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生活 » 正文

《白蛇:緣起》:當白娘子愛上“許宣”

2019-01-11 14:50:12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屢戰屢敗,屢敗屢戰的王微和追光動畵又來了,不過這次他不再作爲導演,帶來的是追光的第一部“成人向”動畵——《白蛇:緣起》。

這也是華納兄弟的第一部合拍動畵。此前,華納出品的《頭號玩家》、《巨齒鯊》、《海王》在國內市場屢現票房奇跡。甚至王微自己也調侃道:“華納今年的手氣很旺,想借這箇手氣再旺一下。”

王微以及他所在的追光動畵的確是得借藉手氣。把土豆賣給優酷後,王微與合夥人於洲、袁野創辦了追光動畵。但成立六年來,他們拿到了投資,請來了好萊塢動畵師,交出的三部作品卻一部比一部成績差。2016年元旦《小門神》上映,1億元的投資下僅取得7800萬的票房成績。其後的《阿唐奇遇》,制作成本 8500 萬元,上映後僅撈回約三分之一的成本。今年4月上映的《貓與桃花源》,在吸貓大潮下居然直接銷聲匿跡了,最終僅收穫了1708萬的票房成績。

《小門神》《阿唐奇遇》《貓與桃花源》的豆瓣評分分彆爲6.8、7.1、6.1分

雖然票房節節敗退,但我們能從這幾部動畵作品中,看到追光動畵在不斷調整和尋找自己在市場中的定位。之前三部動畵均爲合家歡電影,從民間習俗講到人工智慧,再換到父子親情,畵面一部比一部精致,但故事卻總是“初見驚豔,再見崩壞”。不僅節奏拖沓,不少台詞還毫無邏輯,甚至不能自圓其説,給觀衆一種“你糊弄小孩”的觀感。

這一問題,作爲編劇和導演的王微難辭其咎。因此在新作《白蛇:緣起》中,我們看到了王微以及追光動畵的“反思”。這部動畵選用了更爲年輕和專業的導演,也不再執着於“純”原創故事。在受衆上,追光動畵拋棄了以往的低幼主題,選擇面向更廣大的年輕觀衆。

《白蛇:緣起》取材於經典民間傳説白蛇傳,但故事背景設定在兩人相遇的五百年前,也就是許仙、白娘子的前世。它有一定的IP基礎,又在此基礎上選擇從另外一箇視角詮釋白素貞和許仙的故事,解答白素貞爲什麽在西湖一見許仙就陷入愛情這箇疑惑。

在電影里,白素貞還是條年輕的小蛇,名叫小白。她受命去刺殺修邪門歪道而大肆捕蛇的國師。但因功力不足,小白失敗了,還喪失了記憶。失憶少女小白被捕蛇人阿宣所救,爲了解開自己的身份謎糰,小白在阿宣的幫助下開始尋找線索,年少男女在一路冒險中萌生愛慕之情。

小白與阿宣

雖然故事很簡單,仍然是講述小白和許宣(在電影中,許仙的前世名爲許宣)的感情線。但這一次追光動畵不但把故事講清楚了,節奏理順了,還有不少可圈可點的地方。

比如片頭出現了一些水墨和山水風格的嚐試。中國畵家關良於1956年創作了一幅名爲《白蛇傳》的水墨畵,蛇的線條和蛇精的身段,以這樣的形式出現在銀幕上顯得恰到好處。此外,片中“寶青坊”這一場景也非常驚豔,瑰麗的想象,配合古代五行八卦等古老的玄學符號,映襯出其神秘和精致。

神秘的寶青坊主或許是追光下部動畵的主角

但影片的缺點也非常明顯。例如打斗情節彷彿誤入游戲片場,船夫突然唱起的《渡情》讓觀衆頓感出戲。在中國風塑造上,追光也有些欠缺考慮。網紅蛇精臉、迪士尼的畵風、尷尬的激情戲、毫無出處的怪獸、“龍化”的蛇,表達起來顯得“畵虎畵皮難畵骨”。

小白變成巨蟒後的造型,讓觀衆有些“龍蛇”傻傻分不清楚

在CG技術應用和動畵制作上,追光的“手藝活”無疑是出色的。《貓與桃花源》中的家貓毯子和斗篷、浣熊保安、修道山羊箇箇都“毛茸茸”的,很有質感。《白蛇:緣起》中,霧氣繚繞的山水場景恢弘大氣,奇門遁甲的運用變幻莫測、引人入勝。動畵場景上也線條洗鍊,光影安排細致入微。

然而,如今的觀衆已經不再吃特效大片這一套,高品質動畵的打造需要的是時間的打磨而非資本的推動。只有把更多精力放在內容策劃和培育上,“王微們”未來才不會得到“這次是追光動畵,又不是王微,可以期待一下”的無奈評價。

市場表現雖不太令人滿意,但追光沒有准備停下來。從影片最後的彩蛋來看,追光動畵正在籌備下一部以“寶青坊”坊主狐妖爲核心人物的電影。三次失落的王微似乎也已重燃信心,就如同他1月1日的微博所説:“2019,該轉運了”。

(來源:界面新聞)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