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商业 » 正文

加拿大林业投资商机:中资该怎么和原住民做生意?

2018-02-22 12:07:00  來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没到过加拿大的人,一般都不太熟悉“First Nations”这个称谓。其实,它就是中国人熟知的“印第安人”。由于“印第安人”带有殖民色彩,加拿大社会现在多用“First Nations”来指称。1982年加拿大宪法将“First Nations”与因纽特人(Inuit,爱斯基摩人)、梅蒂斯人(Métis,欧洲人与印第安人的混血后裔)统称为“The Aboriginal People”,中文译为“原住民”。他们生活在森林中,往往是林业开发绕不过去的一道“坎”。

 加拿大原住民子女。图片来源:Canada Action

加拿大原住民子女。图片来源:Canada Action

加拿大原住民的林业开发观

众所周知,自从欧洲殖民者进入北美大陆后,原住民损失惨重。但是,他们始终不承认失去“主权”。卑诗省林业部林业资源管理分析师李清林介绍说,300多年前,欧洲强国都在北美争夺土地,英国国王对当地土著人表示,你们占的土地归你们所有,我们共同管理,这种情况下,原住民帮助英国人将丹麦、荷兰人等赶出去,签订了《 皇家宣言 》(Royal Proclamation)。原住民依据《 皇家宣言 》以及150多年前签订的《道格拉斯条约》(Douglas Treaty),坚持自己对所占土地和资源拥有所有权。

不过,1995年以前,原住民的政治地位一直没有得到妥善解决。1995年自由党政府上台后,通过颁布《实施固有权利及原住民自治谈判的路径》,才正式确立了原住民自治政策。此后,原住民各部落获得了包括森林管理在内的各种自治权。目前,原住民拥有加拿大约2%的林地。

 加拿大林地所有结构。图片来源:加拿大木业协会

加拿大林地所有结构。图片来源:加拿大木业协会

李清林表示,原住民是加拿大一个非常独特的群体,他们在法律方面是属于联邦层次的,拥有独立林业经营权,但是他们没有采伐技术或能力,所以各级政府以及大公司还得帮助他们,给予一定援助。在这一点上,加拿大和中国的国情差不多。

加拿大原住民为改善生活,也愿意进行一定程度的林业开发。但李清林提醒,原住民的理念是尽量保护,以保护为主。他们依然以捕捉野生动物和鱼类为生,并不依赖林业开发;在价值观念上,原住民对待森林的态度有点像传统中国人,仅作有限的撷取,而不是大规模砍伐。如果外人不了解,直接与原住民大谈森林资源开发,很可能会吃“闭门羹”。同时,李清林说,企业与原住民合作的阻碍不在于能不能与他们合作,而在于企业能不能遵守法律规定和满足原住民要求,满足了他们的要求后,又有多大的利润。

 加拿大原住民图腾。图片来源:RCI

加拿大原住民图腾。图片来源:RCI

Interfor Corporation注册林业规划师黄烨表示,联邦政府为了提高原住民生活水平,给了他们很多森林采伐权利,但森林采伐需要技术和设备,需要修筑道路,很多原住民部落什么都没有,每年几万、几十万立方米的采伐限额基本都用不上,不少林业公司因此希望与原住民部落联合开发。原住民有采伐权,林业公司有设备和专业人员,两者可以互补。

据黄烨介绍,加拿大原住民联合企业开发森林资源时,根本不看对方公司有多大,资金有多少,而是看对方能不能遵守法律法规,有责任、可持续性地进行开发。原住民依靠打猎、捕鱼维持生活,开采森林资源只是一个补充,企业只有负责任地开发,才能得到他们的信任。由于历史的原因,原住民对西人缺乏好感,如果中国企业能够展现出负责任、守法规的态度,就会获得联合开发的机会。

加拿大原住民的“中国战略”

2008年,美国发生金融危机后,对加拿大木材的需求急剧下降。加拿大卑诗省转而开拓中国市场,并在短期内顺利实现了贸易升级。2010年,中国已成为卑诗省第二大木材出口国。但是,部分原住民领袖认为,原住民被排除在卑诗省与联邦政府的“亚洲计划”之外,根本没有分享到中加贸易升级所带来的红利。他们制定了“中国战略”,试图直接与中国对接,吸引中国投资,共同开发自然资源。

2011年10月,加拿大原住民经贸代表团访华。启程前夕,原住民领袖阿特莱奥强调,加拿大原住民必须了解亚洲市场,广泛寻找合作伙伴,保障社区经济可持续发展。访华期间,他们与中国商务部进行会谈,介绍了加拿大原住民的林业和旅游业发展计划。为切实推进“中国战略”,加拿大原住民能源及矿务局还设立“中国办公室”,以便协助中国投资者与原住民进行谈判。

 原住民领袖阿特莱奥。图片来源:Pinterest

原住民领袖阿特莱奥。图片来源:Pinterest

但是,从后续发展来看,加拿大原住民的“中国战略”似乎并没有取得什么成效。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他听说过这项活动,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看到什么成果。另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中国林业公司主要与当地锯材厂对接,很少到源头直接采伐,除了沟通不畅外,运输成本是最大阻碍。原住民部落依然生活在森林之中,要想将砍伐下来的木材运至港口,必须投入巨资修建道路。

根据媒体报道,2012年前后原住民领袖与中国的频繁互动,曾受到加拿大安全情报局的密切关注。多伦多《太阳报》曾援引前国家高级情报官员米歇尔·朱诺·冈田克(Michel Juneau-Katsuya)的话说:“中国在加拿大原住民居住区寻找自然资源和其他东西,试图和原住民直接打交道,他们在加拿大的利益布局应该引起我们警惕。”截至目前,外界尚不清楚加拿大安全情报部门的关注,是否影响了原住民与外国投资者的合作。

不过,加拿大原住民寻求外国合作者脚步并没有停止。2017年6月,加拿大自然资源部率团访华时,第一民族议会组织和梅蒂斯原住民民族委员会都派人参加。这意味着,原住民具有开发自然资源的内在需求。

(来源: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