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生活 » 正文

“末代選秀歌王”華晨宇和他被嫌棄的“伯樂”

2018-04-17 10:32: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只差一點,華晨宇就能成爲90後“歌王”第一人。不過無所謂,他剛穫得了另一箇足可炫耀的標籤——90後鳥巢開唱第一人。

在剛剛結束的《歌手2018》賽前vcr里,華晨宇説:“希望我能打破《歌手》歷年來的這箇慣例(老歌手奪冠),成爲第一箇拿歌王的90後。”説完,他朝工作人員笑:“你們就是想讓我説句話是吧?”一貫的隨意和恣意。

雖然結果惜敗Jessie J,穫得第二名,但華晨宇憑藉《齊天》也被“封王”,穫得了最受歡迎歌麴獎。而他在《歌手》節目里競演麴目的的總支持量,接近5000萬。

 華晨宇《齊天》穫得最受歡迎歌麴獎

華晨宇《齊天》穫得最受歡迎歌麴獎

在各種意義上,華晨宇都站在一箇有趣的節點。使他不止作爲一位優秀的歌手,而是作爲一種産業現象,一箇轉摺期的特異産品,可供細觀。

他是最後一屆在電視台播出的《快樂男聲》的冠軍。在他之後,受政策影響,大規模選秀在電視台已成絶響,網絡視頻平台成爲選秀的新戰場。“偶像練習生”們,有著和電視選秀時代不同的風貌;

他是曾在中國娛樂圈冠絶一時的天娛傳媒最後的王牌。鼎盛時期的天娛,擁有李宇春、張傑、鄭爽等一線藝人,還有選秀教母龍丹妮坐鎮。而現在的天娛,能拿得出手的藝人也就是華晨宇、歐豪,龍丹妮也早已自立門戶。這家國有企業的運作模式和它曾經引以爲傲的電視台資源,已經在越來越充分的市場競爭和互聯網大潮的衝擊下,日漸失去魔力;

他是音樂圈漫長的低潮期里,少數幾箇能被大衆記住名字的新歌手。以一種相對小衆的音樂姿態,他成爲了一名商業價值上的大衆偶像。盡管對於真正的路人來説,這種“火星”演繹尚存爭議。他也併不擁有一首傳唱度很高的“代表作”。

在網台媒介的流變、華語樂罎的自救、偶像市場的確立中,作爲歌手里最有流量的、和流量里最“歌手”的,華晨宇度過了出道的第五年。

沒有KTV金麴的一線歌手

在華語樂罎蕭條期出道的這一批歌手,基本可以分爲兩大類。一種我們認識人,不認識歌。以鹿晗、吳亦凡這類流量偶像爲代表。他們雖然以歌手身份出道,數字專輯也銷量驚人,但大衆能接觸到的他們的作品,還是以影視爲主。

一種我們認識歌,不認識人。作爲抖音、快手神麴走紅的《我們不一樣》、《帶你去旅行》,我們往往只聞其聲,不識其人。其音樂性也很難説得到主流輿論的認可。

華晨宇比較異類,我們旣認識人,又知道歌,但絶少傳唱他的歌。硬醣君只遇到過一位朋友在KTV點唱華晨宇的歌。她是粉絲,唱得極可怕。

他是靠音樂紅的,但歌麴傳唱度又不高。這與典型流行歌手的走紅路徑太不同了。

單純作爲被欣賞對象存在的流行音樂,這樣也可以嗎?除了音樂才華,不得不歸功於選秀出身的華晨宇,具有極強的偶像性的一面。在多數歌手缺乏打歌平台展現實力的今天,大量音樂類綜藝節目顯然爲他走向大衆鋪平了道路。

作爲天娛一哥,華晨宇的星路頗順。剛出道就代表芒果台蔘加2013直通春晚,併登上馬年央視春晚。專輯也是快男里最早提上日程的。出道一年就火速全球同步髮行,創作班底更是堪稱豪華,請來林夕爲他寫詞。在髮專輯之前,就已經連開兩場萬人演唱會。蔘與了熱門綜藝《花兒與少年》、《天籟之戰》、《明日之子》,這次在《歌手》也是圈了不少粉。

在音樂圈衰微、影視圈紅火的今天,國內經紀公司基本都在髮力影視歌綜全能偶像,專業歌手的培養機制缺失。但華晨宇真是靠“唱出來”的髮展顯然證明了,足夠強的業務能力和堅持自我的創新性,即便不是市場表面上的最優選擇,卻可以引領市場。

快樂購此前髮布的“關於上海天娛傳媒有限公司業績真實性專項核查報告”顯示,天娛傳媒2017年的藝人經紀業務收入爲2.57億,其中單箇藝人貢獻創收9000多萬,很明顯這箇給天娛帶來9000多萬的藝人一定是華晨宇無疑。在併未涉足影視的情況下,2017年華晨宇通過音樂、綜藝與商務代言這幾塊爲公司賺了9000多萬,佔藝人經紀營收2.57億的35%。

 天娛傳媒經紀服務業務的主要創收藝人收入

天娛傳媒經紀服務業務的主要創收藝人收入

2017年華晨宇拿下包括雅詩蘭黛、六神等五家品牌商代言,他代言的雅詩蘭黛火星紅色口紅,一度被賣到斷貨。

但有趣的是,華晨宇的成功,卻很少被粉絲視爲天娛造星的功勞。事實上,粉絲和天娛,幾乎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我們經常能在微博上看到一些粉絲後援會帶頭“起義”,怒斥天娛種種不作爲。

去年網傳華晨宇要和天娛解約,粉絲在貼吧、微博拍手叫好。甚至有粉絲大呼:早就應該解約了!

而這樣想的還不止華晨宇粉絲,試問哪一箇天娛藝人的粉絲不希望天娛倒閉呢。甚至很多明星也都在公開場合表達過對天娛的不滿,除了那些對簿公堂的,連與天娛和平分手的李宇春也曾説過,併不太滿意天娛對自己的運作。

華晨宇也曾公開吐槽天娛。當被記者問到“有考慮牽頭搞箇13年快男演唱會嗎”。華晨宇笑稱:“還要看公司,不過天娛你懂的嘛”。言下之意這事兒沒戲,自己在公司缺少主動權。

被嫌棄的天娛的前半生

一箇又會賺錢、又有能力的藝人本應該是經紀公司的“心肝寶貝”,但一向“不中用”的天娛卻總能隔三差五的惹怒粉絲。不過粉絲們可能已經認命,畢竟連當年人氣如日中天的大師姐李宇春都曾經被天娛冷落。

作爲撕逼界的戰斗娛,廣撒網、多籤人、快變現,最後賺一筆違約金,曾是天娛的標准模式。有網友戲稱天娛光靠違約金,應該就可以支撐一段時間的運營了。雖然是句玩笑話,但天娛絶對是最愛跟藝人撕逼的經紀公司。周筆暢、陳楚生、蘇醒、尚雯婕、何潔,同天娛正面開懟的明星,就能列出一大串。

遙想當年超女火爆之時,天娛絶對是“寧可耽誤一千,也不放過一箇”。但天娛畢竟資源有限,只捧一線李宇春或他們認爲更有潛力的藝人,導致大量二三線藝人被歇業。這不只被業界詬病,也引來粉絲和藝人的不滿,粉絲更是以“賣身契”、“吸血鬼”抨擊天娛,天娛也不斷曝出周筆暢、尚雯婕等藝人的解約風波。

蔘加快男快女選秀的藝人,只要進了前十強就會跟天娛籤訂一箇長達8年的合約。而在籤約之後,公司對藝人的規劃卻很難完全兌現當初的承諾。

像華晨宇,至今沒有自己的專業宣傳糰隊。不止宣傳經常不到位,一有事情髮生,公司也沒有迅速澄清或解決問題。《歌手》期間,天娛的官博上一秒剛髮了替華晨宇拉票的微博,下一秒就將票投給了李泉,也沒有及時解釋自己的失誤,令華晨宇粉絲極爲不滿。

連李宇春、華晨宇都是這種待遇,就彆提其他藝人了,基本都被消耗成小透明,留不住人一直是天娛的問題。而在電視選秀衰落後,損失造血能力的天娛,盡管盈利還在上漲,未來卻堪憂慮。

如今,華晨宇和歐豪已經成爲天娛兩根頂梁柱。如果説華晨宇是天娛音樂的一哥,那天娛影視一哥一定非歐豪莫屬。作爲《快樂男生》的亞軍,歐豪一開始走的就是影視掛。

出道不滿一年,歐豪就直飛大熒幕,跟張家輝、鄭秀文、Angelababy等大牌合作電影《臨時同居》。主演《左耳》,十天內票房就大破4億,2017年他蔘演的《青禾男高》《建軍大業》《悟空傳》《妖貓傳》陸續上映,一路朝著電影咖的道路狂奔,自然也爲天娛賺入不少。

除了華晨宇和歐豪,天娛接下來最能賺錢的藝人居然是薑潮和陳翔。現在天娛官網顯示的34位藝人,像白舉綱、範世琦、劉忻,除了死忠粉應該沒人知道他們在干什麽,這倒符合天娛一貫的風格。

彷彿是末代的天娛,剛好遇上了一箇末代的“選秀歌王”。續命之餘,也失掉了猛醒變革的決心。是奮力一躍重整河山,還是悶頭賺錢説散就散,相信局中人都會做出最有利的打算。

也或許,華晨宇無法成爲周傑倫,天娛無法打造“偶練”,都只是一種時代的必然。

(來源:界面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