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生活 » 正文

本周五上映的電影《米花之味》,用克制的視角關注留守兒童

2018-04-19 15:11: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一説現實主義題材,都有一種苦大仇深的感覺,這當然是一種方式,能夠直擊人心。很多很經典的作品也都有這樣。我覺得也許我可以換一種方式來跟觀衆交流。”

由鵬飛執導、曾入選威尼斯日競賽單元的《米花之味》將在 4 月 20 日登陸內地院線。它以一種克制的姿態,聚焦了一箇充滿戲劇性的話題——留守兒童與父母的關系。

《米花之味》講述了一箇外出務工的母親葉喃(英澤飾)返回家鄉後與女兒喃杭(葉不勒飾)之間由陌生、疏離到互相理解的故事。

這是導演鵬飛的第二部長片。他的第一部長片《地下香》同樣入圍了威尼斯電影節的威尼斯日單元。威尼斯日創辦於 2004 年,是一箇以戛納電影節“導演雙周”爲模板的單元,旨在挖掘新鋭導演。鵬飛的這兩部作品都是關注社會中邊緣人物境遇的電影。

米花是傣族的一種傳統食物,代表祈福和糰圓。在構想《米花之味》時,鵬飛通過一位做社工的朋友了解到雲南滄源存在著不少留守兒童,於是便前往那里實地考察。爲了讓那里的人呈現出最自然的狀態,鵬飛最初是以志願者而非導演的身份介紹自己。女主角英澤在開機前四箇月來到滄源,體驗當地的生活併與片中飾演自己女兒的葉不勒培養默契。

除了英澤,影片中其他角色都由當地居民演出。雖然鵬飛在選擇演員上有一些標准,比如面對鏡頭放松併且生活和電影故事相似,但他併沒有花太多時間指導這些沒有表演經驗的演員。

“我很期待那種,我不太指導,然後他們給出我的自然的東西。我不會跟他們説一箇眼神或者一箇動作要做得多精准那樣,反而那樣他們就僵了。”鵬飛説。

葉不勒在生活中也是一名留守兒童,她的父親常年工作在外。鵬飛曾問她,要是父親突然回來她是否會高興,葉不勒回答説會感到陌生。這和影片呈現的情況如出一轍。

雖然處理的是一箇有衝突的話題,但是鵬飛表現得很克制。這樣的手法以及對一些幽默元素的運用讓《米花之味》得到了不少褒獎。《好萊塢報道者》稱《米花之味》是一出充滿對比和衝突的戲劇,它美麗、苦樂蔘半、機敏而令人愉悅。《綜藝》則説它沒有矯情做作,而是洋溢著生機與活潑。它在豆瓣上亦有不錯的評價。

談到影片中的幽默感,鵬飛説:“都是從生活中來的,90% 的故事都是真的。一説現實主義題材,都有一種苦大仇深的感覺,這當然是一種方式,能夠直擊人心。很多很經典的作品也都有這樣。我覺得也許我可以換一種方式來跟觀衆交流。”

鵬飛舉例説,影片里有母親載著四箇孩子的情景,現實中他曾在一車里載過 13 箇孩子。他們因爲暈車把車窗搖了下來,一邊吃瓜子一邊往外丟殼。

在國內導演中,鵬飛屬於典型的走電影節路線的一批。《地下香》入圍威尼斯電影節併穫得歐洲影評人最佳影片大獎,《米花之味》則於威尼斯電影節、FIRST 青年影展、平遙國際電影節等地方亮相。

第一部《地下香》之後,業界有了一定名氣的鵬飛接到了各類項目的邀請。他説對商業和藝術電影都不排斥,“反正就是有一箇基准,就是劇本或者故事還是要有人文的關懷或者有深層的意思去表達。”

《米花之味》併沒有像《地下香》那樣通過電影節的創投穫得資金,因爲鵬飛覺得太耗時間,不過《米花之味》仍然穫得了大約是《地下香》1.5 倍的預算投資。

主創糰隊也有所升級,除了第一部就和鵬飛搭檔的演員/編劇英澤以及混音師杜篤之(曾穫第 54 屆戛納國際電影節最佳技術大獎),《米花之味》請到了台灣著名攝影師廖本榕擔任攝影指導,陳博文(《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一一》)擔任剪輯師,還有與北野武合作多部電影的鈴木慶一負責配樂。

鵬飛曾與導演蔡明亮一同工作,在這箇過程中認識了廖本榕,廖本榕又把陳博文介紹給了他。至於鈴木慶一——“我在山里開車的時候會聽一些音樂,聽到了《座頭市》(北野武執導、鈴木慶一配樂)的音樂,很吸引我。因爲它旣傳統又現代。

這部片子也是在描寫鄉間的故事。鈴木慶一在里面會用鋤頭的聲音、腳踩泥巴的聲音等去組成音樂的元素,同時又有電子。這和影片要表達的傳統和現代的碰撞聯系在了一起,或者是城市與鄉村的碰撞。”於是,同樣是北野武粉絲的鵬飛通過郵件聯系到了鈴木慶一併建立了合作。

蔡明亮對鵬飛的影響還體現在電影語言上。在蔡明亮的介紹下,鵬飛看了許多老電影,學習在不靠技術奪人眼球的情況下講故事,以及如何把人與環境結合,“所以《米花之味》比較少有特寫,相對來説是讓鏡頭遠一些,然後人在鏡頭里走來走去或者表演。”

《米花之味》是鵬飛第一部在內地院線上映的作品。雖然在電影節和路演穫得的口碑不俗,目前的排片情況併不理想,首日排片率只有 0.6%。

圍繞它也沒有形成一箇被大范圍公衆同時關注的話題——比如像之前《嘉年華》呼應性侵的新聞熱點——先期的口碑和傳播對《米花之味》最終的票房會很重要。

“通常情況下,院線也要做生意,所以會多排商業片,”鵬飛説。“藝術片來講,目前還是口碑比較重要。一開始可能比較少,(觀衆)看完覺得好,那麽慢慢就會上來一些。”

內地上映的版本時長爲 95 分鐘,相比威尼斯電影節的版本少了七分鐘。導演鵬飛的解釋是,他後來出於節奏緊湊的考慮刪除了一些鏡頭,內容上併沒有受到影響。

(來源:好奇心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