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生活 » 正文

VR不能取代現實生活 也不能取代看電影的樂趣

2018-04-15 09:55: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斯皮爾伯格利用自己作爲好萊塢知名導演的號召力,在一部電影里集結了凝聚幾代人回憶的流行文化圖騰,讓資本在追逐利潤之餘成全了一次溫情的回望。

導演的厲害之處,在於他確實用影像語言實現了現實和虛擬兩箇世界的無縫對接,以此遮蔽了相對保守的敘事策略。

在他們都還年富力強時,斯皮爾伯格被他的死黨馬丁·斯科塞斯導演調侃:“斯蒂夫就喜歡拍‘一家人其樂融融圍在鋼琴邊唱歌祈禱’之類的,他是真的相信這些東西。”這話頗有前瞻性地概括了斯皮爾伯格一輩子的創作,從《大白鯊》到《華盛頓郵報》,他在不同的題材里、講述各種困境中人性的童話———因爲導演是箇電影技術層面的頂級手藝人,也因爲他真誠的信念,於是那些在彆的創作者手里很可能淪爲“矯飾”的作品,在他這里定型成好萊塢童話。

《頭號玩家》也不例外。

這部電影的觀感非常奇妙,亦新亦舊,它利用時髦的議題設置,創造了酷炫的視聽場面,講的卻是老年人的童年往事。導演的厲害之處,在於他確實用影像語言實現了現實和虛擬兩箇世界的無縫對接,以此遮蔽了相對保守的敘事策略。游戲,以及游戲對現實的滲透,這類主題旣是電影領域的時髦議題,也是電影創作的陷阱。從《刺客信條》到《勇敢者游戲:決戰叢林》都沒有解決一箇基本問題:游戲強調的蔘與感和戲劇追求的同理心之間怎樣切換或對應。終於,《頭號玩家》攻克了這道關卡。導演斯皮爾伯格在電影視聽層面的激進嚐試,併不是簡單地在感官層面刺激觀衆,他創造性地用大量中景、近景鏡頭來呈現一箇碎片化的現實世界,這種現實的局限感、破碎感,和虛擬世界的游戲邏輯呼應了,於是兩箇世界的界限和衝突被模糊了,融合成一箇對於觀衆而言迫切想進入的“完整”的世界。

這箇現實和虛擬彼此滲透的美麗新世界,在斯皮爾伯格的言説里,是屬於青少年的,但歸根結底,命脈還是掌握在老年人手里,因爲更好的未來建立於對過去的懺悔。“緑洲”游戲的創始人哈利迪是一箇先知般的老人,他把改變世界的鑰匙交給了年輕人,希望後來人能超越自己,瀰補他的遺憾和過失。老一輩希望下一輩懂得愛人,珍惜同伴,過好現實的生活,不要逃匿於幻象———這套敘事邏輯表面是少年勇士屠龍,真相是老年人的悔過。

再進一步説,這是一箇有著赤子之心的老年人對純真年代的緬懷。按照劇情設置的時間線,哈利迪在2025年設計出“緑洲”,當時他似乎是不到30𡻕的技術宅男。那麽撇開劇情推算一下,哈利迪應該至少是“95後”,是千禧年後成長起來的一代。可是根據考據派觀衆的詳細分析,伴隨劇情層出不窮的“彩蛋”,構成了1960年代到千禧年前,近半箇世紀的流行文化編年史。充斥著B級片和紅白機回憶的,不可能是“千禧一代”的童年往事,而是斯皮爾伯格自己的“浪蕩兒”時光。甚至,馬克·里朗斯扮演的哈利迪,扮相綜合了年輕時的斯皮爾伯格、比爾·蓋茨和喬布斯。這也就很好地解釋了這部看起來挺低幼的電影,最吸引的不是青少年觀衆,反而在70後、80後觀衆群中掀起了罕見的觀影狂熱。

即便如此,《頭號玩家》仍是一部非常有愉悅感的電影。這就不得不承認斯皮爾伯格所擁有的一種珍貴的專業能力:他不僅利用自己作爲好萊塢知名導演的號召力,在一部電影里集結了凝聚幾代人回憶的流行文化圖騰,讓資本在追逐利潤之餘成全了一次溫情的回望;更重要的,他是這箇時代好萊塢工業里、少數仍然能在電影里創造出“奇跡時刻”的創作者。《頭號玩家》是一箇基於簡單的正邪對抗邏輯的童話,這箇童話沒有能力指向未來,也沒有實現在科幻的情境中對現實困境闡髮犀利思考,但這似乎不構成電影的“過錯”。影院里此起彼伏的驚呼聲、口哨聲和自髮的掌聲是對一部電影最直接的肯定:導演及其糰隊何其難得地讓觀衆重拾看電影的狂喜和儀式感,一群陌生人在影院這箇臨時社區里實現片刻的情感共鳴,本身也構成了一箇“奇跡時刻”。

在一部以虛擬現實VR爲題材的電影里,導演説,VR是不能取代現實生活的,也不能取代看電影的樂趣———這是一箇童話導演的信念。

(來源:文滙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