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商業 » 正文

北大博導王勇:新結構經濟學如何助力“一帶一路”建設?

2017-11-14 17:37: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亞太日報記者:周馨怡

“深圳去年GDP超過兩萬美元,全年所申請的專利數超過了法國和英國的總和。一箇如此動態創新的城市,可以作爲中國的城市名片,輻射‘一帶一路’國家,輻射全球。”北京大學新結構經濟學研究中心學術副主任、博士生導師、芝加哥大學經濟學博士王勇副教授在11月10日舉行的“一帶一路”城市經貿論罎上做主題演講時指出。

他説,如何根據不同國家在各自髮展階段下不同的內生經濟結構提供産業政策與政府決策的建議,是新結構經濟學對於“一帶一路”建設中結構轉型、産業升級最爲關注的問題,深圳作爲改革開髮特區的成功案例值得借鑒。

思路決定出路,王勇認爲,對於中國的“一帶一路”建設,對於包括中國在內的處於不同階段的髮展中國家整體,它們的經濟結構轉型、産業升級、經濟髮展,新結構經濟學,作爲一箇新的髮展經濟學,應當提供新的視角。

論及新結構經濟學對於“一帶一路”建設的理論見解,王勇提出了如下三點:其一,對“一帶一路”建設中相應國家的結構轉型與産業升級,應根據其自身髮展階段來制定經濟政策,扶持産業升級和結構轉型。與此相反,包括世界銀行在內等機構現行的主要理論通常認爲,爲髮展中國家提供政策建議的時候,首先要看最富的國家是什麽樣的,他們有什麽?一比較,他們有最先進的技術、最完備的産業、最好的法治、最優越的人力資本,而這些都是髮展中國家所欠缺的。依照這種“缺什麽補什麽”的思路髮展經濟,正導致了包括非洲大部分國家在內的普遍貧窮。

王勇指出,如果整體經濟制度無法改善,那麽至少可以像中國一樣建設一些經濟特區。深圳正是這樣成功的案例。在小環境內改善制度,以點帶面,然後逐漸髮展,逐漸將要素稟賦結構升級,人力資本增加,這箇時候産業就會動態調整,向資本密集型、技術密集型髮展,附加值越來越高。因此,由於65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很多還是農業、或者早期工業化的國家,中國在對它們進行産業輸出的時候不能盲目進行國際轉型、淘汰落後産能,而應該針對這些勞動力密集型國家輸出如家電制造業、化肥業這些領先世界的勞動密集型技術。

其二,對“一帶一路”建設中相應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新結構經濟學主張超越凱恩斯主義。髮展中國家本身基礎設施建設存量小,經濟衰退的時候,世界資本的價格、建設資金的價格都比較低廉,這是最好的做基礎設施投資的時機,是具有長期建設性的,這是一種超越凱恩斯主義的理念,這種理念是結合着産業升級同步進行的。中國的高鐵、以及許多其他前端基礎設施都具有很高的國際競爭力,由此可以説“一帶一路”建設中的基礎設施建設前景遠大。

其三,作爲“一帶一路”倡議的髮起國,中國的資本相對充足,需要走出去尋求全球的商業機會。中國目前外滙儲備約3萬億美元,經濟增長率相對高,資本有所積累,貿易呈順差,國內儲蓄率也較高。過去的兩年對外投資額超過流入投資額,我們正在走出去。這箇過程中怎樣在全球市場上尋求最好的資源配置追求最高的回報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恰提供了廣闊的市場。

另外,王勇還對中國經濟髮展的特殊性進行了四點補充,他認爲,首先,中國和很多新興國家一樣,伴隨著高增長速度而處在轉型過程中;第二,中國仍處在由原來的計劃經濟走向市場經濟的轉軌過程中;第三,中國正由原本相對封閉的經濟體逐漸向國際貿易、金融體系不斷開放;第四,中國由原先地區性、大而弱的國家逐漸向國際型強國崛起,這與旣有的國際政治秩序不協調,與許多興起的髮展中國家存在競爭。由於中國經濟髮展的以上特殊性,中國進行“一帶一路”建設以及髮展自身經濟都需要新的理論探索。新結構經濟學也應當爲此做出努力。


本文由北京大學新結構經濟學研究中心學術副主任、創始成員之一,博士生導師,經濟學副教授,芝加哥大學經濟學博士王勇演講內容整理。

(來源:亞太日報)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