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頭條 » 正文

前波黑軍官被判20年當庭服毒自盡 高喊“我不是罪犯”

2017-11-30 06:55:02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周三,一名前波黑軍官在海牙國際刑事法庭接受審判時突然飲毒藥自盡,而數秒之前法官剛剛宣布判決他20年監禁。

11月29日,克羅地亞前軍官普拉雅克(Slobodan Praljak)出現在前南法庭上。來源:東方IC

11月29日,克羅地亞前軍官普拉雅克(Slobodan Praljak)出現在前南法庭上。來源:東方IC

這名前克羅地亞軍官名叫普拉雅克(Slobodan Praljak),現年72𡻕,當日正在前南斯拉夫問題國際刑事法庭(ICTY)接受審判,當法官宣布以戰爭罪行判處他20年監禁後,他憤怒地高喊:“普拉雅克不是罪犯。我不服你的判決”,隨後當著攝像機將一棕色小瓶液體一飲而盡,併稱,“我剛剛喝了毒藥。我不是罪犯。我不接受定罪”,説完他頽然倒在了自己的椅子上。

來源:東方IC

來源:東方IC

法官當即宣布休庭。數分鐘內,救護車即抵達法庭,將普拉雅克帶到了醫院。幾箇小時候,醫生宣布普拉雅克死亡。

前南法庭在一份聲明中宣布了普拉雅克死亡的消息,併稱根據法庭要求,荷蘭有關部門將對此事件展開獨立調查。目前尚不清楚普拉雅克是如何穫得這瓶毒藥、又是如何躲過安檢將毒藥帶入法庭的。

據經常出入前南法庭的塞爾維亞律師費拉(Toma Fila)稱,這里很容易就能把毒藥帶進法庭,對律師和法庭員工的安檢就和機場差不多,他們會檢查金屬物品,拿走手機。但藥片、小劑量的液體都無鬚登記。

普拉雅克是前南法庭審理的六名前克羅地亞政治和軍事領導人之一,他此前的罪名包括1993年11月下令破壞莫斯塔一座16世紀建造的橋梁 ,法官在一審中稱,這一行爲給穆斯林平民造成了特彆嚴重的損失。這座橋梁在戰後穫得重建。

法官在二審判決中採納了普拉雅克的部分上訴意見,稱這座橋梁在衝突是合理的軍事目標,因此此項罪名不成立,但同時也駁回了普拉雅克的其他定罪要求,拒絶爲他減刑。普拉雅克的罪名還有迫害、屠殺和清洗穆斯林等反人類罪行,殘酷監禁千名穆斯林等。

在波黑戰爭開始前,普拉雅克曾是一名作家和電影導演。

上訴法官表示,該案涉及的所有六名被告犯有數項非常嚴重的罪行。他們之前已經因陰謀除滅波黑穆斯林而被判有罪。除了普拉雅克外,其他五名被告分彆被判10年至25年徒刑,併不得上訴。

前南法庭已經進入最後審理階段,在經歷了24年的案件審理後,該法庭將下月關閉。

髮生在1992年至1995年間的波黑戰爭導致10萬人死亡,220萬人流離失所。衝突主要髮生在波斯尼亞穆斯林和塞族以及克羅地亞人之間。

“不是戰爭罪犯”

克羅地亞總理普蘭科維奇(Andrej Plenković)對普拉雅克的家人表示慰問,併表示很遺憾看到普拉雅克這樣的舉動,稱這在很大程度上表明了克羅地亞民衆認爲六名克羅地亞被告受到了道德上不公正的對待,“我們對此表示不滿,也對判決表示遺憾。”

當天的庭審受到了克羅地亞國民的高度關注,國會甚至休會讓議員能夠收看庭審過程。在莫斯塔,曾經作爲對戰雙方的穆斯林和克羅地亞人生活在一起,但和平局勢也顯得搖搖欲墜,爲了避免衝突,當地咖啡館暫時關門謝客。

周三普拉雅克自盡後,上千克羅地亞人聚集在當地一箇廣場,點燃蠟燭對他表示支持。一家天主教堂還爲他舉行了紀念瀰撒。克羅地亞老兵Darko Drmac對路透社表示,我來到這里是爲了向普拉雅克將軍致敬,他忍受不了不公正,做了他最後的裁定。他是我們的驕傲和英雄。

波黑主席糰主席、克族人喬維奇(Dragan Covic)稱,普拉雅克在全世界面前表明,爲了證明自己不是戰爭罪犯,他願意付出怎樣的代價。

而當地穆斯林Fikret Kurtic則稱,判決改變不了過去,但可以讓這箇分裂的國家看到:所有罪行都將受到懲罰。

(來源: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