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生活 » 文化视野 » APD观察 » 正文

《纽约时报》问美国人:特朗普毕竟是我们的总统,你们就说不出一句好话吗?

2017-08-08 11:42:00  來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美国总统特朗普自竞选开始就饱受争议,而其上台至今在内政外交上的种种措施依然难以完全服众。对此,《纽约时报》发起一项调查,一脸严肃地问问美国人:他毕竟是我们的总统,一句好话都说不出吗?结果却是......

是的,希拉里·克林顿的确获得了更多选票,但是他(特朗普)得到了超过6200万人的票——我很确定自己不认识其中任何一个人。你可以在华盛顿和曼哈顿上西区这样的地方讲一个关于唐纳德·特朗普的粗鲁笑话,并且确信这话不会造成任何冒犯。

好吧,自从特朗普非常有可能成为总统以来,我们就有了那个我所渴望的世界,我却不太确定我想要它。

《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CNN和其他权威媒体已经在他们的新闻部分对特朗普表现出肆无忌惮的、可笑的敌意,就像在“观点”版块中一样。也许这种敌意是正当的。事实上,我觉得可能是的。

但是,歪曲报道或是寻找反特朗普角度则是不正当的。公开希望——如果不是假设——会有什么东西出现,好让我们摆脱这个失控的酒店老板,也是不正当的。弹劾应该是一种偶尔出现的、万不得已的悲剧,而不是替代选举结果的另一种工具。

是的,希拉里·克林顿的确获得了更多选票,但是他(特朗普)得到了超过6200万人的票——我很确定自己不认识其中任何一个人。你可以在华盛顿和曼哈顿上西区这样的地方讲一个关于唐纳德·特朗普的粗鲁笑话,并且确信这话不会造成任何冒犯。

好吧,自从特朗普非常有可能成为总统以来,我们就有了那个我所渴望的世界,我却不太确定我想要它。

《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CNN和其他权威媒体已经在他们的新闻部分对特朗普表现出肆无忌惮的、可笑的敌意,就像在“观点”版块中一样。也许这种敌意是正当的。事实上,我觉得可能是的。

但是,歪曲报道或是寻找反特朗普角度则是不正当的。公开希望——如果不是假设——会有什么东西出现,好让我们摆脱这个失控的酒店老板,也是不正当的。弹劾应该是一种偶尔出现的、万不得已的悲剧,而不是替代选举结果的另一种工具。

因为每天反对特朗普的海量文章之中出现了这样一篇亲特朗普的文章,数量惊人的读者要求取消订阅。如果说他做了那么多坏事,总算也做了一件好事,那算不算是亲特朗普的言论呢?当然,有一位读者指出,特朗普因为如此令人反感,从而令报业得到了复兴。

同样,一位作者赞扬总统促使“一群多样化的美国人超越我们自身往往很狭隘的议程,团结起来,共同打击这届行政当局屡屡将不公正制度化的尝试。”我想,如果你是唐纳德·特朗普,你可以将之视为赞美。

一些参与者被事件打动。“我确实喜欢对叙利亚机场的轰炸,”一位作者愉快地承认。她说,这表明了总统愿意“划出界限”。不幸的是,从这位作者给我们写信到现在的几周期间,特朗普抹去了这条界限。

有数量可疑的人来信赞扬特朗普选择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担任国防部长。马蒂斯粉丝俱乐部要么规模很大,要么就是组织得非常好。这是好事,因为国防部需要一个两者兼备的群体。

我不知道一些来信是不是在开玩笑。“没有特朗普,”一个人有点神秘地写道,“我都不知道玛克欣·沃特斯(Maxine Waters)真的很棒。”马克西姆·沃特斯很棒很多年了,不过她应该高兴地看到,反对特朗普总统令她得到了更高的声望吗?也许是这样。

还有一封意义含糊的来信写道:“我承认我觉得唐纳德·特朗普是有感染力的,他讲笑话的节奏感令人钦佩。”而且,他“非常善于让自己的名字持续出现在新闻里。在天生的智力平平的情况下,他能在商业和政治方面取得成功。”

有个人赞美特朗普的血统,但是附带点讽刺。“他的母亲来自苏格兰”,然而“他的牙齿似乎很好”。尽管事实上“这个男人喜爱优质烘焙食品”,然而“虽然他很胖,但他不怎么爱出汗”。当然还有他的头发。“他让我对自己的发型感觉良好,”一个自夸者写道,而另一个人只是表示赞赏:“他的遮秃发型非常赞。”

我可以继续引用不少来信,比如“他不养狗,这对所有的狗来说都是好事。”但是我认为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形成了我们的观点。或者说,我们已经为任何希望自己形成观点的人提供了足够的材料。

我这个项目的研究助理伊齐·洛德(Izzy Rode)观察到,几个星期以来,针对特朗普、针对《纽约时报》与针对我的辛辣讽刺出现了减弱的趋势。这是互联网上的普遍现象。愤怒通常难以持续,而且不可避免地开始出现重复。

天哪,你知道他真的并不是那么糟糕。不,等等,他确实很糟糕。这种话我可是不会随便说的。

(来源:文汇网)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