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生活 » 正文

韓影《國家破産之日》:總會有人靠做空祖國而成功

2019-01-09 14:28:39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韓國長期以來都樂於出産很多回顧本國歷史上重要事件或節點的電影,最近幾年這類作品更多被中國觀衆所熟知,時間較早但名聲最響的自然是宋康昊主演的《辯護人》,之後則是去年兩部關於韓國民權運動的作品《出租車司機》和《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而以朝鮮半島核武器爲主線的故事也有《鐵雨》與《特工》。

《國家破産之日》港版海報

真實歷史事件從來都是電影最好的靈感來源之一,去年年底在韓國公映的《國家破産之日》則取材於1997年韓國經濟危機,更准確的説是身處當時整箇亞洲經融風暴中韓國當局如何自救。其實整箇危機已經在片名就寫清楚了,韓國因爲在90年代初成爲經合組織(OECD)成員國而開始實施經常項目金融自由化,爲之後的危機的埋下伏筆,在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中,韓國貨幣大幅貶值,外滙儲備暴跌導致國家瀕臨破産。

危機之下普通人的進退維谷而讓人難過

《國家破産之日》在這一故事背景之下,選擇了三條支線來展示當時的危機與走向。身在政府金融機構中的韓詩賢,她最早預見國家面臨破産危險併開始尋找對策,一心想要挽救當時的危局;從銀行辭職的尹正學,他早早嗅到了國家經濟已出問題,准備趁機實現原始積累和階層跨越;第三條線則是許峻豪飾演的底層企業主岬秀,原本准備擴張生意的他卻因遭遇如此危機,導致整箇家庭陷入絶境。

這種多線併進的思路可以説很好的涵蓋了當時整箇危局的全貌,併且展現了各箇階層在面對這一困境時的不同處境與應對策略。

趙宇鎮飾演的政府高層堪稱全片最大亮點

金慧秀飾演的韓國銀行政策組組長作爲國家機構的一員,從當時韓國銀行行長與她的對話,就很明顯的體現出她一早就已預料到事態的髮展併且始終在向上反映問題,但顯然在經濟高速增長時沒有人會在乎唱衰的聲音。政府和民衆都癡迷於經濟的繁榮,從電影的開片就有各箇場景多次展現。當然真正當政府意識到危機到來之時,拖延與掩蓋幾乎又成了他們的首要選擇,面對盛世危機卻拿不出對應策略幾乎是每一次危機會最終被引爆的關鍵。

劉亞仁飾演的金融天才尹正學

一方面韓國政府焦頭爛額反應遲鈍,另一方面劉亞仁飾演的金融天才尹正學則早就洞悉到了這場金融風暴將會無法避免,他選擇找到可能會相信他的客戶尋求資金,併率先買入美元坐等滙率暴跌併大膽做空股指期貨,隨後韓國經濟可謂是一路下行,而尹正學恰恰靠著做空自己的祖國完成了原始積累,正如他在片中所説:“我的人生、階層、身份,就要在一瞬間被改變。”

但這種時刻還能逆流而上無疑是少數,更多像許峻豪所飾演的普通人則是真正最後要爲整箇危機買單的受害者,作爲小企業主的他因爲整箇金融崩潰對實體經濟的譭滅性打擊,導致其公司無以爲繼。原本他以爲能夠靠著公司的髮展爲家人帶來更好的生活,這時卻不得不重新考慮如何才能維系一家人的溫飽。

文森特·卡索飾演的IMF總裁成爲了拯救韓國經濟的關鍵

在類似題材的作品里,如《大空頭》或者《大而不倒》,反派的位置一般都被留給了貪得無厭的大公司和金融機構,《國家破産之日》中這二者當然還是有它們的位置,只是因爲韓國當時以政府爲主導的經濟結構,使得政府成爲了這場金融危機中最難辭其咎的角色。尤其是趙宇鎮飾演的政府高層在面對這場危機時所呈現出來的輕衊狀態,以及試圖藉此危機來實現自己政治野心的做法,其實都反映出創作者在總結這一事件時其所想要批判的主要目標。

尤其是文森特·卡索飾演的IMF總裁空降韓國與其政府進行秘密談判時,面對可謂是“喪權辱國”的IMF救助協議,韓詩賢一番澎湃煽情的“抗美宣言”可謂是將整部電影的情緒帶到了最高點,但不論是事後去看當時韓國與IMF的協議還是就當時的判斷來説,將一切總結爲“美帝陰謀”都未免有些想當然了。

韓詩賢正面對決IMF總裁被刻畵成了“反美先鋒”

這其中當然有過於簡化歷史的問題存在,更重要還是韓國人過於濃重的民族主義情緒作祟,盡管開放式的結局能夠帶給人思考,但後半部分那些狗血的民族主義論調其實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整部電影的反思意味。

因此從敘事和內涵的層面都很難將這部電影與開頭所提那幾部作品相提併論,不過對照當下這部講述經濟危機的作品反而更具現實意義,畢竟從去年開始全球經濟環境風雲突變,就如片中所説“危機向來反覆,爲了不再陷入危機之中,絶不能忘要不斷懷疑不斷思考,不把看似合理的事情歸爲理所當然,要時刻用醒悟的雙眼去看這箇世界。”

(來源:界面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