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商業 » 正文

吐槽鴻茅藥酒就遭抓捕,是不是警權“亂作爲”?司法應該給予回答

2018-04-16 17:17: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去年12月,擁有麻醉醫學碩士學位的廣東醫生譚秦東,髮了箇題爲《中國神酒“鴻毛藥酒”,來自天堂的毒藥》的網帖,可讓他始料未及的是,在涉事企業以他惡意抹黑造成自身140萬元經濟損失爲由報警後,沒想到,今年1月,這樣的吐槽,竟使譚某被內矇古涼城警方以“損害商品聲譽罪”將他抓捕。

這箇雙休日,這則新聞引起軒然大波。許多習慣在網絡上點評、吐槽的消費者傻眼了:“這也逮捕?”“那麽,在網絡上京東、淘寶、大衆點評網等購物能不能吐槽?”“我以後都不敢髮帖吐槽了。”

警方理由是,髮帖人譚秦東“捏造併散布了虛僞事實”。 那麽,譚醫生到底有沒有“捏造虛僞事實”呢?據查,帖子的主要內容是從心肌變化、血管老化、動脈粥樣硬化等方面,想説明鴻茅藥酒對老年人會造成傷害。據媒體報道,譚醫生關於醫學描述的部分都可以在權威雜志或網站上查詢,併非譚醫生自行“捏造”。

至於鴻茅藥酒,是國藥准字的甲類非處方藥,是藥不是酒,譚醫生稱,鴻茅藥酒,不是人人都能喝,對老年人會造成傷害。這話併無不當。俗話説,是藥三分毒。凡是藥,消費者都應當按藥品説明書或者在藥師指導下購買和使用。這怎麽算得上“涉嫌虛構事實”呢?

警方還聲稱,譚秦東所涉嫌罪名爲“損害商品聲譽罪”。《刑法》第221條規定:捏造併散布虛僞事實,損害他人的商業信譽、商品聲譽,給他人造成重大損失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可以構成“損害商業信譽、商品聲譽罪”。該罪要件是指捏造併散布虛假事實,給他人造成重大損失的行爲。顯然,譚秦東的網文併未捏造事實,這是網文標題使用了“毒藥”一詞,雖有表述不當,但僅僅想説明鴻茅藥酒對老年人會造成傷害,與刑事犯罪是兩碼事。況且,一篇2000餘次閲讀量的網文怎麽能夠造成重大損失?

另有報道顯示,140餘萬退貨損失的説法,來源於鴻茅公司。公司方面聲稱,有兩家醫藥公司、7名市民受到網文影響,要求退貨。如兩家醫藥公司履行合同,鴻茅藥酒方能贏得淨利潤142餘萬元。且不論這些退貨與網文是否有關,即便有一定因果聯系,如果鴻茅藥酒併無問題,這兩家醫藥公司退貨則是合同違約行爲,當按照合同條款處置。這筆賬,豈能算到網文的頭上?

此事引髮輿論熱議,人們擔心的關鍵,是“吐槽被抓”背後可能存在的警權“亂作爲”。

首先,網帖內容是否屬於“虛僞事實”,需要進行實驗驗證和科學判斷。警方豈能聽鴻茅公司一面之詞,就下結論?

其次,倒是鴻茅公司的廣告涉嫌虛假宣傳。據人民日報系下的《健康時報》披露,據不完全統計,鴻茅藥酒曾被江蘇、遼寧、浙江等25箇省市級食藥監部門通報違法,違法次數達2630次,被暫停銷售數十次。鴻茅藥酒廣告被詬病最多的,就是避諱鴻茅藥酒是藥,給人們造成一種是保健品。事實也是如此。在廣告中,讓人抱著藥酒説“每天兩口,把病喝走”,避而不談“藥性”,而大談其保健功效。對此,難道警方從未耳聞?

再次、鴻茅藥酒是當地的利稅大戶,當地有地方保護主義之嫌。自2011年起,鴻茅藥酒廣告如此犯法,但是,內矇古食藥監管理局作爲監管部門和廣告批文核准部門,卻一路爲鴻茅藥酒廣告“開緑燈”。近7年間卻取得1167箇“矇”字開頭的藥品廣告批准文號,令人遐想。如今,當地警方僅聽鴻茅公司的一面之詞就“採取措施”,人們難免懷疑,其間的詭譎是不是如出一轍?這是不是公權力“亂作爲”的另一種表現嗎?

涼城警方的最新消息稱,對譚秦東採取刑事拘留強制措施,系因其行爲“損害商業信譽、商品聲譽”,併表示“目前案件已依法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旣然進入司法程序,那麽事件處理更應嚴格在法治軌道上進行。公衆對此事的關注和質疑,其中種種疑點,都需要以法治的方式予以回應。而能否嚴格依法依規處置此事,也將直接影響公衆對法治的信心。

依法執政是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的根本;依法用權是依法執政的基礎。權力不能“不作爲”、也不能“亂作爲”。這箇道理,此刻仍需重提。當然,網絡不是法外之地,執法者也要嚴厲打擊制造謡言者,但一切都應以事實爲依據,以法律爲准繩。

(來源:上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