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生活 » 正文

小學生髮現《西游記》菜名都是吳承恩家鄉菜?學者:需再斟酌

2018-12-06 17:39:55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12月6日電 5號下午,一箇有趣的新聞登上了熱搜:

“小學生髮現《西游記》漏洞:一路吃的都是江淮美食。”

杭州小學生馬思齊在自己的作文里列舉了《西游記》不同故事里的菜名,他髮現,從東土大唐到西域,菜單似乎都是江淮美食。

比如,第54回西梁女兒國國王婚宴菜單:玉屑米飯、蒸餅、糖糕、蘑菇、香蕈、木耳、石花菜、黃花菜、紫菜、蔓菁、芋頭、蘿菔(卜)、山藥、黃精……

第67回駝羅莊齋飯:面筋、豆腐、芋苗、蘿白、辣芥、蔓菁、香稻米飯、醋燒葵湯……

“從菜單可以看出,米飯、蘑菇、香蕈、木耳、豆腐、面筋、芋頭、蘿卜,幾乎每頓飯都有。相同的食物穿越了十萬八千里,遍布各箇地域,比孫悟空的筋斗雲還要快還要遠。《西游記》作者吳承恩是淮安人,這些食物大多是江淮美食。”

馬思齊説,自己把《西游記》讀了好幾遍,有些故事看了十多遍,里面很多菜是相似的,應該是吳承恩老家的菜,就寫了這篇作文。

看到這箇新聞,很多網友樂了:

“因爲吳承恩沒有出過國嘛!”

“他們去西域是不是該吃咖喱?”

“畢竟連妖魔鬼怪神仙猴子豬都是虛構的。”

《西游記》里吃的都是淮揚菜嗎?對此,曾爲《西游記》做過校注的學者、作家李天飛先生解釋説:

中國的古代小説和戲麴有箇特點,就是不會嚴格地考證史實細節。只是按照他熟悉的寫,就像戲麴里的任何朝代,都是一身衣服。比如,《西游記》講的是唐代的故事,但里面卻出現了“錦衣衛”等明代的官職,他認爲這也與古代小説傳播的民間性有關。

另外,他認爲,“江淮有這些美食”和“這就是江淮美食”不是一箇概念,我們在《西游記》里看到的面筋、粉條,其實是南北方都很常見的食物。而且,吳承恩是不是作者目前還是一箇謎,所以“江淮美食”的説法是不完善的。唐僧師徒四人最愛吃啥?

新聞一出,有很多人好奇,在《西游記》原著里,師徒四人吃的都是什麽美食?

在李天飛的研究中,《西游記》的美食歸納一下,大致可以分爲素齋、面食甜點、野菜、飲品四箇方面(畢竟唐僧師徒不能“開葷”):

素齋里最常見的,就像小朋友在作文里列舉的食物,比如菌類、竹筍、木耳、豆腐、面筋這幾樣,而且,吃筍特意要“閩筍”。例如:

“那婦人越髮歡喜,跑下去教:“莫宰!莫宰!取些木耳、閩筍、豆腐、面筋,園里拔些青菜,做粉湯,髮面蒸捲子,再煮白米飯,燒香茶。(滅法國)”

但這箇出現在西域滅法國的“閩筍”,其實原産地是福建。“福建這箇筍當時産量非常地高,明代的時候已經是全國都在賣”,李天飛説。

不過很多人都特彆愛吃的土豆,在《西游記》里基本沒有出現過,因爲土豆傳入中國的時間非常晚。

沒有肉吃,在《西游記》里,師徒四人吃了不少野菜。李天飛説,其中最奇特的一道,是唐僧師徒在隱霧山救了一箇樵夫,樵夫爲他們上的一桌野菜席:

“嫩焯黃花菜,痠虀白鼓丁。浮薔馬齒莧,江薺雁腸英。燕子不來香且嫩,芽兒拳小脆還青。爛煮馬藍頭,白熝狗腳跡。貓耳朵,野落蓽,灰條熟爛能中吃;剪刀股,牛塘利,倒灌窩螺操帚薺。碎米薺,萵菜薺,幾品青香又滑膩。油炒烏英花,菱科甚可誇;蒲根菜併茭兒菜,四般近水實清華。看麥娘,嬌且佳;破破納,不穿他;苦麻台下藩籬架。雀兒綿單,猢孫腳跡,油灼灼煎來只好吃。斜蒿青蒿抱娘蒿,燈蛾兒飛上板蕎蕎。羊耳禿,枸杞頭,加上烏藍不用油。幾般野菜一餐飯,樵子虔心爲謝酬。”

根據他的考證,這其實都是當時的常見野菜,在明代王磐的《野菜譜》里都有記載。其中,白鼓丁就是我們現在説的蒲公英,馬齒莧、馬藍頭、枸杞頭(枸杞的嫩芽)依然是我們現在常吃的野菜。

《西游記》里還有一些面點甜食的記載:

“瓊膏酥酪,錦縷肥紅。寶妝花彩豔,果品味香濃。斗糖龍纏列獅仙,餅錠拖爐擺鳳侶。(朱紫國)”

“蒸酥蜜煎更奇哉,油札糖燒真美矣。(玉華州)”

“那呆子還變做老君。三人坐下,盡情受用,先吃了大饅頭,後吃簇盤、襯飯、點心、拖爐、餅錠、油煠、蒸酥,那里管甚麽冷熱,任情吃起。(車遲國)”

在他的研究中,這里的拖爐就是“拖爐餅”,一種小酥餅,用兩只爐子上下放置烤制,現在還是張家港一帶的風味小吃。餅錠就是圓形小餅,油札、油煠都是油炸的意思。

有趣的是,《西游記》小説里也有唐僧喝點小酒的記録,不過,這里有“葷酒”和“素酒”的區分。

比如,老鼠精給唐僧喝酒,唐僧默念道:“此酒果是素酒,弟子勉強吃了,還得見佛成功;若是葷酒,破了弟子之戒,永墮輪回之苦!”

李天飛説,這里的葷和素,併不涉及原材料,而是涉及喝下去的效果。

他比較認可周岩壁《西游記和水滸傳中的素酒與葷酒》的觀點,即素酒是不會使飲者沉醉亂性的酒。從品性上説,就是酒精度較低,沒有辛辣的過強刺激性味道,比如米酒或葡萄酒。

例如,《西游記》第82回有一句:“他(孫悟空)知師父平日好吃葡萄做的素酒,教吃他一鐘。”

《西游記》的作者不是吳承恩嗎?

看到這條新聞時,也有人評論説,《西游記》其實併不是吳承恩一人的創作,所以説美食都是吳承恩的家鄉菜也有點存疑。

關於這一點,李天飛寫文解釋過:《西游記》的作者不一定是吳承恩,不過肯定有一箇最終定稿人,但他也不一定真的創作了多少。

在現存最早的明朝中晚期《西游記》版本中,是沒有“吳承恩”署名的,只有一箇“華陽洞天主人校”,但是這箇人究竟是誰,爲《西游記》做了什麽,至今都是未知數。

而關於作者吳承恩的説法,是因爲有人在一本《淮安府志》里髮現,“吳承恩”所著書目包括《春鞦列傳序》、《西游記》等。

後來,大家就傳開了。魯迅、胡適等學者也在自己的著作中提到了吳承恩的作者身份。民國時期,開始出現以吳承恩署名的《西游記》。

但也有學者在考證髮現,在現在的百回本《西游記》里,“承恩”這兩箇字出現過幾次,且用得很隨意,這與古人注重避名諱的歷史不太相符。

李天飛認爲,這也不代表作者就不是吳承恩,只是在這些爭論中,目前還沒有找到更合理的證據。

所以,説美食都是吳承恩的家鄉菜,還需要再斟酌……

盡管,《西游記》的美食是不是江淮菜還有爭議,但是,我們依然要給小朋友認真讀書的鑽研勁點贊!

畢竟,我們多數人都只記住了《西游記》里的人蔘果。

(來源:澎湃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