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生活 » 文化視野 » 每周一星 » 正文

獨家專訪|“內地港姐”代蓮曦丹美:香港適合每一個努力的人

2017-01-16 14:39:57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文|亞太日報記者尹淋靖 黃夏歆

內地人也可以參選港姐?“當然可以,只要擁有香港身份證或者在香港出生,每一個年輕的女孩都有機會成為香港小姐!”出生於海南、成長於歐洲的矇古族姑娘塔塔兒.木華黎(姓氏)代蓮曦丹美(名字)成功入圍“2016年香港小姐”10強,用實力證明了“香港小姐”這一香港最負盛名的選美比賽的文化包容性,代蓮曦丹美也通過自己的努力實現了從港大學生到TVB藝員的港漂人生轉換。

內地港姐”代蓮曦丹美接受亞太日報記者專訪。亞太日報記者黃夏歆攝

“內地港姐”代蓮曦丹美接受亞太日報記者專訪。亞太日報記者黃夏歆攝

“內地港姐”是如何煉成的

作為一個草原上有矇古血統的港漂妹子(在香港學習或工作的內地人),代蓮曦丹美在香港小姐的舞臺上顯得非常特別,不僅是因為她長達11個字的姓名——塔塔兒.木華黎代蓮曦丹美,更因為她是一位來自內地的“網紅”。

把代蓮曦丹美稱為2016年最受關注的香港小姐之一絕不誇張。在競選階段,絕大多數港漂都知道有位矇古族的姑娘在競選香港小姐,過往不是沒有內地背景的佳麗參選的先例,而她卻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關注。同為在香港奮鬥的港漂身份,讓很多在港內地年輕人深感共鳴,不少港漂自發為她轉發宣傳,呼籲自己的港漂朋友們幫她投票。因為一場選美,港漂年輕人凝聚在了一起。

代蓮曦丹美成功入圍“2016年香港小姐”10強。圖/網絡

代蓮曦丹美成功入圍“2016年香港小姐”10強。圖/網絡

“香港小姐對於身份比較包容,沒有標籤,有一張香港身份證就可以了。”正如代蓮曦丹美所言,香港小姐的選美看重美貌與智慧,卻不需要參選佳麗必須是“純正的香港人”,幾十年來有不少海外佳麗當選,但內地來的女孩確實不多。來香港讀書的第五年,身姿窈窕、語言流利的代蓮曦丹美足夠自信地踏上了選美的舞臺。

“參選港姐是一個偶然,就是想趁年輕可以多嘗試一點不一樣的事情。當時有朋友向大會推薦了我,我也很榮幸收到了面試邀請。”代蓮曦丹美確實為這個舞臺帶來了“不一樣”的新鮮味道。

香港小姐,不是溫柔地微笑就夠了

“以前總以為,香港小姐就應該有著公主一樣的捲髮,公主一樣的標準微笑。”對代蓮曦丹美來說,當選“港姐”之後,除了乘計程車會被司機認出來以外,最不一樣的體驗就是,原來港姐也可以在造型和風格上不斷突破自我。

第一個突破是她的頭髮。參選的時候,代蓮曦丹美漂染了一頭灰黑色的流行感十足的直發,她一度很擔心,發色會不會因為港姐溫柔端莊的形象要求,而在比賽中被“勒令整改”。有趣的事情發生了,造型師不但沒有把她打造回“標準造型”,反而給她染了動畫裏阿西娜女神的紫髪,甚至在決賽當天,挑染出了星空的顏色,造型效果非常驚豔,連她自己都說,“以前完全不敢想像,但真的很好看”。在海外拍攝時,她還穿上道服,挑戰劍道、茶道。在表演方面,她也大膽突破了溫柔可人的港姐傳統形象。

代蓮曦丹美挑戰劍道。代蓮曦丹美挑戰劍道。圖/東網

代蓮曦丹美挑戰劍道圖/東網

在決賽的泳衣環節裏,代蓮曦丹美被要求扮演一位求子心切的妻子,和男選手“尬戲”演情景劇,要說服男選手扮演的丈夫儘快生小孩。因表演方式比較潑辣,被一些網友評論道“比港女還犀利”;“會不會不符合港姐的端莊氣質”

回憶起決賽那天的對答環節,代蓮曦丹美說,當時現場觀眾都在哈哈大笑,氣氛很好,她甚至因為這個比較勁爆的演出,得到了電視角色的合約獎。比賽結束和評委老師們也討論後,也一致認為沒有什麼問題。“其實有的時候,現場的反應和網友看到的通過銀幕傳達出來的東西,以及記者傳達出來的東西,都會因為有一些人的理解而變得不同。我覺得他們可能有自己的評論,對我來說,有則改之無則加勉。”

代蓮曦丹美十分直率地用自己的帳號去回復,網路上的差評和攻擊,“我說謝謝你們支持我,然後也謝謝投票和評論的朋友們。反而在那個評論之後,就沒有多少人再來說什麼攻擊的話了。”她發現,當你很坦然地站出來,放下自己的負擔去面對,觀眾反而會覺得你很真誠。

不過她也很開心,這些爭議針對的是她的舞臺表現,並不來自於她的身份而受到攻擊或者歧視,“不同的觀眾肯定有不同的立場,做公眾人物肯定都會受到一些評論,但和身份無關,這個比賽是很有包容性的。”

多元身份,不是阻礙而是優勢

從香港大學的學生到“2016香港小姐”,代蓮曦丹美的身上又多了一個耀眼的身份,但她對自己有一個明確的定位:“我是一個在在內地長大,在香港生活的女孩子,我是一個香港人,我就是代蓮曦丹美!”

2016年12月,代蓮曦丹美參加香港大學的畢業典禮。(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2016年12月,代蓮曦丹美參加香港大學的畢業典禮。(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出生於海南,在內地、香港、德國和英國都上過學,有著說矇古語的爺爺,說北京話的奶奶,說四川話和普通話的爸爸媽媽,以及說德語的姐姐的矇古族姑娘代蓮曦丹美,從小就生活在一個多元環境中。

在香港,有時有人會對於她的身份頗有微詞。代蓮曦丹美說:“我覺得我有多個身份,對每一個身份都很認同。我覺得要把困擾和特點轉化為優勢,這樣別人才會覺得你不一樣。”

代蓮曦丹美很感謝多元身份給她帶來的幫助。在“2016香港小姐”的選舉過程中,很多“港漂”自發地在朋友圈裏轉發了代蓮曦丹的投票資訊,積極為她投票。代蓮曦丹美說:“我可能不是內地第一個參選港姐的,但我是第一個因為內地身份參選,而引起內地在香港的朋友們的熱烈回應和關懷的人。我覺得自己很幸運,也很感恩。很多不認識的人都對我表示關懷和支持。把這件事變成港漂凝聚力的體現。”

把多元的身份化為優勢和特點,是代蓮曦丹美對待由身份認同帶來的困擾採取的積極態度。她解釋道:“我的身份比較特別,會有不同的人給我貼不同的標籤,有人說我是港姐,有人說我是矇古郡主,也有人覺得我是內地人。在不同的標籤下,會有不同效果,在這樣的影響下,我也能更清楚地認識到自己是誰,找到自己的位置。”

香港適合每一個努力的人

在香港生活了六七年以後,她的廣東話已經十分流利,誰也想不到,剛來香港時,17歲的代蓮曦丹美,對廣東話一竅不通,在與朋友的不斷練習和糾正下,她的粵語在一年之內突飛猛進。

她練粵語聽力的第一個武器是TVB的電視劇《我的野蠻奶奶》,“我每一天都會去看那部電視劇,整部劇看完後,我就可以完全聽懂廣東話了。”然後就要開口練習口語,開頭確實比較難,但香港的同學會很用心地幫助她,“你不說廣東話就不要說話”,在這樣的:“逼迫”中,她的粵語不斷進步,和原生的香港人已經聽不出太多區別。

克服語言障礙後,她和香港靠得更近了。“我是一個香港人。”她的字裏行間,都透露著對香港這座包容的城市的熱愛,“我想要把這裏作為自己發展的地方,第二個家。”

代蓮曦丹美出席TVB臺慶。(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代蓮曦丹美出席TVB臺慶。(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港姐參選結束後,除了出席TVB臺慶等年度演出之外,其餘時間代蓮曦丹美都在TVB的研修班裏學習,參加基礎練習,包括演技、言辭、形體等方面的培訓,其他TVB的藝人和港姐前輩也會前來分享自己的演藝經歷,幫助每個人開發自己的特長和潛力,找到適合她們的演藝方向。

在融入香港的同時,作為一個內地來的姑娘,代蓮曦丹美期待能多參加和內地相關的活動,她在選美過程中還未曾有機會向香港觀眾展示作為矇古女孩擅長的矇古歌和矇古舞。據其經紀人透露,2017年開始,代蓮曦丹美將參加娛樂新聞臺的國語節目錄製,“因為她是這屆佳麗普通話最好的一個。”

作為港漂的“優秀代表”,她就像成百上千的港漂畢業生一樣,剛剛從校園走向社會,為了成為更好的自己,在香港這塊節奏又快競爭又激烈的城市不斷努力奮鬥,香港也樂於接納和擁抱每一個力爭上遊的來客。(亞太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