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生活 » 正文

爲什麽要對《北京女子圖鑒》説不?

2018-04-16 14:29: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即使一年過去了,《東京女子圖鑒》的精綵片段與當初刷屏時的火熱仍然鮮活如昨天。而中國版的《北京女子圖鑒》也在經歷一年的緊張籌備之後,終於聲勢盛大地在近期開播。

作爲一名普通的北漂,對於這種臭屁哄哄號稱“最紮心北漂必看”、“現代都市女子的最新解讀手冊”的劇集,當然是不能錯過,併且有機會還要痛哭一場:“啊啊啊對啊,就是這麽慘!”

結果刷完目前所有內容,我心里充滿了一萬箇問號,啥玩意????

 (丟張官方海報對比圖你們感受一下)

(丟張官方海報對比圖你們感受一下)

當然,寬容點説,《北京女子圖鑒》在還原我們北漂所會遇到的一些心痠事上,的確下了功夫。但是很遺憾,這箇企圖用各種心痠細節與女主角可蔘考的成長,打動所有北漂的“勵志大劇”,我仍然要判定它不及格。

圖鑒之所以爲圖鑒,在於全面、系統且准確。

一年前我就非常反對很多人痠《東京女子圖鑒》的女主角綾“欲望太強而不幸福”、“事業型女強人晚景淒涼”。因爲這箇角色在被塑造之初,就雜糅中和了那些,從小地方來到大城市併能削尖了腦袋往上爬的女孩子的共性:有欲望、有執行力、夠狠也豁得出去

 《東京女子圖鑒》

《東京女子圖鑒》

而《北京女子圖鑒》最突出的一箇問題就在於,鏚薇所飾演的女主角陳可,人物性格真的模糊到令人髮指

我非常理解編劇希望呈現女主角從小白兔到腹黑女的華麗蛻變,但是首先,小白兔絶不能沒有基本的行爲邏輯。

初到北京,接待自己的老鄉“賊眉鼠眼”,陳可仍然可以主動給對方洗衣服,這箇行爲本身就很令人大跌眼鏡。無論故事的背景是10年前還是20年前,這種稍微私人的家務從來都是被介意乃至嫌棄的,更彆提老鄉顧左右而言他、主動牽手這種親密動作。

陳可是一箇立志要在北京混到最好的成年女性,還能夠毫無警惕地與對方進入同一房間,差點被對方猥褻……如果不是上帝視角讓我們提前知曉某些陰謀,觀衆都看出來的明顯問題,主角卻看不……性晚熟?太單純?

顯然這根本説服不了觀衆。通過主角被傷害而彰顯其善良柔弱,本質上還是與刻畵白蓮花的手法無異。

所以,如果不是命懸一線的故事,在生活劇里,如何突出主角的辛苦,有一萬種可行合理的方式。而用他人的傷害或者沒原則來襯托往往是最低級的一種。同樣是日劇,《火花》專注刻畵名不見經傳的搞笑藝人德永,在東京苦苦打拚的日常,用每一箇似曾相識的片段紮到了我內心的最深處,心疼得讓人想給他募捐,因爲我知生活就如那般孤苦。經典到讓電影版《火花》的缺點無處可躲而直接撲街。

 《火花》,2016

《火花》,2016

通過細節來做社會階級的對比,《東京女子圖鑒》里比比皆是。綾初到東京的租房經歷之所以異常精綵,是因爲編劇借用這段經歷,笑而不語般地提醒着綾和我們:東京不僅弱肉強食,而且人以群分,想要住上好房子,就要拿實力來換

比起找工作,借用綾的租房經歷來表現東京的階級分布,巧妙高明的原因就在於:在租房問題上的犧牲與妥協,才真正標志著一箇底層奮斗青年的誕生

相比日本複雜的社會構成,我們自己本土的社會環境也是不容樂觀。而北京女子圖鑒》一集雖然只有30分鐘(對比同類劇集,真的很良心了),卻用了將近15分鐘來講述初到北京的陳可在找工作上的各種碰壁。實在無法讓我産生“啊,真慘”的同情。畢竟找不到工作的原因就無非兩種:要價高、本事少。只要調整好策略,得到一份工作的機率能提升至90%。

但不少北漂願意爲了能多省下1000塊,爲了臥室的窗大一點,爲了有箇周末可以使用的小廚房,能夠日複一日地堅持每天早起兩箇小時從通州、從五環外趕進城內上班,這就足夠家里的老母親擔心掛念的了。而從二環到五六環的距離,不也是北京階級之間的真實距離嗎?

像這樣的翻拍劇備受關注併不是沒有原因,因爲我們真心實意地期待著影視工作者可以重現這些心痠,重視年輕人的生存環境。很遺憾,女主角開啟外掛直接便宜租到了老板名下的某一套豪宅,對於想蔘考其人生的北漂來説,是箇相當不友好的開始。好像沒有洋氣的房子,女主角的故事就無法開啟一樣,令人費解。

然而更令人費解的是編劇執意要通過“配角的不自愛”來體現女主角的出淤泥而不染,很多時候都讓我感受到了強烈的冒犯

比如在北京摸爬打滾多年的老同學,面對有錢的老總贈送的香水,還能説出“咱倆逼他了嗎,這香水是他主動買給咱倆的!”“人家又不圖咱們什麽,不就一起喫箇飯開心開心嗎?”這樣的無腦言論,無一不在實現陳可的人格升華。這種除了女主角,其他女人就非得蹭男人的錢、權才能穫得想要的生活的戲碼,我不僅十分喫不消,併且我認爲這是對所有在北京獨自漂泊的女孩子們莫大的侮辱。

 Emmm……飯局上被迫表演的姑娘

Emmm……飯局上被迫表演的姑娘

我當然不是説陳可也必鬚去睡一睡、靠男人才算接地氣合邏輯,而是編劇你旣然敢大膽地把北京設定爲“混亂”、“大家都靠睡”、“靠男人”的動物森林,身邊同事靠睡就能升職,女老板靠前夫的出軌賠償金而變得有錢,那麽就必鬚接受我們對女主角的一路開掛卻片葉不沾身的質疑,對“反瑪麗蘇”的否定。

最令人大跌眼鏡的就是陳可第一次蔘加上層階級的飯局後,所得到的結論:

“在北京,飯局併不只是喫飯這件事這麽簡單。老板們談生意攏資源,偷偷選擇金主和冤大頭,看似不過陪襯的女孩兒們,也許是深受灰姑娘的啟髮,箇箇卯足了勁,卻又雲淡風輕地表演著自己的魅力。想爲自己的未來押下一注注籌碼。”

我們體面地工作,努力地在這座城市紮根,也曾被生活碾壓無數次,到頭來卻被粗暴地分類爲,靠在男人身上下賭注才能贏得未來的灰姑娘。真的很想約編劇出來聊聊人生。

在《東京女子圖鑒》里,綾很誠實,從一而終就是要做一箇令人羨慕的人,因此她的所有選擇都圍繞“比彆人更好”而進行。但與《北京女子圖鑒》最大的區彆在於,《東京女子圖鑒》從來沒有試圖醜化任何一箇人,任何一箇階層

在情感的選擇上,綾最接近愛情的一次戀愛,男朋友是溫柔又務實的同鄉。明明兩箇人在一起那麽合適,但是綾卻不願意爲了“鄉下隨處可見的幸福”停留,毅然決然地選擇往下走。體面地分手,編劇是對兩種截然不同生活態度的尊重。正因爲夠尊重、夠體面,觀衆才會産生共情:“這箇傻姑娘呀!多可惜!”

而《北京女子圖鑒》里,陳可同樣選擇與自己很愛的男朋友張超分開,雖然本質是“不合適”,但分手的導火索,卻是陳可與觀衆對張超滿滿的嫌棄——明知道女朋友渴望一箇LV包,生日當天送的卻是“299包郵”、“盒子單加錢”的驢牌情趣內衣;身爲大公司的部門經理,卻計較着自助餐怎麽喫才劃算,最後撐到必鬚靠健胃消食片解救——不得不説,這種故事橋段,低級又惡俗。

日本體驗派代表演員之一山田孝之在《談談自己》(B站有)這箇節目中曾説過,他很在意角色在每一種情況下、在與每一箇有關系的角色面前會説出的台詞,爲了確定他説出這樣的台詞的合理性,在接到劇本之初,就會開始構思假設這箇角色的一生。

國産片往往就存在這樣一塊短板,人物性格做不到一以貫之。意思是即使不需要給觀衆展現他們的生平,編劇必鬚要讓角色的選擇與角色的過往産生聯系,符合角色完整的性格。如果憑空、憑編劇導演的喜好,爲了戲劇張力而做出某些的選擇或舉動,就會導致人物性格髮生截斷,令人難以接受。

與陳可戀愛前的張超,高冷隱忍,是箇正常人,戀愛後卻性情大變成小氣變態霸道……不然女主角拿什麽理由跟他分開呢?被這樣的目的操控着,我相信接下來陳可的新男朋友們也勢必都是“過錯方”。

再談及陳可的工作能力,《北京女子圖鑒》也似乎併沒有給她展現業務能力的機會。在目前的劇集里她能拿下最關鍵的合同,靠的是弄虛作假而非真本事真誠意,又令我非常不情願地想起了電影《剩者爲王》也有過類似橋段。

舒淇所飾演的企業高管爲了拿下合同,假裝自己臉上有醜陋的傷疤而難過哭泣,從而順利騙取甲方的同情。不知道這樣的橋段到底是把甲方當白癡還是把觀衆當智障。就僅僅以北京國際電影節這樣其樂融融的影迷狂歡節來看,要促成各項合作都需要一次又一次地博弈談判,《北京女子圖鑒》所呈現的“職場教學指南”,真的讓我非常失望。故此,就不提那些亂七八糟的,自以爲很厲害的,幼稚的職場站隊法則給大家添堵了。

總之,目前看來,這部買了《東京女子圖鑒》正經版權的電視劇《北京女子圖鑒》,不僅形在而魂不在,而且它與《我的前半生》這類電視劇一樣,本可以拍出精綵的女性崛起的故事,然而6集了,她到底在工作上有什麽努力,在生活上遇到什麽心痠我完全沒看見。

彷彿騙人的中介、地鐵里的小偷,話多的髮廊Kevin老師不過是這兩年的産物。最後都只不過是空喊着“女性獨立”的口號,而每一步又都是依靠著男人才能到達想去的地方。

可事實上,沒有哪一箇“北漂”的成功輕輕鬆鬆,大家不遠千里來到北京,是相信北京沒有懷才不遇,相信北京是一座只要有付出就有回報的理想城市。

我們當然知道很多人出身富貴,或者生在羅馬北京上海,但是只要這箇世界還沒有停止運轉,我們就還是有可能堂堂正正地到達想去的地方。每一箇北漂,不都是靠著這樣的動力才能熬過一箇又一箇天亮與天黑嗎?

還是遠離這樣的電視劇吧,不然我們生活的動力遲早被這樣的作品給拍碎。

(來源:幕味兒)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