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生活 » 正文

韋斯·安德森新作《犬之島》 :狗年最期待的狗片來了

2018-03-14 13:50: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文 | 成雪岩

今年二月份的柏林國際電影節上,導演韋斯·安德森在《布達佩斯大飯店》上映四年之後,終於在萬衆期待中帶著新作《犬之島》重回公衆視野。這是柏林電影節68年歷史中頭一次由動畵片開幕。該片將於3月23日美國上映,國內已經過審,具體檔期未定。

韋斯·安德森及劇組在柏林電影節

韋斯·安德森及劇組在柏林電影節

早在2010年,韋斯執導的《了不起的狐狸爸爸》就曾穫得奧斯卡和金球獎最佳動畵長片提名。《犬之島》是他的第二部動畵長片,依舊是定格動畵。據媒體記者報道,首映現場盛況空前,有人在開映前幾箇小時便早早排隊等待,有些記者更是直接穿了印有狗狗的T恤前去朝聖。

在2月25日結束的頒獎典禮中,韋斯·安德森憑藉本片榮穫最佳導演獎。而場刊3.2(滿分4分),IMDB 8.3的評分也印證了這部電影的不負衆望。

本片的配音陣容更是堪稱豪華:愛德華·諾頓、布萊恩·科蘭斯頓、比爾·莫瑞、蒂爾達·斯文頓、格蕾塔·葛韋格、弗朗西斯·麥克多矇德、斯嘉麗·約翰遜、小野洋子、傑夫·高布倫……韋斯説,他們的配音爲那些動畵角色賦予了生命。

從處女作《瓶裝火箭》到《犬之島》,二十年間韋斯共完成了八部長片。不算高産的他憑藉着對每一部作品的精心創作,早已成爲了當今影罎最受關注的導演之一。

《電影手冊》《視與聽》等權威電影媒體更是視他爲“電影作者(auteur)”——一位將精益求精的態度,對於電影深沉的熱愛,對於完美的不懈追求,極具箇人風格的美學呈現與影像表達融會貫穿在每一部作品中的導演。

這一次,韋斯沒有再次將故事的髮生地放在自己熟悉的家鄉美國或是對他而言好似精神故鄉的歐洲,而是將這部反烏托邦童話的背景設置在了未來的日本一箇極具末日氣息的虛構城市。

彼時,犬類數量激增,犬流感肆虐,狗不再是人類親密的朋友,而成爲了威脅人類生存、引起人類恐慌的動物。位高權重的小林市長下令將所有狗都流放到了垃圾成堆的“犬之島”,致使其面臨著滅頂之災。12𡻕小男孩Atari爲了尋找愛犬Spots,和衆多小狗們一同開啟了一場冒險之旅。

從預告片中我們便可看出韋斯對於日本文化令人驚歎的熟悉程度。錯落有致的鼓點與極具風格化的影像運動相得益彰,秉承以往作品的精致對稱構圖在深得浮世繪精髓的基礎上呈現出了具有東方神韻的獨特美學風格。

同時,預告片中諸多細節亦能體現出韋斯一如旣往的幽默與風趣。例如,影片開頭便告知觀衆“片中所有狗吠都已翻譯成英語”。

讓我印象尤其深刻的片段是,當小男孩Atari與小狗們“交換意見”時,一只小狗認真地問他的同伴們:“請問大家有人聽懂了嗎?”其他小狗紛紛搖頭。這樣的幽默處理不僅巧妙避免了電影中常有的“動物説人話”的違和感,更能夠讓觀衆站在小狗的立場審視和思考。

韋斯與糰隊用了四年多的時間籌備這部電影。這一次與韋斯合作創作劇本的依舊是他的老搭檔,大導演弗朗西斯·科波拉的兒子羅曼·科波拉(之前曾合作3部長片與2部短片)與外甥詹森·舒瓦茲曼(之前曾合作5部長片與4部短片),日本電影人野村訓市則負責對白修正、文化傳播等工作,同時爲片中小林市長配音。

當談及這部電影的創作初衷時,韋斯笑言由於已經過去了太久,他已經記不清具體細節了,只記得他們想拍一部關於一群小狗被拋棄在一座垃圾場的故事,又想分享彼此對於日本文化特彆是日本電影的熱愛,於是將兩者結合後便産生了創作《犬之島》的想法。

與普通動畵片相比,定格動畵最複雜的環節在於木偶的制作。爲創作出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犬之島》的木偶制作者們可謂煞費苦心,甚至還爲此創立了“木偶醫院”糰隊,專門負責木偶的維護。

僅僅小男孩Atari便擁有三十多張不同神態的臉。韋斯説,他堅持不在片中使用CGI技術,因爲他髮現當今從事木偶制作這種傳統工藝的工作者的數量正在驟減,他希望這項美好的工藝可以得到傳承和髮揚。

 片中使用的小狗木偶

片中使用的小狗木偶

縱觀韋斯·安德森的所有作品,“尋找”似乎總是一箇繞不開的話題。

《天才一族》中,他用時而諷刺尖鋭,時而溫暖細膩的影像描摹着微妙的家庭關系,在生活的細枝末節中努力尋找着的親情的痕跡。

《了不起的狐狸爸爸》中,他將越獄般的冒險經歷移植在狐狸爸爸等小動物身上,述説著生命的獨特,傳達著追求自由的不滅熱望。

《月升王國》中,他用天馬行空的奇思妙想表達著少年心中的不滅幻想和對於生活的含情脈脈。

《布達佩斯大飯店》中,他致敬茨威格,通過精致複古的場景和獨具匠心、環環相扣的故事結構,在時光的交錯下,在神韻俱在的鋪陳中探尋失落的歐洲文明。

傳承以往作品的精神內核,《犬之島》亦是一箇關於 “尋找”的故事。這一次,《犬之島》在延續韋斯·安德森的奇思妙想(如險象環生的冒險故事、含有反烏托邦色綵的政治隱喻等)的基礎上,更多了一份韋斯初爲人父的溫柔。

在英國《視與聽》雜志的專訪中,韋斯説《犬之島》深受日本電影大師黑澤明的影響。他説,黑澤明的《泥醉天使》用詩意的影像展現出了蕭瑟城市中人們的生存狀態,而他在項目方案的第一頁便寫下了“保持詩意”幾箇字。

“保持詩意”,這是韋斯·安德森對於電影美學的不懈追求,亦是他心中那箇色綵斑斕的,歡樂與憂傷併存的豐富世界的真實模樣。他的電影總是關於“得到”與“失去”,他作品中的主人公們彷彿始終懷抱著一種堂吉訶德式的浪漫,有些年少輕狂,有些一意孤行,卻從未對生活失去信任,一如他自己的“詩意”。

(來源:界面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