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生活 » 正文

中國拍不出的三種類型電影,爲什麽是科幻片、超級英雄片和純愛片?

2018-04-23 11:05: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4月19日,壹娛觀察蔘加了由編劇幫主辦的第八屆北京國際電影節電影市場行業對話之一,第四屆中國電影編劇研討會“類型電影的開髮與創作2018”主題論罎。論罎上,編劇宋方金、束煥、何冀平、顧小白,電影人文雋,影視策劃人評論人譚飛就中國類型電影的髮展現狀和未來方向展開了討論。

“2013年之前,中國電影行業只能叫‘影視行業’,2014年後則成了‘電影産業’,電影的産業化對類型電影的開髮和創作提出了要求。”論罎上,編劇宋方金表示,盡管近年來中國電影市場出現了以《致青春》爲代表的青春片,以《人在囧途》爲代表的公路喜劇片,以《戰狼2》、《紅海行動》爲代表的軍事動作片等,但電影行業目前仍在按照商業片和藝術片兩箇概念進行創作,尚未出現成熟的類型片導演和大量成功的類型電影。

對於這一問題,幾位嘉賓都提及,中國現在很多類型片髮展不起來,和相關編劇人才緊缺有關。然而目前中國影視行業的現狀卻又是編劇時常得不到重視和尊重,有不少甚至拿不到自己應得的酬勞。此前更有編劇調侃,自己的劇本除了名字,其他全被改得面目全非了。在這種情況下,好的編劇人才培養不起來,彆説生産類型片,就連創作質量過硬的影片都難有保障。

 編劇/導演束煥

編劇/導演束煥

而在整箇産業的髮展上,編劇束煥指出,類型片的誕生和髮展需要一定的社會和現實土壤,中國和美國、日本的社會環境及文化傳統存在一定差異,因此類型片也有不同的髮展。在他看來,中國改編日本IP難度很大,因爲日本電影電視劇沒有形成特定的類型,而是與日本的民族精神密切相關,強行進行中國本土化改編的結果往往是“四不像”。

相較之下,由於好萊塢大片所涉及的價值觀和敘事方式相對普世,因此美國IP的“中國化”則相對容易,且近年來也不乏成功的案例。束煥認爲,國外大量相同或相近的成熟類型片都對中國類型電影的創作髮展具有學習和借鑒的意義,是中國髮展類型片的重要助力。

他舉例稱,《人在囧途》在創作時曾蔘照了美國80年代公路喜劇《飛機火車汽車》,而《泰囧》除了蔘照成熟的公路喜劇,還蔘考了美國動畵電影,“迪士尼和夢工廠的所有動畵電影幾乎都是公路片,如《怪物史瑞克》、《玩具總動員》。此外,還有《魔戒》也是公路片,《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是海上公路片,是關於一箇人和一只老虎的旅程。”

對於這一觀點宋方金也表示了認同,不過他進一步預測稱,“有三種類型片是中國的社會土壤孕育不出的。”

 編劇宋方金

編劇宋方金

第一類是科幻電影,宋方金大膽預言:中國30年內不會有成功的科幻電影,“全世界范圍內除美國之外,幾乎沒有其他國家大批量地拍出過科幻電影,因爲在一箇沒有科學的國家拍科幻電影是一件很科幻的事情。寧浩的《瘋狂的外星人》改編自劉慈欣的小説《鄉村教師》,七八年前他找我做編劇,我覺得科幻片一定不能成,結果兜兜轉轉最終還是回到‘瘋狂’系列。另外演員也是箇門檻,布拉德·皮特穿宇航服毫無違和感,但周潤髮、陳道明穿上宇航服去拯救全人類,觀衆就會覺得奇怪。”

第二類中國社會土壤難以孕育的是超級英雄片。中國的文化傳統是“箇人自掃門前雪”,是“不干涉他國內政”,在這種文化環境下,出現一箇打不死的拯救世界的超級英雄,對於觀衆來説是不可信的。“超級英雄最重要的職能就是自己解決問題,而我們的孫悟空一遇到困難就去找觀音菩薩等有能力的人幫忙,他不是超級英雄,而是一箇超級憋屈的英雄。”

最後一箇類型是純愛片,或許正如作家萬壽寺老張所説:“我們的文學傳統里沒有救贖,沒有浪漫主義”,也有豆瓣網友曾表示:“我們的現實社會鮮有純愛,愛情總是和物質掛鉤,所以電影作品中也難見純愛片”。

 編劇何冀平

編劇何冀平

但綜合來看,除掉箇彆類型之外,在公路片、青春片、軍事動作片等已經有成功先例的類型片上,中國電影還是有很大髮展空間的。而除了積極向海外學習,多位嘉賓都認爲也應當重視編劇的權益和培養,因爲只有解決了編劇在行業中的弱勢地位,才能有利於産出更多優秀的故事。正如編劇何冀平在論罎上所説:“類型片就像中國的八大菜系,編劇要起到的作用是在類型片的范疇中找到編劇最基本的東西,而這些是永遠不變的。”

(來源:搜狐娛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