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生活 » 正文

“古墓丽影”进化史:女中豪杰也有多面人生

2018-03-16 14:52:00  來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劳拉“诞生”已有22年,她的旅程可以作为游戏产业的一面镜子——从单纯为吸引男青年而打造的商品发展为追求叙事深度与意义的文化创意品。

劳拉·克劳馥(Lara Croft)是少数也能在现实世界中成为名人的游戏角色之一。詹姆斯·邦德的作品曾多次与之相关涉。在1996年推出的首代《古墓丽影》里,她是个戴着太阳镜、身着背心装的性符号,后来又上了《花花公子》(Playboy)及《面孔》(The Face)等知名潮流文化杂志的封面。

安吉丽娜·朱莉曾在2001年的电影改编版里扮演过劳拉,她身形火辣且能力超群,把一群光照派(Illuminati)的混账打得落花流水。2013年,劳拉的形象又变成了一个穿着破烂工装裤的学生,遭逢了船只失事——这个隐喻在不经意间折射出了经济衰退时期大学毕业生的艰难处境。如今,又一部电影版《古墓丽影》上映在即,主演艾丽西亚·维坎德(Alicia Vikander)塑造了一个在伦敦混日子的潦倒劳拉形象。

《古墓丽影》里面的安吉丽娜·朱莉

《古墓丽影》里面的安吉丽娜·朱莉

虽然劳拉是个精通多国语言的考古学专家且身手不凡,但她仍很难称得上是“女权标杆”。她的身材火辣得几乎有些不合常理,着装也相当暴露(在冰冻苔原上也能以背心加热裤的装束来活动?),这表明她是个男性凝视(male gaze)的产物。女性当然也可能会喜欢她,但这改变不了上述事实。常言道——当然现在已经被证伪了——力捧女主角的游戏一般卖得不会太好。

《古墓丽影》本来是打算以男性为主角的。在Derby游戏公司从事设计的美术师托比·加德(Toby Gard)提议采用女性主角,并呈交了有关劳拉的设计构想。据出品《古墓丽影》的Eidos公司时任负责人易安·利文斯通(Ian Livingstone)的回忆,虽然劳拉的某些夸张设定曾引发不少争论,但她从未被刻意设计成一个性符号。

历代《古墓丽影》游戏中的劳拉全家福

历代《古墓丽影》游戏中的劳拉全家福

“托比尽管有考虑到大部分游戏玩家皆为男性,且男性杂志相当火爆,但他并没有打算让《古墓丽影》的主角成为又一个虚拟封面宝贝,”利文斯通说,“那时辣妹(The Spice Girls)组合正雄霸流行文化圈,女性力量也处于上升趋势当中。托比想要打造一个强壮、睿智、独立、身手敏捷且力量充沛的贵族式女性。”

原版的劳拉·克劳馥由声线独特的雪莱·布隆德(Shelley Blond)负责配音,是个身手敏捷、善用双枪的英国上流女性,插科打诨天赋也相当了得。在游戏里,她能直接从高速行驶的摩托车跳上快艇,致力于寻找某个失落的亚特兰蒂斯圣物。由于早期的3D影像不甚美观,控制设定也不人性化,它甚至有些像个半成品——不过在当时仍顶住了不少批评。“劳拉是个完美的女主角,”英国游戏杂志《尖端》(Edge)对其赞不绝口。

史上最著名的游戏角色竟然如此明显地被性别化(sexualized),这对于游戏迷而言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不过,劳拉在虚拟世界里的生存之道与现实世界中对劳拉的营销之道相比,是有些不同的。在游戏里,她是个教养良好的女性,能熟练运用各种武器,并有著作传世。在商品化以及营销流程中,她是个专用于吸引男性青年的、丰乳肥臀的3D模型。一桩流传已久的不雅谣言甚至声称第一代《古墓丽影》包含了让劳拉脱光衣服的作弊码,时至今日也还有很多人相信它。

《古墓丽影》初代游戏中的劳拉

《古墓丽影》初代游戏中的劳拉

“我一向反感这种营销手段,”在2013年的《古墓丽影9》及2015年的《古墓丽影:崛起》中两度负责剧本、亦曾参与多部当代动漫作品创作的芮安娜·普莱契(Rhianna Pratchett)说道。“令我厌烦的倒不主要是性别化这个方面——那在90年代几乎是无处不在的——而在于完完全全地以吸引男性玩家为目的来推销她的做法。”话说回来,普莱契也承认,“那种营销策略的确在令劳拉一举成名上面帮了很大的忙。”

《古墓丽影》的热度是爆炸性的:前两代总共卖出了1300万套,劳拉也俨然一跃成为国际级巨星。她的问世也伴随着电子游戏进军主流文化的步伐;索尼公司此时正好首度将PS游戏机推广到了各种夜店里。

“没人能想到劳拉会席卷各种生活方式杂志封面、成为工党治下的‘酷不列颠尼亚’(Cool Britannia,90年代英国有一段文化产业迅猛发展的时期,社会情绪较为乐观,遂有人用上述短语来统称这段时期——译注)的标志并登上电影荧屏,成为人所共知的流行文化符号,”利文斯通说,“但她也是由于游戏本身的出色才获得名人身份的。各大品牌排着队邀请她作电视广告代言。‘葡萄适’(Locozade,葛兰素史克旗下的一种饮料——译注)甚至有一段时间也因品牌合作关系而改名为‘劳拉适’(Larazade)。”2001年的电影《劳拉·克劳馥:古墓丽影》能请到朱莉担纲,体现出劳拉的名声达到了一个高峰——这部电影是票房收入最可观的游戏改编版电影(自那时起9年之后才被《波斯王子》超过),就一部由女性担纲主演的电影而言,这是破纪录的表现。不过,劳拉的名头也给Core Design的开发者们施加了不小的压力。他们被要求每年出一部续作,而这导致了游戏质量的下滑。2000年发行的《古墓丽影历代记》就只卖出了150万套,且玩家评价也不高。

这一情形促使Eidos将游戏的开发工作从英国人那里转到了一家美国工作室,希望让劳拉焕发第二春,加州的工作室Crystal Dynamic接手了这一任务。2006年到2008年间问世的三代《古墓丽影》总体上还算成功,劳拉的形象亦有所转变,虽然衣装仍然保持火辣暴露风格,但发型从盘头变成了麻花辫。随着游戏玩家群体的成熟以及分化、复杂化,下一代《古墓丽影》开发者将需要处理更多的挑战。

2013年版《古墓丽影》游戏

2013年版《古墓丽影》游戏

2013年版的《古墓丽影》被视为该系列的“重生”(reboot),它让劳拉·克劳馥变得更人性化——更具脆弱性了。“我们乐于赋予她一些令其更具亲和力的幕后故事,这些故事与她建基于精良的武器装备以及充足的财富之上的出色应变能力毫无关系,”普莱契说道,“她已经自绝于财富,前去接受大学教育,谋求一份差强人意的工作并与许多朋友共同生活,这跟大部分21岁青年人的生活并无多大差别。鉴于Crystal工作室认为劳拉其实并不具备先前所指派给她的那种自信心,我们也抛弃了善于插科打诨这个设定。人们加之于她的许多品质仍然得到保留——勇敢、机敏、好奇、坚韧——但同时也把她置于一种上述品质正初次地面临考验的生活处境中。”

并非每个人都能喜欢上一个面对危机会生出恐惧而非仇恨的劳拉。某处描述她在身体受到海盗侵犯时第一次动手杀人的场景引起了广泛的争议。此为“女性力量必须在性侵中得到锤炼”这一桥段的精致包装版。从叙事的角度讲,这个场景代表着劳拉从受害者变为存活者的契机,但它同时也意味着游戏就此落入了一般动作游戏的俗套与舒适区——射击与爆破——而非展示劳拉的人性一面。

不少观点认为将劳拉·克劳馥设想为一名真实存在的人类乃是一项全新的挑战。尽管卡米拉·卢丁顿(Camilla Luddington)演绎的“重生”劳拉比起前作里情感淡漠但受人热捧的那位劳拉而言,在广度上有所突破,但已难以让许多人生出当初曾有过的那种热情。维坎德在新的《古墓丽影》电影里扮演的劳拉就是如此:昔日的女英豪现在有了朋友、家族史以及冒险活动之外的别样生活。

2018版《古墓丽影:源起之战》剧照

2018版《古墓丽影:源起之战》剧照

过去22年来,劳拉的旅程可以作为游戏产业的一面镜子——从单纯为吸引男青年而打造的商品发展为追求叙事深度与意义的文化创意品。普莱契已不再参与《古墓丽影》系列游戏的开发,但她希望劳拉这个角色在将来能有更多的可能性。“我挺想看一看老去的劳拉是个什么样子,譬如50岁上下,”她说,“我想了解古墓探险式的生活对她造成了何种改变。”

“在游戏里,男性角色的年龄可以根据剧情需要而不断增长,例如《合金装备》里的斯内克(Snake),或《细胞分裂》里的山姆·费舍尔(Sam Fisher),但这种情况在女性角色上不多见。也许可以大力发掘一下母性元素。父亲以及父系角色在游戏里十分常见,但母系角色却没什么亮相机会。作为母亲的劳拉将会为此带来一些有趣的挑战。”

(来源:界面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