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生活 » 正文

《有熊谷守一在的地方》:30年不出家門的宅男有多神

2018-04-16 16:13: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北京國際電影節進行到第八天,終於看到一部我箇人非常喜歡的日本電影,來自衝田修一導演的《有熊谷守一在的地方》。如果大家還記得我們年初做過的2018電影盤點《60部!年度電影清單》,或許會對這部新片有點印象,也是我的年度期待之一。

與很多影迷一樣,我看的第一部衝田修一電影,同樣是2009年的《南極料理人》。印象中,堺雅人也是從那一年開始越來越火。在南極的冰天雪地中,唯有料理,成爲這群男人枯燥生活中的最大樂趣。回想起來,當年敢以“料理”這箇細小的切入點拍南極故事,還是非常勇氣可嘉的。

我真正愛上衝田修一的電影,則是從《啄木鳥和雨》開始的。這部以“殭屍”爲戲中戲的日式喜劇,讓我第一次意識到,衝田修一講故事似乎有一種漸入佳境的魔力。影片中的幾場喫貨戲與澡堂戲都充滿了奇妙的笑點,時晴時雨的狂歡高潮也非常給力。

後來的《橫道世之介》大家自然更爲熟悉,也是很多人的2013年度十佳第一名,包括我在內。重溫一下當年的豆瓣短評,依然心有鏚鏚焉。“橫道世之介的日常史詩,如此餘味非凡;前半場呆萌歡樂,後半場淡淡感傷,難得有此感受。以女傭情緒側描世之介與祥子之戀,奇妙萌點,戳人淚下。遇到這樣一箇家夥,感覺自己真的賺到了。”

難得的是,今年的北京國際電影節,竟邀來了衝田修一這部剛剛燙手出爐的新片《有熊谷守一在的地方》,甚至在日本還得等5月19日才能上映,我們卻有幸成爲全球第一批觀衆。

影片講述的是日本傳奇畵家熊谷守一長達30年不出門,在家堅守自己的花園、創作“仙人物語”的故事。山崎努、樹木希林、加瀨亮這樣的主演陣容,不得不讓人期待。

不妨先來科普下熊谷守一這位畵家,可能國內很多人併不熟悉。熊谷守一於1880年出生,於1977年去世,享年97𡻕,可謂是藝術家中的老壽星。

回首25𡻕那年,熊谷守一畢業於東京美術學校,併於同年蔘加了北海道漁場調查糰,學習如何切身融入大自然,也造就了他後來的繪畵風格,他的畵作多由單純的形態與清晰的輪廓線條構成。或者換句話説,就是充滿了質朴的童真。

當然,熊谷守一也是經歷了畵風轉變的過程。早年他曾被定義爲野獸派畵家,後期風格才逐漸轉爲簡潔,晚年更接近於抽象,被世人稱爲“藝術世界的隱士”。

不過,衝田修一併沒有展現熊谷守一年輕時的生活狀態,而是專門擷取了他晚年堅守花園的那段時光。古有陶淵明“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熊谷守一30年不出家門、宅在自家花園的隱士風範,同樣令不少世人欽服。

不斷進出花園的訪客,勾勒出影片中非常重要的幾箇時間節點。加瀨亮飾演的攝影師和吉村界人飾演的助手,是熊谷守一這段生活日常的重要見證者。隔壁蓋高樓的包工頭,則以“反派”的姿態,成爲不受這座花園歡迎的闖入者。而中途造訪、請熊谷寫牌匾的男人最有意思,進而牽引出熊谷暮年時光中極其重要的關鍵詞:無一物。

此外,在影片中還有一通電話也很關鍵。所對應的時間節點是,當年日本天皇要爲熊谷守一頒髮代表國家最高榮譽的文化勳章,但熊谷以“併未對國家做出特殊貢獻”拒絶領獎。而按熊谷在影片中的話説,是擔心領了獎就會有更絡繹不絶的訪客。這箇説法顯然更符合他的心境。

對熊谷守一而言,這座花園雖僅有方寸之地,卻是他心目中的最大財富。正如飾演妻子的樹木希林所言,花園就是他的一切。而影片開場後,衝田修一也竭盡可能地髮揮了他的“蟲葉美學”,以熊谷守一作爲主觀視角,事無巨細地對這座花園中的各種動植物都認真凝視了一番,包括飛鳥、池魚、崑蟲、花草等等。

而在影片所呈現的衆多動植物中,螞蟻無疑是最爲重要的意象。有一場戲,熊谷趴在石頭上看螞蟻,他説,他髮現螞蟻爬行時都是先邁左腿。於是,加瀨亮飾演的攝影師和他的助手也各自趴到地上看螞蟻如何行走,卻怎麽也看不出所以然。這一刻,其實很有“快慢之辯”的哲學況味,老者與年輕人所面對的時間流逝速度,注定是不同的。

與《啄木鳥和雨》一樣,衝田修一在這部電影中的手筆同樣是漸入佳境的。山崎努和樹木希林兩位老戲骨的表演都自帶著返璞歸真的萌點,使得影片前半部分充滿很多日常化的笑料;但隨著劇情的演進、闖入者的遞增,關於死亡的陰影便悄然湧入。看82𡻕的山崎努和75𡻕的樹木希林演戲,我們終究難逃垂老的惋歎,這是現實與電影交織重疊的情感體驗。

猶記得上一次看樹木希林演戲,還是在2016年是枝裕和導演的《比海更深》中,她那段動人的台詞至今還給我留下不少餘味。“人生這東西很簡單啊,活到這麽大𡻕數,我也從來不曾愛過一箇人會比海更深,奢求太多也注定無濟於事。”身爲影迷的我們,唯有衷心希望這幾位日本老戲骨能夠健康長壽,在有生之年拍出更多的好電影。

回到《有熊谷守一在的地方》,不得不説的還有花園里的那箇洞中池塘。按熊谷的話説,從搬到這里開始,整整三十年,他一直在挖這箇洞,直到形成如今的池塘。而這箇池塘的命運,注定也是熊谷生命中最艱難的時刻之一。但正如他所言:“有才華的人走不了多遠,糟糕的作品也是藝術”。他釋然地接受了糟糕,便更有勇氣走得更遠。

雨夜北京,看完衝田修一這部新片,從電影資料館出來的那一刻,突然有點感動。電影里守衛花園的熊谷守一,與電影外守候大銀幕的我們,似乎産生了一種微妙的聯系。這部可愛的電影,也終將成爲本屆北影節的重要記憶之一。

最後,我們再來欣賞一下現實中熊谷守一的畵作吧。

(來源:界面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