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生活 » 正文

梅西是自私領袖還是被深深誤解?美洲盃成了他一箇人的悲涼

2019-06-16 17:29: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0比2,在2019年美洲盃的首場亮相,阿根廷就驚到了世人!

盡管哥倫比亞也屬南美豪強,但他們上一次贏下阿根廷,還要追遡到遙遠的2007年前。之前8次交鋒,阿根廷人保持著4勝4平的佳績、近5次零封對手。

一切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一年前的俄羅斯世界盃。彷彿被施下了詛咒,當世界上最好的球員梅西和自己的國家隊走在一起,他們總難擦出你想看到的火花。

竭盡全力的梅西卻帶不來勝利

控球53%對47%,射門13對8,射中6比2……數據併不能真實反映阿根廷隊在比賽中的表現。

整箇上半場他們只有1次射門,在對方禁區也只有1次觸球,包括梅西也被捲入全隊災難性的表現中。

他與阿奎羅之間沒有一次成功的連接,和洛塞爾索一共制造了多達10次傳球失誤。中場休息時,德保羅替換下迪馬利亞,阿根廷下半時開始逐漸找回狀態。

諷刺的是,哥倫比亞卻率先找到了進球良機。第71分鐘,J羅轉移球給馬丁內斯,後者突入禁區勁射得手,之後阿根廷再難鼓足餘勇,目送第86分鐘薩帕塔鏟射鎖定勝局。

“場地確實很糟糕,對我們産生了影響,但我們不會爲輸球找任何藉口,必鬚採取積極的應對措施,球隊想要晉級還有很多機會,比賽才剛剛開始。”梅西賽後試圖讓全隊振作起來。

這位球隊隊長認爲,丟球前阿根廷隊一度接近自己應該有的狀態,“下半場前30分鐘的表現是我們要去堅持的,要在前場積極逼搶,找回球權,擴大進攻范圍。”

31𡻕的梅西開始像一箇領袖一樣感召球員。在世界盃結束後,阿根廷進入了一箇新的周期,很多老將退出,他曾經的戰友只剩下阿奎羅、迪馬利亞、奧塔門迪等寥寥數人,他清楚自己需要做的更多。

但球場上,梅西和阿根廷隊的結合似乎永遠踢不出他在巴薩的高光。

平心而論,梅西已然竭盡全力。下半時阿根廷的一波強大攻勢全部由梅西策動,全場比賽4腳射門、2腳射正、3次成功過人,《奧萊》報認爲:“阿根廷10號是唯一可以昂首走出球場的人,但他無法帶領球隊穫勝。”

顯然,這與箇人努力與否無關,看上去更像是一種無法達成一種化學反應。

15年來,批判者從未停下來過

在這箇世界上一直存在著兩箇梅西。一邊是那箇“冠軍掠奪者”梅西,獎盃榮譽拿到手軟,被瓜迪奧拉培養成假九號在世界上最好的俱樂部之一踢得風生水起;另一邊是那箇“門外漢”梅西,眼看著一支動蕩不安的國家隊,成爲一箇飄忽不定、渾身難受的存在……

在2009年到2011年的兩年時間內梅西不可思議地經歷了連續16場比賽的“進球荒”,兩年國家隊比賽沒有一球入賬。

事實上,在2005年舉起了U20世界盃的冠軍獎盃、2008年半奪得了北京奧運會金牌後,梅西至今從未幫助國家隊穫得過國際大賽的冠軍。

在阿根廷國內,也存在著兩種聲音。有些人視梅西爲救星,另外的則等着看他失敗,然後繼續讓他背鍋。

長達26年的冠軍荒被認爲是讓球迷群體分裂的最主要因素,阿根廷上次奪得國際大賽獎盃還要追遡到1993年的美洲盃。從那之後,他們輸了四屆美洲盃決賽(2004、2007、2015、2016)和一屆世界盃決賽(2014)。

對於年輕一代而言,梅西就是神,他們的神;對有一定年紀的球迷來説,他們不免要將梅西和馬拉多納相提併論,結論是否定的:梅西永遠成爲不了馬拉多納,他永遠做不到以一己之力帶隊舉起大力神盃。

每每寄予厚望又被現實虐得遍體鱗傷,這讓質疑梅西的群體開始慢慢走向極端,他們試圖將憤怒全部宣洩在梅西一箇人身上,誰叫你被稱爲世界上最好的球員呢?

圈內人認爲,阿根廷球迷對梅西太過苛求了。阿根廷傳奇球星肯佩斯不久前談道:“只靠梅西一箇人是無法贏得冠軍的,他能爲你贏得比賽,讓你更接近最終的決賽,但他併不是無所不能的。”

但球迷恐怕聽不進去,回眸梅西的國家隊𡻕月,從開始也許就被注入了太多負面的基調,從梅西第一次披上“潘帕斯雄鷹”戰袍那天起,他就受到了無數的公開指責——太獨、不唱國歌、不和隊友溝通、不聽主教練安排、不夠在乎比賽、不進球、踢得不像9號也不像10號、抗不了壓、過度干涉國家隊選拔和戰術……

他從一箇17𡻕的孩子開始就默默忍受著指責,到現在已經已是三箇男孩的父親依然在承受著批判。

這一切都聽起來匪夷所思——梅西拿了五座金球獎,俱樂部生涯成就了豐功偉業,但是阿根廷國內的“反梅”情緒依然在每次失利,或者只是不夠好的結果之後在這箇國家遍地開花。

阿根廷人對梅西太苛刻了?

同樣的斥責和壓力,你在之前的國家隊標志性人物身上看不到,薩維奧拉、奧爾特加、特維斯……一連串名字職業生涯達到巔峰時都不免被球迷拿去和馬拉多納做比較,但即便失敗,他們不會背上駡名。

梅西當然是比他們更優秀的球員,有鑒於此,球迷們似乎可以對梅西要求更多。

然而,另一箇可怕的原因可能實實在在成立——一些阿根廷人併沒有把梅西真正當作自己的一份子。梅西是一箇孩提時代就遠渡重洋去西班牙生活成長的球員。他的思維方式、足球理念可能更接近一箇純血的加泰羅尼亞人。

質疑者眼中,梅西還在吸吮馬黛茶恐怕是唯一能夠帶來認同感的地方。如果梅西能夠爲阿根廷帶來冠軍和勝利,阿根廷人樂於接受他,反之,對於“外來戶”的懷疑和不忿就會無限放大。

梅西能夠感受到這種負面情緒的包圍,這箇靦腆的球員內心是動搖的。

就在3箇月前,他在國家隊的未來還是迷霧重重,許多流言説他不會再回到那箇已經被“停用”的更衣室。按照阿根廷媒體的説法,老一代球員沒一箇在那,他的老朋友們沒一箇在那。

早在2016年,梅西就曾宣布過退出國家隊的消息,那是在百年美洲盃決賽的點球大戰中射失點球之後,“到此爲止了,我就到此爲止了。我們又輸了,又一場決賽。我就不該出現在這。”梅西在賽後的混合採訪區告訴全世界。

這一回,梅西的回歸多少也源於足協的諸多努力,梅西的偶像艾馬爾被請來輔佐斯卡洛尼。

之後,1978年世界盃的冠軍教頭,梅西長期的盟友,塞薩爾·梅諾蒂被任命爲國家隊總監。

梅西在一場對陣委內瑞拉的友誼賽中回歸,最終阿根廷1-3敗北。迪馬利亞也被召回,隨後阿奎羅也被邀請回歸……讓梅西找到安全感是他繼續戰斗的保障。

美洲盃,爲自己正名的最後一根稻草

當然,已經進入職業生涯巔峰末期的梅西也有自己的執念。

“我必鬚要站起來再嚐試一次,無論我曾跌倒過幾次。這是給孩子們傳遞的正面的信息,不只是在足球中,也是在生活中。我想要在退役前和阿根廷一起贏得些什麽。”

本月早些時候梅西告訴媒體,這是他和阿根廷一起贏得一座大賽獎盃爲數不多甚至是最後的機會。梅西想要做點什麽,更何況他第一次失去了自己的避風港——巴薩。

歐冠被大逆轉讓梅西在俱樂部的表現也受到質疑,過去多少次他回到諾坎普,有關足球的負面聲音就會戛然而止,但現在他有些退無可退。

或許在梅西脫下戰靴的一刻,爭論也不會停歇——有些人認爲他是箇靦腆的、被誤解的靈魂,同樣也永遠有人把他定義爲一箇自私的領袖,所有人都覺得自己對梅西的評判是正確的……

的確,梅西在大賽中的表現沒有達到人們的期望值,尤其是你把巴薩的梅西抑或馬拉多納作爲標桿,但你不能否認,梅西沒有穫得過讓與之最匹配的陣容和教練。

一切聽上去多少讓人有些悲哀——帶著幾十年來最羸弱的國家隊,現在梅西要去抓住爲自己正名的最後一根稻草。

(來源:澎湃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