机,澳大利亚确认了对东盟的“坚定承诺”,双方现在和未来均为“全天候的朋友”。

特恩布尔发表此番“亲密”言论之前,澳大利亚最大近邻印尼总统佐科日前接受澳大利亚媒体采访时称,希望澳大利亚加入东盟。两人一前一后的表态,也显示了澳大利亚和东盟关系近来迅速升温的态势。

但有分析认为,澳大利亚加入东盟目前还只是讨论阶段,真要实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东盟经济机遇引澳大利亚“垂涎”

成立51年来,东盟的发展成就有目共睹。据彭博社报道,东盟的国内生产总值从1970年的仅376亿美元猛增至2016年的2.6万亿美元。世界经济论坛预计,到2020年,该地区将会成为世界第五大经济体,投资潜力巨大。

东盟诱人的经济增长前景和不俗的经济实力,令近邻澳大利亚不断靠近。 此次峰会召开前夕,特恩布尔3月14日便在《堪培拉时报》发表署名文章称,东盟对于澳大利亚实现繁荣和安全的目标十分关键,与东盟加强经贸合作将能为澳大利亚带来巨大的商机。

特恩布尔称赞,在不到一代人的时间里,亚太地区成百上千万民众脱离贫穷。“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地方的变化步伐比东南亚更为显著。”尤为值得注意的是,东盟的GDP总量在过去10年间增长了不止一倍,消费开支、城市化和互联网使用率也随之迅速增长。到2030年,东盟的中产阶级家庭数量将会增加至1.61亿户。

澳大利亚SBS广播公司16日报道称,未来10年东南亚地区每年的经济增速有望达到5.4%,显著高于全球其他地区。特恩布尔尤其乐见澳大利亚企业能从本地区迅速增加的中产阶级消费市场中分一杯羹。此外,东盟目前为澳大利亚的第三大贸易伙伴,2016年双边贸易额接近1000亿澳元。特恩布尔也希望借峰会之际拓展新的贸易和投资机会,为澳大利亚创造更多就业岗位。

此次澳大利亚-东盟特别峰会,是澳大利亚第一次邀请东盟国家领导人赴澳参会。对此,澳大利亚总理内阁部网站写道,特别峰会标志着澳大利亚和东盟双边伙伴关系的新时代。

印尼邀澳大利亚加入东盟引发讨论

东盟的发展成就引发澳大利亚关注之时,印尼总统佐科也向澳大利亚抛出“橄榄枝”。

3月16日,佐科在接受澳大利亚费尔法克斯传媒(Fairfax Media)采访时表示,他认为澳大利亚应该加入东盟,并说“我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佐科的表态引来澳大利亚媒体的关注,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和《悉尼先驱晨报》等纷纷撰文予以报道,是否加入东盟这一议题再度引发讨论。

《悉尼先驱晨报》16日报道,澳大利亚工党对佐科这一表态表示了欢迎。有工党参议员还说,若是工党政府上台执政,将确保令澳大利亚加入东盟作为优先要务。此外,一直对加入东盟持支持态度的前总理保罗·基廷也对媒体表示,对佐科的言论感到高兴,这番言论令他确信印尼的确是澳大利亚最伟大的朋友之一。

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2016年8月,基廷在出席一次学术研讨会时曾表示,澳大利亚应寻求加入东盟,与其借力双赢。不过,特恩布尔似乎并不认同他的说法。

就佐科日前的表态,特恩布尔随后回应称,对相关言论“感到温暖”,但认为东盟事务的决定权在东盟手中。

华东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副院长、澳大利亚研究中心副主任侯敏跃教授对澎湃新闻表示,澳大利亚加入东盟一事,现在仍停留在讨论阶段。“我个人觉得澳大利亚如果要加入东盟的话,一方面要看其国内的反响如何,还需看东盟如何看待此事。”

侯敏跃认为,印尼总统提出这个说法,只代表他自己或者一个国家的想法,东盟其他国家怎么考虑,能否达成一致,这是一个问题。从澳大利亚的角度来看,澳大利亚国内对国家的“亚洲化”(Asianization)多少年来一直有讨论,担忧的成分超过不担忧。在澳大利亚国内,有人甚至提出这是否会成为“亚洲化”的第一步。

“如何澳大利亚真的被认为有这个意向,那这会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这并非一个国家、一个地区或者某几个政客就能决定的。我觉得这个事情目前仅停留在探讨阶段,离实践还比较远。”侯敏跃说。

不过,他认为,也未必能够彻底排除掉这种可能性。前总理陆克文就曾提过,澳大利亚是亚太地区的一份子。澳大利亚也一直想推进地区协作、融入与亚洲形成区域一体化的进程。

澳大利亚和亚洲国家有明显差异

不过,澳大利亚与东盟多国也有着明显的分歧。据新华社14日报道,今年2月,澳媒传出消息说,澳大利亚将在与东盟的会议上公开对柬埔寨施压,要求柬埔寨撤销此前解散救国党的裁决。柬埔寨反对派也将在会场外组织针对柬埔寨首相洪森的抗议活动。对此,柬埔寨首相洪森公开回应说,如果赴澳大利亚开会期间“受到不恰当的待遇”,他将当场反击,并阻止会议发表联合声明。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则以日程冲突为由婉拒了这次邀请,原因是“要出席菲律宾军事学院毕业典礼”。先前,澳大利亚和美国、欧盟一道,推动针对菲律宾扫毒行动的人权调查,杜特尔特对此多次公开驳斥。

而印尼与澳大利亚在多个领域也有着常年的较量,包括东帝汶问题、印尼非法移民、澳大利亚干涉印尼和马来西亚关系等。

对此,侯敏跃表示,历史事实证明,在跟亚洲国家打交道的时候,澳大利亚往往会流露出道德上的高尚感,认为其自身处在道义上的高位,这令亚洲国家感到不悦。这种惯性思维成为它与其他亚洲国家相处的一种障碍。

“澳大利亚与最大近邻印尼等亚洲国家在意识形态、文化传统、习俗观念等方面有明显的差异。这些差异多少年来不时成为双方彼此发展和睦、平稳和友好关系的阻碍。此前就有部分亚洲国家领导人表态称,反对澳大利亚加入亚洲。”侯敏跃说,“如果它能够注意到这些差异,以公正、公平、客观和更礼貌的方式处理与亚洲国家的关系,我觉得在这些方面的波折才会少一点。”

澳大利亚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访问学者、《悉尼先驱晨报》政治和国际事务编辑彼得·哈尔彻(Peter Hartcher)撰文分析称,印尼总统佐科希望澳大利亚加入东盟这一目标足够雄心勃勃,澳大利亚可能也乐意加入。但东盟采取的是所有成员国一致通过的规则,这意味着其议程是由“最小公分母”设定的。澳大利亚与柬埔寨、马来西亚以及菲律宾等国在部分事务上有不同立场,澳大利亚离加入东盟还将会有很长一段时间。

(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