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生活 » 正文

戛納與Netflix決裂,五部作品恐成犧牲品

2018-04-10 10:22: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澎湃新聞記者 程曉筠

距離第71屆戛納電影節公布片單僅餘數日,上周末美國媒體卻爆出新聞:視頻內容商Netflix已經准備與戛納徹底翻臉,此前傳言要送去蔘賽或蔘展的旗下五部作品,恐將悉數收回,與戛納電影節徹底告彆。 此事緣起於三月底戛納掌門人福茂(Thierry Frémaux)接受法國媒體採訪時強調的蔘賽片入圍標准:必鬚要有在法國院線正式公映計劃的作品,才可入圍戛納主競賽單元。於是才有了Netflix近幾日里透過媒體放出風聲,暗示其索性選擇徹底退出,哪怕無需滿足這一條件的蔘展片或是除主競賽單元之外的其它單元的蔘賽片,也都徹底和戛納説再見。 早在去年的戛納電影節上,首度送片蔘賽的Netflix便招致了電影界的極度反感。影片《玉子》放映時遭遇大量觀衆的噓聲,就連當屆的評審糰主席阿莫多瓦都對它頗有微詞。法國各大院線的老總尤其反對Netflix出現在戛納電影節上,擔心這種在線模式一旦做大,勢必傷及傳統放映模式,影響院線收入。而按照法國相關電影法規限定,一部作品的銀幕放映與網絡在線播出之間,至少要留出36箇月的空間,以保護院線利益。

 《玉子》海報

《玉子》海報

爲了安撫院線老板,去年戛納電影節中途,福茂便急著站出來表態,保證從2018年開始,蔘賽片必鬚嚴守“進法國院線”的標准,不讓《玉子》的情況重演。但這也意味著,如果Netflix願意妥協,接受“必鬚進法國院線”的要求,那這部蔘賽片再想要在Netflix的法國平台上線,便要等待至少三年;這無疑是他們完全無法接受的。 不難想象,在這過去的一年間,Netflix與戛納電影節組委會方面必定經過了大量溝通與協商,比如福茂在三月底的訪談中表示,作爲一種新經濟形式,他完全尊重Netflix只做在線模式的堅持,“但戛納講究的是實實在在的電影(cinema),我們要求蔘賽片必鬚能上院線,他們也得尊重我們的原則”。可以説,如今落得雙方互不相讓的局面,也不讓人特彆意外。畢竟,兩者的矛盾涉及電影新舊髮行、放映模式之爭,本就有著難以調和的屬性。甚至可以説,Netflix想要進入以保育電影傳統爲理想的法國戛納電影節,這本就是箇美麗的誤會。 美國獨立文化網站Indiewire針對此事向雙方問詢,福茂回電郵表示:“雙方目前還在談,我還是歡迎他們來的。”而另一邊,Netflix暫時併無回應,這種態度似乎也更加説明了,其去意已決。不出意外的話,本月12日公布的戛納片單中,肯定不會再有這五部影片在列。 對於戛納來説,每年想在這里亮相的作品不計其數,損失Netflix這一家新貴,根本不算什麽。對於後者來説,網絡平台是其根本,顛覆傳統電影放映模式,本就是其初衷所在。去電影節上做幾場大銀幕放映,只是看中其宣傳功能。少了戛納這箇平台,固然有損其影響力,但只要遍布全球190多箇國家與地區的1.17億訂戶不介意,這樣的損失同樣可以忽略不計。剩下的,就是電影創作者的損失了。

 阿方索·卡隆已完成新片《羅馬》拍攝

阿方索·卡隆已完成新片《羅馬》拍攝

這次涉及其中的五部作品分彆是好萊塢“墨西哥三傑”之一的阿方索·卡隆重返故鄉拍攝的新作《羅馬》(Roma)、《藍色廢墟》導演傑瑞米·索爾尼爾(Jeremy Saulnier)的《黑暗之中》(Hold the Dark)、《諜影重重》導演保羅·格林格拉斯(Paul Greengrass)的《挪威》(Norway)、大導演奧遜·威爾斯生前未能完成、四十年後才重新剪輯問世的《風的另一邊》(The Other Side of the Wind)以及一部關於威爾斯的紀録片《遲來的愛》(They’ll Love Me When I’m Dead)。可以説,失去在戛納亮相的機會,對這幾部電影的傳播度來説,其實還是有不小損失。但當初選擇跟Netflix合作,多少應該也預見了這種可能性。畢竟,相比傳統好萊塢電影公司,Netflix帶來的新鮮資金和創作自由度,給予了這些電影人嶄新的創作機遇。收之桑榆,失之東隅,世上本來就沒完美的事。經過今年這一番摺騰,恐怕全世界的電影人都徹底認清了一點:有志於在戛納博眼球的,千萬彆選Netflix來投資。

 《風的另一邊》(The Other Side of the Wind)海報

《風的另一邊》(The Other Side of the Wind)海報

五部影片方面,最爲沮喪的或許是負責牽頭將《風的另一邊》制作完成的制片人弗蘭克·馬歇爾(Frank Marshall)了,他告訴媒體,該片本來有很大機會在今年的戛納經典電影展映單元與觀衆見面,結果卻成了這次“間接傷害”的犧牲品。 而《黑暗之中》的導演傑瑞米·索爾尼爾則通過電子郵件回覆媒體:“真是可惜,我本以爲《黑暗之中》有機會在這次的戛納制造一些轟動效果來的。但話説回來,我們這片子在Netflix上線的時間還沒定,應該會是在下半年,所以真要在戛納上映的話,可能也太早了些。索性這樣,另外找箇時間上更接近些的彆的什麽電影節做首映,那樣反而效果更好。再説了,做導演的,有哪箇會希望自己的電影第一次放映就被人喝倒彩的?正片還沒開始,才出箇片頭logo,就已經被噓成一片了,有誰會願意?所以在這件事情上,我是Netflix的堅定擁護者。”

 《黑暗之中》(Hold the Dark)海報

《黑暗之中》(Hold the Dark)海報

索爾尼爾還透露,自己的上一部作品《緑色房間》(Green Room)當初就是在戛納首映,還穫得不錯的口碑,繼而被獨立電影界迅速崛起的A24公司收入囊中;然而,最終影片在院線只拿到300多萬美元票房,讓他倍感失望,因此這次索性改弦易轍,選擇與Netflix合作,至少受衆要比進院線多得多。他甚至表示,所謂的“36箇月的窗口期”,如今看來已是“過時之舉……早晚會被改掉”。不過,去過兩次“導演雙周”單元的他,顯然也不願意徹底得罪對自己有知遇之恩的戛納電影節。“我完全尊重他們堅持標准的做法,在他們看來,這是在捍衛他們心目中的傳統電影以及與之相應的商業模式。我也完全尊重Netflix繞過傳統髮行模式,直接連接上廣大觀衆的全新嚐試。希望他們還是能有求同存異、殊途同歸的一天。”

(來源:澎湃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