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头条 » 正文

亚太军情观察 | 不怕朝鲜报复?美国海岸警卫队要对朝鲜商船动手了!

2018-02-26 10:59:00  來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亚太日报评论员 萧萧

英国路透社2月24日报道,一位美国官员透露,美国正与亚洲盟友及伙伴合作,考虑在亚太地区部署本国海岸警卫队,拦停涉嫌违反联合国制裁的朝鲜船只并登临检查,以阻止朝鲜通过海运获得核导项目资金。但朝鲜官方之前多次警告,任何对朝鲜船只的强制措施,都是对本国尊严的侮辱与挑衅,会遭到强硬报复。

“阻绝”未必要亲自动手

“混合战争”,被美国“第一防务”网站用来形容美朝现阶段的较量,其特点除开军事较劲外,围绕贸易、外交、宣传以及心理等领域的对抗也达到白热化程度,针对朝鲜商船投入美国执法力量,就是“混合战争”的最新例证。

鉴于朝鲜拥有相当丰富的反制裁经验,为了兑现特朗普政府的“极限制裁”措施,美国海岸警卫队已做好了相应的准备,美国海岸警卫队发言人戴夫•法兰奇称:“未来的部署将由美国外交政策目标和我们的出勤能力决定。”要强调的是,海岸警卫队的功能和职责不同于海军,而且两者使用武力的方式也不同,海军往往要最大程度地使用武力,而海岸警卫队通常更为谨慎,倾向于最低限度地使用武力,例如使用高压水炮警示等等,不到万不得已,应避免模拟攻击和开火。

从警卫队既有阵容看,他们要对朝实施“阻绝”式拦截或登临检查,首选当属伯斯夫级国家安全执法舰(WMSL),该舰满载排水量4500吨,具备从极地到热带水域长时间续航能力,尤其它的船体采用高屈服度钢板制造,耐撞击能力出众,遇到紧急情况时,该舰借助燃气轮机,在数十秒内加速到28节,从而阻止目标逃逸。在武器方面,伯斯夫级配备了射速与精度俱佳的57毫米炮和20毫米转管机关炮,这还不算灵活配置的多挺机枪,应付低强度武装冲突绰绰有余,同时该舰还看携带两架MH-65C“海豚”直升机或四架无人直升机,单舰控制水域面积据说超过6000平方公里。可是,伯斯夫级目前只有区区四艘在役,防堵拉美毒枭从加勒比海输送贩毒的任务都十分吃紧(美国海军有时得拿军舰凑数),一旦投入亚太,海岸警卫队还得费些思量。而在该级之下,美国人拿得出手的是汉密尔顿级高续航力巡逻舰,可是它们实在太老了,平均舰龄超过40岁,警卫队仅存六艘服役,其中一半在太平洋方向。考虑到美国已将三艘同型舰送给菲律宾和越南,“老将”汉密尔顿恐怕还得“重披战袍”。

抛开上述两个能洲际航行的“大块头”,警卫队剩下的基本是近海乃至近岸巡逻舰艇,耐波力明显下降,而且多数船舶为铝合金舰体,不耐碰撞,更微妙的是,像闻名级等巡逻舰存在船舷较高的隐忧,执法人员要登临检查,往往得从舰身若干舱门下到橡皮艇才能出发,就任务需求来说已不合时宜。事实上,美国海岸警卫队更乐意以“寄宿”方式,把执法舰艇部署在亚太关键水道附近的港口,会同友邦抵近查扣朝鲜船只。据马来西亚《亚洲防务月刊》披露,从21世纪初开始,美国就同新加坡展开密集的无人巡逻艇开发,许多项目都有美国海岸警卫队背景,双方在马六甲海峡以及印度洋反海盗方面都有不错的业务交流。

基于更经济的“全寿命成本”,美国海岸警卫队可利用自身强大的海域态势感知能力(MDA),为有关国家提供情报搜集、融合和分析能力,利用伙伴的海事执法资源,形成从国际河流、沿海和近海的识别与临检拿捕体系,全面扼杀朝鲜航运线。事实上,多年前,美国就在中东尝试过类似做法,效果不错。2009年8月,阿联酋海关正是在美国海岸警卫队通报情报后,截获一艘悬挂巴哈马国旗的朝鲜船只“ANL-Australia”号,查获准备运往伊朗的火箭炮、火箭筒等,而这些武器被标上“机器部件”标签。

另外,新加坡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海上安全项目顾问萨姆•贝特曼注意到,美国有可能利用对朝制裁制裁之机,将海岸警卫队运用到南海方向。自2012年南海形势升温后,美国就一直寻求除军事平台之外的“实力存在”,其中就包括海岸警卫队。鉴于美国与东南亚多国都建立海上执法合作,未来纯白色涂装的美国海岸警卫队舰艇很可能以“对付朝鲜”为名,频繁进出南海,进而对中国构成“新的压力”。

朝鲜船队“藏”字当头

与咄咄逼人的美国“海上扼喉战”,朝鲜应对措施仍将是“藏”字当头,因为他们没有足够强大的护航舰艇和远程投送兵力。美国霍普金斯大学主办的“北纬38度”网站通过判读卫星照片,发现朝鲜海军自2010年以来持续增加新式舰艇,但多半是只能在半岛周边活动的高速攻击艇与潜艇,主要瞄准目标仍是韩国与日本,能勉强远航的主力水面舰只有两艘罗津级和一艘西湖级护卫舰,排水量在2000吨以下,武备只有落后的金星-1反舰导弹(苏联P-15导弹的水平)和100、57、20毫米舰炮等,一遇较大风浪就很难出勤,至于2013年与2014年相继被发现的两艘新造护卫舰,迄今舾装作业进展不大,而且从尺寸上看,吨位甚至小于罗津级,即便安装朝鲜新披露的金星-3反舰导弹(性能类似俄罗斯Kh-35),也难以为远离国土的商船提供有效保护。实际上,朝鲜海军基本依靠岸上火力和快艇部队来保卫海防,无力用较大型水面舰艇与对手对抗。

从地理条件看,朝鲜也不可能走“大海军”发展之路,由于主要水道都在战略对手控制之下,朝鲜海军只能充当陆军的侧翼,执行海岸防御和有限的两栖突击任务。在如此不利的环境下,朝鲜为保证“海上铁路”的畅通,几十年来已形成独具特色的“隐蔽斗争哲学”,被广泛应用于国际航运领域。韩国《新东亚》称,海运是朝鲜外贸的主要工具,尤其在军贸方面更是如此,因此受到美国及其盟友的严密监控。美国中央情报局指出,2008年,朝鲜拥有千吨级以上商船共171艘,2011年达到158艘,居世界第42位。韩国国土海洋部(原海洋水产部)称,朝鲜货船数量直到2005年都呈逐年增长趋势,但到了2006年又开始下降,这不是因为朝鲜缺少船只,而是把船只安排到国外登记注册,以避免遭到美国及其盟友的追踪和扣押。中情局的材料透露,朝鲜拥有不少于百艘的海外登记船舶,登记注册地包括巴拿马、蒙古、叙利亚和阿联酋等,近几年以叙利亚国籍登记船舶为多。

韩国军方称,朝鲜其实没有普通商船,所有的货(商)船都有军方背景,甚至朝鲜商船队被称为“第二海军”,船长多为现役海军或拥有10年以上服役经历的退伍军人,遇到威胁时具备一定自卫能力。2007年10月30日,美军驱逐舰发现一艘遭索马里海盗攻击的朝鲜商船“大红丹”号,美国大兵通过望远镜发现船上的朝鲜船员手持步枪,节节抵抗,“他们动作娴熟,具有军人素养,有能力自己击退海盗”。据报道,朝鲜“大红丹”号船长朴永焕就是“老海军”出身,后来被国家授予“劳动英雄”称号。据韩国《世界日报》信息,朝鲜货船一般搭载17-37名船员,油槽船一般搭载17人,冷冻运输船搭载18人,船员平均年龄为42岁,20岁左右的年轻人反倒不多。其中,油槽船船员平均年龄为43岁,轮机长平均年龄为49岁,尤其是船长、 航海师、轮机师、甲板船员、轮机船员等大都是40岁左右。而普通货船的船长、船员都是52岁,其他人员的年龄大多在40岁左右。这是因为油槽船、冷冻运输船等特殊船舶对航海及装卸货物的要求较高,因此需要有经验的人来承担。

目前,美国和盟友最头疼的不是堵截朝鲜船只,而是如何捕捉它们的神秘踪迹。韩国《朝鲜日报》曾援引“脱北者”的话说,朝鲜人民武力部侦察总局在海外军贸中起关键作用,它们拥有大量毕业于平壤外国语大学、能熟练使用英语和汉语的“贸易人”,这些人以各种商业身份与第三国运输公司签订运送合约,“运输公司如果想接这单生意,是不会过问集装箱中是什么货物,只要求得到足够的报酬”。在通过航运集装箱里装运外销武器时,朝鲜也积累了很多技巧,每次发货时只先用掉集装箱三分之一的空间,一多半都空着。然后,朝鲜将载有武器的集装箱送上内河船只,经界江运往国外,为确保武器运输船顺利通过,朝鲜人民军甚至动用专门负责疏浚界江的工兵部队。“脱北者”说:“第三国运输公司接到装有武器的集装箱后,按照朝鲜货主的要求,运往指定的第三国港口,接着向半空的集装箱里装填与武器无关的货物,以获取货物相关文书。就这样,武器集装箱经过第一次‘改头换面’,接着它们还要在国际性航运码头重新进行第二次甚至第三次‘改头换面’。……经过多次不同货物的混装,后面即便有他国海关前来搜查,但在高如小山的集装箱中如何能找到朝鲜武器?”

美国“全球安全”网站进一步宣称,如果华盛顿逼得太急,朝鲜甚至直接将商船“军事化”。美国国会研究处(CRS)的一份公开报告书称,朝鲜商船是该国发展远程打击力量的“工具”,该国已开发出射程在2500公里以上的海基潜地导弹(SLBM),不仅能在潜艇上,还能在普通货船上发射。从朝鲜专业水面舰艇的情况看,其最大吨位不过1500-1600吨,用来搬运和发射该导弹非常困难,但考虑到朝鲜2000吨级以上的大型商船,完全可以兼容外形与标准集装箱完全相同的导弹发射单元,运载导弹到预定水域,直接起竖发射,颇具威胁性。


作者简介:

萧萧,亚太智库研究员,长期从事新闻报道工作,迄今已在《人民日报》《环球时报》《国际先驱导报》《世界新闻报》《新民晚报》《青年参考》《南方周末》《凤凰周刊》《兵器知识》《兵器》《现代兵器》《兵工科技》《舰载武器》《坦克装甲车辆》等主流媒体发表作品超过5000篇,并在电视、广播、网络等媒体平台有所参与。

“亚太军情观察”作者均为资深军事记者和评论员,专栏紧扣全球军事热点和动态,为读者解析大国国防政策、地缘军事动向、国际军事技术、新型武器装备以及军事战略思想等。

(来源:亚太日报)

【相关链接】

亚太军情观察 | 日本引进“陆基宙斯盾”,能保“30年太平”吗

亚太军情观察 | 中国也列装五代机了,美国何去何从?

亚太军情观察 | 雪上加霜——印度取消单发战斗机招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