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生活 » 文化閱讀 » 正文

揭秘明星家史 家國命運息息相關

2014-04-15 10:23:50  來源:未知 【返回列表】

“我是誰?我從哪裡來?”這些疑問開啟了一段轟轟烈烈的尋訪家族歷史之旅。
 
據《成都商報》報導,陳沖、易中天、馬未都、曾寶儀及阿丘在央視紀錄片《客從何處來》中踏上尋根之旅,探尋屬於自己的故事。
 
《客從何處來》共分為7集,預計本月下旬在央視一套綜合頻道晚間十點半檔播出。製片人李倫向記者介紹,每位嘉賓拍攝20天左右,尋根過程中在其未知領域安排“迷局”,以此拍攝其與歷史“第一次相遇的震驚與感動”。
 
前提是故事必須真實,不能編造。
 
易中天:尋根旅像破案
 


4月10日,易中天出席試映會。新華社記者金良快攝。

去年12月5日晚上,成都某賓館,易中天剛到回房間,聽到傳真機響,一份文件傳過來,易中天順手拿起一看,是一份名單,名單上的人全部姓易,再看年齡,最大的71歲,最小的1歲,定睛一看,全部都是1939年9月23日去世,在同一天死。這是一份死亡名單,而且這絕對是非正常死亡,檔沒有抬頭,沒有標題,沒有署名,有落款,意思是:“這裡面全部是你的親人,他們分屬於100個家庭,一個家族,在同一時刻死亡,你想知道嗎?請你到營田。”(注:1939年9月23日,日軍在洞庭湖東岸的湖南營田附近上岸,短短一天多,營田大部分地方相繼淪陷,無數百姓被日軍殺害和被飛機炸死,幾乎戶戶遭殃。
 
就這樣,易中天出發了,開始了他《客從何處來》的拍攝,他在歷史研究人員的帶領下,去了世代祖先的故土,第一次面對了自己從未知曉的家族秘密,憑藉先祖檔案和“家庭文物”,一部易氏家族的歷史故事被層層打開,身為歷史學者的易中天也陷入了五味雜陳的情感:他被發生在家族經歷過的抗日戰爭中的慘案所震驚,被複雜的“倖免於難”感到無措,為意外發現的家族輝煌驚喜,為先輩超越時空的教誨感慨,他說:“參加拍攝是去年12月,歷時18天,輾轉十城市,還去了一趟國外。”易中天說,拍攝過程彷彿“破案”遊戲,一路上都有懸念,因為當解開一個扣以後,馬上就有另一個線索浮出水面。
 
探尋祖宗18代 家國命運息息相關
 
這次拍攝尋根紀錄片是否找到了自己的祖宗,易中天向記者透露,他的老祖宗號太初公,是明代永樂到宣德年間人。踏上仕途後,被派往異國他鄉,最後以身殉職,幸好,他老人家的二兒子留在了湖南老家,繁衍生息,傳到他這兒,剛好18代。“我的18代祖宗戰爭中殉職,埋葬在異國他鄉,當時,節目組把這個家族的譜系做了一張表,攤開來看就是18代,是的,他們真查了我祖宗18代。”
 
易中天稱,沒想到通過尋根發現,自己太爺爺與晚清名臣郭嵩燾,二爺爺與黎元洪,媽媽與熊希齡,會有這樣那樣的關係。同樣,他也沒有想到,自己家族與國家民族的命運,是那樣的息息相關。從洋務運動到抗日戰爭,他們都趕上了。家族中人記憶深刻的,是在侵華日軍炮火和屠刀下的倖免於難,至今心有餘悸,不堪回首。
 
易中天也站在歷史學家的角度對這次尋根之旅進行挖掘,“當我在圖書館翻閱那些泛黃的檔案,當我在昏暗的燈光下聽專家講那過去的故事,當我在寒冷的香山尋訪母親的足跡,當我在古城牆下遙想祖宗的音容,忽然覺得歷史原來是可觸摸的。”成都商報記者 陳謀 曾靈
 
他們的尋根故事
 
在《客從何處來》中,五位嘉賓的尋根之旅經歷各不相同,這裡略作“劇透”。
 
演員陳沖
 
陳沖想起外公,唯一記得的就是6歲那年外公自殺。長大後,陳沖偶然從《中華人民共和國人物詞典》裡看到了外公的名字,才知道原來外公是“了不起”的一個人,叫張昌紹,是中國著名的藥理學家。尋根之旅結束後,陳沖說對外公、爺爺等人的認識有了很大的改變,他們不再是一個模糊而蒼老的影像或概念,而是充滿血肉和思想的具體的人。
 
收藏家馬未都
 
節目組在膠東半島頂端的鏌鋣島上查證到了一段從未記載過的歷史,抗日戰爭期間,這裡曾發生了一起死亡70人的慘烈事件,馬未都父親的弟弟也在這次災難中喪生。悲劇發生後一個月,馬未都父親獨自一人出島當兵。在這之前,他大約是島上最有文化的一個人,一名小學教師,也是長子長孫,被家族寄予厚望。
 
藝人曾寶儀
 
曾寶儀的外公1949年後顛沛流離到臺灣,一別就是半生,1992年才第一次重回故土。
 
主持人阿丘
 
阿丘說:“之前我問我母親,你親人在哪兒?她說你別問。”節目做完之後,阿丘才知道母親和她的姐姐分別了60年,“通過這個節目,母親在我心裡更清晰了,正是知道了她的悲慘人生和不堪歷史,我也更學會了珍惜。”
 
編導:帝王將相之外才是最動人的歷史
 
《客從何處來》製片人李倫不願意把這個節目歸在某一個類型裡,“它是一個嚴肅的歷史節目?一個時髦的明星真人秀?都不是,是一個結合體。有意思也就有意思在這兒,內容具有嚴肅性,形式上又帶有戲劇性和流行性。”李倫所做的,不過是為個人史包裹上一層名人的外衣。央視綜合頻道總監錢蔚透露,該節目研發階段時,她希望能做出“情義中國”的概念。

但在具體的操作過程中,節目組工作人員有一個共同感受,就是國內的歷史檔案和資料被破壞得太厲害了。李倫在日本查資料時,發現日本對在中國布水雷的歷史資料齊全得嚇人,幾千上萬顆水雷,每一批水雷在哪兒,都有記錄;歐美國家也一樣,很容易就查到一兩百年的民間歷史。而在國內,擺在他們面前的一個現實,經常是———要不要放棄?
 
資料越是欠缺,越需要他們持續地、費盡心機地去挖掘。做這個節目的過程中,編導小朱說他幾乎魔怔了,忍不住也開始探尋自己的家史。4月10日下午,在《客從何處來》的試映會上,小朱在講完自己的故事後,說了這樣一句話:“那些課本上看不到的歷史,帝王將相之外的歷史,埋藏在普通人身上的歷史,才是最動人的、最值得關注和書寫的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