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生活 » 正文

“創造101”粉頭捲款喜提海景房?粉絲集資遊走灰色地帶

2018-07-11 15:01: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證券日報7月11日報道,《偶像練習生》與《創造101》的熱播,再次讓全民造星站上風口浪尖,而造星背後,則是粉絲用真金白銀爲偶像砸出的影響力和商業價值。

根據相關數據顯示,進入《創造101》最終決賽的22名選手中,有9位集資金額超過百萬元,截至決賽當日,其公開集資總額超4000萬元。

而比賽雖然落幕,各家粉絲爲偶像應援而集資的帳目,似乎還併未算清。如此龐大的金額,從哪兒來,又將被花到哪去,在大多數人眼中,存在著巨大風險。

但在粉絲內部,“凡籌款必貪錢、賽後總要撕賬”的説法似乎成爲共識。據了解,在《創造101》結束當晚,豆瓣、微博等平台就已經出現了對集資去向的質疑,甚至有人稱,某選手“粉頭(粉絲糰的頭目)捲款跑路喜提海景房”。

對此,北京中同律師事務所趙銘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這樣的情況併不在少數,但真正進行維權的很少。“粉絲集資被看作是箇人自願的捐贈行爲,法律本身併不禁止,但問題的核心在於集資髮起者的目的及資金管理,可能會涉及詐騙、侵佔、集資詐騙等刑事罪名。”

粉絲集資成常態

粉絲的戰斗力,不僅體現在金額上,還體現在速度上。

記者從Owhat平台注意到,最近一次爲《創造101》選手楊超越髮起的比賽集資,24小時內籌集72萬元,其中,排在榜首的粉絲一人就貢獻了8.47萬元,榜上前6位粉絲支付金額均過萬元。

近日大火的《鎮魂》男主角朱一龍,其全球粉絲後援會髮起的集資項目,在20分鐘內便籌得30萬元,一箇小時突破50萬元。

而作爲應援重點的SNH48年度總選,在6月8日舉行的一次應援中,第一名候選李藝彤的粉絲,在48分鐘內集資突破10萬元,兩天時間內集資金額超過92萬元。

對於爲何要進行集資,有粉絲向《證券日報》記者解釋稱,滙集起來方便統一進行合理的資金安排,“拿大錢辦大事”,更有效率。

以購買偶像周邊爲例。據了解,易烊千璽登上《尼龍》雜志封面時,3萬本在1.5秒內售空,每本售價50元,銷售額達150萬元。王源登上《時尚芭莎》封面,16萬冊在8秒內售罄,當期銷售額接近500萬元。

對此,有粉絲向記者解釋,“時尚雜志必鬚要買,還要搶着買,這樣才能證明人氣,彆的雜志才會上門要求合作”。在她看來,“粉絲爲偶像花錢,經紀公司和品牌商才會髮覺他們的商業價值,之後的髮展資源才會更好”。

事實上,如今看來,集資已不是傳統意義上“偶像”的特權。

據了解,在張繼科29𡻕生日當天,其粉絲集資百萬元在各大報刊投放廣告、捐贈希望工程、點亮水立方爲其慶生。而《人民的名義》中某位老戲骨的粉絲私下透露,一箇月內用於應援方面的錢款就達到8000餘元。

集資存灰色地帶

在粉絲看來,爲偶像花錢,已經是“真愛粉”的“基本素養”。但趙銘指出,應援集資本身不是問題,關鍵在於資金的去向能否得到監管和保證,“實踐中,很多情況都是遊走在罪與非罪之間的”。

據了解,粉絲後援會作爲粉絲的集聚地,在粉絲群體中有著難以言喻的權威地位。所有的應援,包括集資,往往通過後援會組織實現。

但問題在於,對粉頭及各種應援站的身份認證,併沒有明確的標准。這也使得,監管不嚴,後援會捲款跑路的事情時有髮生。

事實上,在朱一龍應援集資事件當晚,就有粉絲表示,突然出現了很多新的“站子”,“不會是看今天集資這麽給力來開站撈一筆就跑路的吧”。

這樣的言論其實也反映出,不少粉絲對“集資跑路”的現象看的頗爲透徹。“本身就是一箇願打一箇願捱的事情”,有粉絲向記者表示,“這種事情就是憑良心,蔘與集資就只能信任。粉頭要真想從中賺錢牟利,也無可奈何”。

據相關知情人士透露,集資一事一直被看作是“灰色地帶”,畢竟流程不透明,無監管。從藝人角度來講,本身也依托粉絲應援來加強自身影響力,以至於有的藝人經紀會蔘與到粉圈之中,鼓動粉頭“帶節奏”。

趙銘表示,部分粉頭存在“職業化”現象,有的甚至會“兼職”好多箇明星的粉絲。其不僅可以對接經紀公司,還能與影視公司搭線,在此過程中,賺取費用,併很容易將“公款”挪爲己用。

同時,業界已經有聲音針對粉絲應援集資平台是否有監管資質,提出質疑。有業內人士指出,這類平台對籌款髮起方併沒有嚴格的審核和追責機制,同時也沒有約束未成年人蔘加籌款的方法。

有粉絲向記者介紹,現在比較正規的後援會集資,會建立QQ群全程監督資金使用情況,甚至會在應援結束後請專業審計對賬目進行核算併公示。

但現實是,無論粉絲經驗有多豐富,涉及巨額的資金流動,必然存在隱患,而當“跑路”真正髮生時,大多數粉絲除了在網上進行聲討,併無他法。

“粉絲因爲集資跑路而進行維權的案件比較少見,但其實是可以維權的”,趙銘向記者表示,一方面,網絡的虛擬特性使得粉絲對於維權的可行性持懷疑態度;另一方面,粉絲箇體的集資金額可能併不十分高昂,本著“不值得”、“算了吧”的態度,不少人就選擇放棄。 

(來源:澎湃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