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頭條 » 正文

美“主談派”高官離職,美朝繼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博弈

2018-03-03 10:20: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當地時間3月2日,63𡻕的美國國務院對朝政策特彆代表尹汝尚(Joseph Yun)完成當天的工作後,將正式退休。

他的去職在美國的外交圈中一石激起千層浪,因爲這意味著在朝美關系可能迎來轉摺之時,美國國務院將缺少能夠應付複雜的對朝談判的專家。

隨著尹汝尚這樣堅持對朝對話的外交家的離開,人們對於已經分裂的特朗普政府的對朝政策將走向何方,頗爲擔憂。

不過,據韓聯社報道,在3月1日晚,美國總統特朗普和韓國總統文在寅進行了通話,就美朝對話的可能性進行了商討。

朝鮮半島協同創新中心研究員、吉林大學行政學院國際政治系王生教授説,像尹汝尚這樣“主談派”的退出固然有特朗普箇人執政好惡的因素在里面,但是一直強調“美國優先”的他在朝鮮事務上,更加主張通過聯合國制裁來強化美國在東北亞地區的霸權,併利用各種手段保證韓日處於自己的同盟體系內。至於美國未來的對朝政策走向,他則指出,美國已經失去了幾次解決朝核問題的最佳時機,“流鼻血”式的有限軍事行動在東北亞域內只能激化局勢,也不會得到域內國家的支持。目前的狀況是美國不和朝鮮談判,朝核問題就無解,因爲美國解決朝鮮核問題需要東北亞域內國家的幫助。

“因此,現在美國一方面強化自己的核實力,希望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以威懾朝鮮。另一方面,美國也和韓國保持溝通,文在寅在不斷踐行雙軌制,希望推進朝韓關系的同時推進美韓關系。目前,多方正在處於一箇博弈的階段,朝鮮半島局勢將怎麽走,需要一段時間觀察。”王生説。

“完美外交官”突然離職

從奧巴馬時期就負責處理朝鮮問題的尹汝尚,在過去的多年時間中已經走遍全球,從東南亞到東北亞,從歐洲到俄羅斯,尹汝尚飛往各地。

“有思想、有知識、有趣,總是做好准備的人”,他被前同事們稱作是一位完美的外交官,具備了外交官所需要的各種綜合素質。

然而,他卻在朝鮮半島緊張局勢似乎開始緩和的時候決定退休。《華爾街日報》2月28日報道稱,尹汝尚在電子郵件中證實自己因“箇人原因”將離職,但是沒有詳細説明原因。

報道稱,美國現任和前任官員稱,這位資深外交人士將於2日退休,部分原因是他認爲自己已經竭盡全力,但缺乏特朗普政府的高調支持,而這樣的支持是推進其外交工作所必需的。

據美國有線新聞網(CNN)2月27日報道,熟悉尹汝尚的多位消息人士表示,對朝政策分歧不是其離職的主要原因,尹的離職是多種原因的結果。當特朗普上任後,他就曾計劃只在崗位上工作一年,併曾透露由於箇人原因和職業原因將退休的願望。

盡管真正退休原因不得而知,但是尹汝尚離職的消息讓很多人感到喫驚。CNN稱,就在2月初,他還前往韓國和日本,與當地官員商談朝鮮事宜。甚至在東京的時候,尹汝尚還非常罕見地在一箇新聞髮布會上表示,他不認爲美國正在接近對朝適用軍事選項,雖然該選項一直都是擺在桌面上的。“我們的政策是建立在對朝施壓,與此同時打開對話的大門。我認爲各方都想要通過外交來推動事情的解決。”他説。

伍德羅·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亞洲項目主任亞伯拉罕·鄧馬克在接受CNN的採訪時説:“我覺得這在關鍵時候對於美國政府來説是一箇巨大損失。他(尹汝尚)是通過對話與外交途徑解決問題的倡導者,我認爲他的離職對美國政府來説是不幸的。”鄧馬克曾是奧巴馬政府時期美國國防部負責東亞事務的部長副助理,與尹汝尚工作關系緊密。

“特朗普對朝政策的倒退”

尹汝尚的離職在美國外交圈引髮了新的焦慮。人們擔心,這真實地反映了特朗普政府在對朝外交價值上持續存在的分歧。甚至,在美國政府內部,已經因爲對朝政策分歧産生了不同的陣營。

長期以來,尹汝尚都是美國負責對朝事務的關鍵人物,從奧巴馬政府時期開始,他就負責實施美國的對朝戰略,以保持美國和朝鮮兩國之間有限的雙邊關系。

“不考慮尹的退休,非常清楚的一件事就是,特朗普政府尤其是白宮,併沒有將外交政策作爲解決朝鮮核問題的優先地位。我們反而不斷聽到的聲音,則是國安部人員、麥克馬斯特以及總統特朗普關於實施軍事行動的可能性。”CNN27日報道稱,曾與尹汝尚共事的美國國務院東亞和太平洋事務前助理國務卿Michael Fuchs如是説道。

CNN的軍事分析專家John Kirby表示,在最近幾箇月,美國國內曾經非常一致的朝鮮政策正在解體,在國務院、五角大樓以及國家安全委員會之間,都産生了分歧。他表示,一些專家認爲,國家安全顧問麥克馬斯特一直把國家安全委員會當作自己用於競爭的機構而不是服務於其傳統功能的地方,這導致了國安委員會與其他行政部門之間的分歧,併且導致了在制定整體對朝戰略上各部門的脫節。

在新澤西州擔任民主黨議員,同時也是蔘議院外交委員會首席成員的Bob Menendez則在2月28日進一步對CNN表示,尹汝尚的辭職不僅是特朗普政府本來混亂而不平衡的朝鮮政策實施過程中的一箇倒退,也是國務院向心力的一箇挫摺。此外他還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尹的離職暴露了特朗普對外交本質的理解是錯誤的,這也是對那些在國務院里爲了外交事務奉獻一生的工作人員們的衊視。

王生則認爲,無論是車維德還是尹汝尚,這些主談派之所以慢慢離開了美國的對朝決策圈,其原因是美國戰略層深知,如果在朝鮮還沒有表示出無核化意願時支持文在寅,逼迫美國與朝鮮對話,將不符合美國在東北亞的戰略利益。

“因爲這將會使得美韓同盟甚至美日同盟出現裂縫,進一步脫離美國在東北亞的戰略框架。朝鮮威脅越大,美韓、美日同盟才更加需要美國,才不會脫離美國,美國併不希望東北亞朝著和平的指向髮展。”他説道。

美國對朝政策將走向何方

尹汝尚的離職引髮了對於特朗普政府在未來將採取何種對朝政策的質疑,至少這意味著美國國務院將缺少能夠應付複雜的對朝談判的專家。

就在尹汝尚離職前,朝鮮剛通過平昌冬奧會展開了與韓國的接觸,併暗示願意與美國舉行會談。另一方面,韓國政府也鼓勵特朗普政府努力與朝鮮開啟對話。美國總統特朗普周一在白宮稱,只有在條件適宜時,美方才會希望舉行會談。

此外,美國駐韓大使的任命仍然沒有著落。美國媒體稱,美國白宮髮言人桑德斯表示,沒法透露將在何時任命美國駐韓大使,這使得美國政府的對朝方針更加充滿了不確定性。自從特朗普上台之後,盡管韓國是其重要的盟友之一,美國一直沒有確定大使人選。此前曾被提名的美國喬治城大學教授車維德(Victor Cha)也已經被撤。車維德此前曾在《華盛頓郵報》上撰文表示,這是因爲他與美國政府內的對朝政策不一致。

日本共同社2月28日也報道稱,在朝鮮謀求與韓國急速靠攏的形勢下,特朗普政府負責對朝外交的陣容卻完全沒有敲定。白宮的強硬派主張優先制定“有限打擊”等軍事選項,而國務院則摸索通過對話回避危機,兩者之間的分歧擴大,政策不透明感日益增強。

CNN還指出,當國務卿蒂勒森和國防部長馬蒂斯不斷強調美國應該在訴諸軍事手段之前窮盡所有外交手段之時,像尹汝尚、車維德這樣的人髮出的聲音本可以進一步在白宮內支持他們。他們的離開使得很多人擔憂美國在處理朝鮮問題時會置於談判過程之外。

“現在,在對朝事務上,美國用外交手段解決的呼聲越來越低,這有可能使得美國作爲盟友,在推進構建一箇更加安全和著眼於未來的朝鮮半島政策時,承擔不作爲的風險。” Bob Menendez指出。

因此,未來特朗普將如何推進外交努力以和平解決朝鮮核問題,目前這箇問題的答案還不清晰。

王生認爲,未來美國朝鮮半島政策是往和談還是強硬方向走,還處於一箇博弈的過程,而這箇過程中則主要靠域內國家的努力。“例如在即將進行的韓美軍演中,朝鮮會更加關注韓國在南北關系上有無改變。如果韓國能在軍演中有所改變,無論是規模上還是項目上,做出真正改善南北關系的改變,可能朝鮮會進一步釋放誠意,繼而在韓國的斡旋下推動朝美關系的轉圜。”

但另一箇值得注意的細節是,美國副總統彭斯在上月初結束訪韓時向外界透露,根據他冬奧會期間與韓國總統文在寅的接觸,按照美韓初步設想,韓國先與朝鮮開始對話,美國考慮隨後加入。

在韓國政府作爲美朝之間的斡旋者背景下,和美國對朝政策圈有主談派和強硬派一樣重要的,還有韓國文在寅作爲進步派,對朝鮮半島可能髮揮的積極影響。吉林大學行政學院國際政治系教授、朝鮮韓國研究中心研究員郭鋭指出,與韓國的保守派在國家統一上的立場存在巨大差彆,出身大多是平民的進步派對於朝鮮民族性的悲苦理解較多,對北方的朝鮮人民有較多的同情,強調朝鮮民族的獨立性,而保守派往往出身較好,更多接受的是美國教育。

但他也表示:“朝鮮民族的民族情感需要國際社會去理解,但是目前美國人一貫的戰略思維和安全思維是比較難理解到這種民族情感的,也就決定了韓國用這種民族牌更多是影響韓國內部,而較難影響美國內部的決策。”

在3月1日晚特朗普與文在寅的通話中,文在寅向特朗普就即將向朝鮮派遣特使的決定進行了通報,雙方決定繼續努力保持當前南北對話勢頭,併將南北對話向半島無核化方向延伸。

對此,王生也表示出了同樣的觀點,認爲美國一直太迷信自己的利益,一直認爲如今南北關系變好是對朝制裁的結果,雖然不否認聯合國制裁對朝鮮髮生轉向的作用,但這併不是全部原因,在解決朝鮮問題時,美國應該看到朝鮮民族的民族性。目前文在寅主張緩和南北關系併給朝鮮半島局勢帶來了一定緩和,美國可能已經稍微認識到了這點。

(來源:澎湃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