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生活 » 正文

時光鑒影 | 燒腦科幻與視覺奇觀中,到底是湮滅還是重生?

2018-04-20 09:58: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亞太日報記者 肖逸揚

最近上映的一部科幻片,筆者非常想和大家聊一聊。這部電影的開放式結局顯然就給觀衆留好了談資與懸念,其劇情也如同整箇原小説的設定一般,將人類一直以來對於世界的理解同認知,徹底“湮滅”——

《湮滅》電影改編自科幻小説《遺落的南境》第一部,作者傑夫.范德米爾憑藉該小説,成功拿下2014年星雲獎,打敗了同年入圍該獎項的《三體》。在上映之前,影片受期待度就很高;上映之後,口碑更是兩極分化。一部分觀衆認爲下班後看這箇片簡直是浪費時間,另一部分則覺得十分有趣。

目前豆瓣評分7.3,在常年來偏低的科幻片中評分中還算不錯。電影的時長不足以容納小説中如此複雜的支線劇情與龐雜的心理描寫,因此刪除了很多故事。繼而通過電影獨有的視覺畵面具體呈現出原本的主題。不論改編如何,但電影的視覺效果非常好,2d的畵面塑造出許多藝術奇觀,再加上幽靜的配樂,整箇影片的氛圍都是神秘奇特甚至不失一種文藝范的。 電影剔除了小説中人物複雜的心理活動和支線故事,結合後兩部《當權者》和《接納》,明年的奧斯卡最佳視覺效果獎,《湮滅》大概頗受期待。

整箇電影的訴求與導演的上一部《機械姬》有相似之處,《機械姬》著重未來對於人工智慧的焦慮,而《湮滅》則實實在在給了觀衆心理恐懼,從內心思考人類對於生物多樣性的未知感。

所謂“閃光”

失蹤的丈夫回到家,帶來一絲不尋常的氣息。塔麗·波特曼飾演的生物學教授莉娜還來不及搞清情況就面臨著丈夫吐血將死的局面。神秘的武裝部隊劫持了她,此時她才得知這箇這箇組織正在探測“閃光”里的區域,這箇被一層彩色的肥皂泡包圍起來的領域被稱作“Area X”。而區域在不斷的誇大,卻不曾有人知道到底是爲何。

因爲進入過“Area X”的人都有去無回,唯一的幸存者就是莉娜的丈夫。

影片吸引人的地方,不在於有多激烈的打斗,而是在於觀衆和主角們一起探險的腦洞,以及核心謎糰的揭曉。Lena與勘測員Anya,物理學家Joise,人類學家Tuva,心理學家Dr.Ventress一起進入了X區域。

於是,詭異神秘的旅途就此展開了······

美輪美奐與血腥燒腦

看完《湮滅》,我在思考結局的同時,最大的想法便是,電影再次顛覆了我的想象。 進到“閃光”後,一行人遭遇了許多奇怪詭異的事情:

例如每天都會不記得髮生過的事情、同一株植物上結出了不同的花、長着鯊魚牙齒的鱷魚、人體形狀的植物、植物形態的士兵屍體、角上開滿真實梅花的複制體梅花鹿、冰晶的玻璃樹等等。

這些景觀有些看起來非常美的同時,x區域里也同樣伴隨著恐怖血腥的事情。

吃掉謝帕德的嚥喉部位然後髮出人聲的熊、士兵被剖開的肚子里腸道在自己蠕動(上映版有刪減)······

這些奇怪的事情讓一行人的理論得到了驗證,原來“閃光”就像一箇巨大的稜鏡,它能摺射一切事物,甚至包括人體的DNA。因此,影片引人入勝的地方,併不在於它所謂的“驚悚”,它甚至很少有一驚一乍式的恐怖點,也缺乏激動人心的打斗,而在於觀衆隨主角一起看到的視覺奇觀,它營造出的神秘氛圍吸引着觀衆迫不及待的想要得知這所有謎糰的答案。

是湮滅還是重生?

開放式的結局給了許多人想象空間。 丈夫已經是外星生物了,那麽究竟回到現實的莉娜到底是不是外星人?她真的像她自己述説的那樣,打敗了外星人,燒譭了整箇“閃光”,然後逃出來了嗎?看過的觀衆都自有思考,我也不再多做贅述影響大家的判斷。 只想談論片中的幾箇小細節: 1.莉娜閲讀的《永生的海拉》;

2.開頭與結尾處的水盃,這是否代表了兩人都已經經過了閃光“摺射”後的改造?

3.莉娜手臂上的銜尾蛇符號:這箇符號本身就是一箇生死循壞的象徵。死亡,也是另一種“重生”。安雅選擇與植物的融合,她在人類世界觀的死亡是否是“閃光”里換了生命寄存體的另一種重生呢?這種複制體到底有沒有存在的意義?

正如出來後的莉娜所説:沒有摧譭,它只是改變了一切,它在創造全新的東西。

在閃光的世界里,死亡的概念被模糊掉,誰説人死了就是真的死了,它似乎併不存在真正的死亡,不同物種之間細胞可以輕松的融合,複制。那這種複制是對還是錯?它會摧譭整箇人類世界?還是侵略了人類世界之後換取另一種意義上的重生?

《湮滅》最新穎的地方,就在於它的世界觀打破了人類的固有理念,這是一箇嶄新的設想與理念,需要人來嚴肅思考。如同片子里的生物物種完全顛覆了莉娜先前的認知,她需要重新認識這箇世界一般。

伴隨著湮滅,我們看到的同樣還有重生,以另一種形態的重新開始。

(來源:亞太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