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頭條 » 正文

華府觀察 | 壓垮蒂勒森的最後一根稻草是什麽?

2018-03-14 16:25: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亞太日報評論員 王鵬

黃帝有言曰:“上下一日百戰。”下匿其私,用試其上;上操度量,以割其下。故度量之立,主之寶也;黨與之具,臣之寶也。臣之所不弒其君者,黨與不具也。 ——《韓非子》揚權第八

據《華盛頓郵報》報道,白宮官員當地時間周二(13日)表示,美國總統特朗普解除了美國國務卿蒂勒森的職務,由中央情報局局長蓬佩奧接任。報道稱,此舉是在與朝鮮展開談判之前,特朗普對其國家安全糰隊進行的一項重大人事調整。

蒂勒森:一箇妥協的産物

美國國務卿蒂勒森

美國國務卿蒂勒森

早在兩箇月前,筆者在一篇文章中就寫到,蒂勒森辭職或者“被辭職”,幾乎是一箇必然;我們只是暫時無法判斷其具體時間節點。當初,特朗普接受蒂勒森,這很大程度上是一箇妥協的産物。一方面,大批忠於民主黨或共和黨建制派的資深外交官、政府高官不願意“出仕”特朗普,甚至髮生過一百多名高級外交官聯名髮起公開信,聲明絶不出任特朗普政府任何官職這樣的事情。而這就極大地限制了特蘭普對人才的遴選範圍。

在剩下的旣能入共和黨建制派法眼,又能被特朗普接受,同時其本人還有足夠意願出仕特朗普政府的人員中,蒂勒森可能是當時滿足上述三箇條件的最合適人選。但畢竟,“鞋子合不合適,腳最有感覺”。“相”合不合適,“皇帝”最有髮言權。

特朗普與蒂勒森:“上下一日百戰”

歷史上,古今中外,皇權和相權從來都是一組無可回避的矛盾體。用韓非子假托“黃帝”的話説就是君臣“上下一日百戰”於廟堂。這箇現象背後的原理是:強勢的皇帝、總統、領袖一方面始終謀求大權在握,但同時,再強勢的人也不能做到事必躬親,因此必鬚要找能干的人來替他干活。找人干活兒就必鬚授權,授權就意味著分權,分權對集權者來説就是威脅。這對皇帝來説就是一種兩難和無奈(emperor’s dilemma)。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兩人政見一致、主張吻合,那麽或許還好相處;可一旦主張相左,那麽政見不同就很容易演變爲意氣之爭。若爲臣者不知好歹,事態進一步惡化,那麽最後就是皇帝眼里就不是觀點、意氣的問題了,而是奪權與反奪權的斗爭。

特朗普與蒂勒森

特朗普與蒂勒森

很遺憾,蒂勒森大概就屬於後者。每逢他和特朗普觀點不合,比如在對待修建墨西哥牆的事情上,比如對旅行禁令和特朗普有關穆斯林和少數族裔的政治不正確的言論,再比如對朝核問題等等,他都喜歡公開嘟囔幾句,以至於特朗普要公開和他“比智商”——這簡直成爲一箇媒體奇觀,成爲全世界觀衆茶餘飯後的談資。

蒂勒森的一系列言論,不僅讓驕傲自尊的特朗普震怒,同時也得罪了不少同僚,甚至是特朗普最信賴和依靠的家內親與外鏚。當然,蒂勒森也有他的無奈。畢竟,當初共和黨建制派能夠選擇他,併將其作爲一種調和與非建制派領袖特朗普巨大分歧的橋梁與管道,蒂勒森這種“受夾板氣”的命運似乎也就在那一刻被定格。

而他本人穩健、老成持重的性格,客觀來講,對於美國這樣一箇大國維系其國內外重大政策的穩定性、延續性也是必不可少的。然而,他的性格和行事風格與頂頭上司特朗普實在相差甚遠。跟不上領袖的思路,就要下台,這一鐵律幾乎在任何國家都是普世的。

坊間都在熱議“壓垮蒂勒森的最後一根稻草是什麽”。有人説,是朝核問題上與特朗普意見相左。鑒於有限的信息,筆者對此暫無從確認。但從特朗普8號突然宣布應允與朝會晤,而後在外出訪的蒂勒森表現出毫不知情的樣子,我們就知道,國務卿離離職已不遠了。

蒂勒森會是最後一箇“被辭職”的美國高官嗎?

有道是性格決定命運:蒂勒森堅持原則的性格決定了他在特朗普政府的政治生命;特朗普剛愎自用的性格也決定了他這一屆政府乃至美國的國運

特朗普上台以來,身邊的不少高官離職,白宮人員離職率創40年來新高。2017年2月13日,國家安全事務助理邁克爾•弗林辭職。2017年3月底,白宮辦公廳副主任凱蒂•沃爾什離任。2017年5月,特朗普決定免去聯邦調查局局長詹姆斯•科米,和白宮通訊主任邁克•杜克辭職。2017年7月,白宮新聞髮言人肖恩•斯派塞,和負責中東事務的首席顧問德里克•哈維,白宮辦公廳主任雷恩斯•普利巴斯辭職。2017年8月,時任首席策略師的班農辭職。2017年12月,美國總統特朗普副幕僚長里克•迪爾伯恩辭職,白宮副國家安全顧問鮑威爾宣布將在今年年初離職。

2017年8月,時任首席策略師的班農辭職

2017年8月,時任首席策略師的班農辭職

專門研究白宮人員變動趨勢的布魯金斯學會高級學者藤帕斯表示,在特朗普一年的執政中,從白宮的60箇高層幕僚職位看,特朗普糰隊的流動率將達到或超過33%。藤帕斯表示,這箇流動率包括辭職、被解僱以及在白宮內部的職位變動等。而從這三箇方面的人員變動看,特朗普糰隊的流動率大約是奧巴馬糰隊9%和克林頓糰隊11%的3倍,是里根糰隊的2倍。

從核心幕僚到政府高官再到白宮秘書,再到今天“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國務卿,特朗普糰隊的流動率不斷刷出新高,對美國國內外重要政策的出台與實施絶非利好

首先,過高的閣僚流動率降低特朗普政府行政效率。我們雖然一般都説,人才要流動起來,所謂戶樞不蠹流水不腐。但凡事都有一箇度。尤其對像美國這樣的超級大國,方方面面的主事官員頻繁更替,不僅降低了美國國內行政效率,也不利於伸張美國的國際主張與影響。

譬如,當前韓國的北方政策就明顯和美國的原則背道而馳。而國際輿論普遍認爲,這與特朗普政府遲遲未能拿出一套完整的半島方略有關。甚至連美國駐韓大使都遲遲未能任命,這顯然不利於兩國交換意見,統一思路和對策。

其次,重要閣員的頻繁更替、流動也不利於美國保持其國內外政策的穩定性和延續性。特朗普上台後,國際社會給他貼的一箇主要標籤就是“不確定性” uncertainty。它不僅指特朗普本人性格乖張,言行前後不一,更指因其重要閣僚任命空缺或更迭頻繁所造成的朝令夕改。其結果不僅是進一步降低其行政效率,同時也讓美國國內民衆和國際社會對該政府的信用度産生懷疑。


作者簡介:王鵬,亞太智庫研究員,察哈爾學會研究員,複旦大學中國研究院講師。

華府觀察專欄作者均爲國際問題專家及資深新聞從業人員,長期從事國際研究和報道,他們秉承亞太日報原創、獨家、深度、開放、聯動的理念,以獨特的視角評述當今國際大事。

(來源:亞太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