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生活 » 正文

這箇周末,和孩子一起去影院找找童心吧!

2018-03-13 10:09: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前天去看了一部新片的提前點映,走出影廳後,壹哥首先想起的,是朋友曾經講過的一段回憶——

小時候家里條件一般,父親偶爾會帶他去下館子。他沒看到點菜也沒看到付錢,看到的,就只是一盤接著一盤的菜被端上來。滿滿一大桌,豐盛極了。

每每提及,他的眼中都透出光亮。

在幼童的世界里,這就是變魔術般的奇妙吧。

還有一箇更貼切的詞兒形容,叫做童心。

沒錯,今兒要聊的這部新片,便完美詮釋了,何爲童心

本周五內地公映,2018壹哥看的第一部滿分動畵電影——

《大壞狐狸的故事》

先跑題贊一句譯名,沒給翻成什麽“森林總動員”或者“瘋狂動物農場”之類的傻不拉幾。

至於觀看《大壞狐狸的故事》的整箇過程,該怎麽,更形象地形容呢?盜用我們膠片老師評價本片導演本傑明·雷內同樣優秀的前作,《艾特熊與賽娜鼠》的一句短評吧:

“小學一年級暑假爸媽去上班一箇人在家看電視恰巧播到了一箇動畵片就一直沒轉過台直到字幕全部結束的感覺。”

沒錯!就是這種,讓人完全忘記年紀煩惱和壓力,只想賣萌高呼“敲開心”的感覺!

也就是所謂的,童心回歸吧。

其實壹哥懷疑,很多人對童心存在誤解。

簡單不等於童心,朴素不等於童心,單純亦不等於童心。

童心,是用孩童般開心、友善、天馬行空的角度看世界

是不曾受過任何污染且有著旺盛生命力的精神源泉,

是相信世界上所有事物體內,都住著一箇真實存在的靈魂。

而細説起來,法國電影,一直都堪稱童心的代言人。

應該沒有異議吧。

壹哥這箇門外漢甚至覺得,法語這門語言單從聽覺上就自帶萌點。

快速舉兩箇例子:《天使愛美麗》中的一幕,艾米莉給車站的乞丐遞過一些零錢,

乞丐:哦不,謝謝,星期天我不工作。

《蝴蝶》中的爺孫對話,麗莎問老爺爺,

“你還沒告訴我你的名字是什麽?”

“朱利安。”

“聽起來好老。”

“你以爲麗莎聽起來就很年輕嗎?!”

換言之,與年齡無關:越開心,越童心。

《大壞狐狸的故事》中所展現出的童心,即是如此。

最直觀的,精致的手繪水綵風,完全不同於好萊塢工業動畵的稜角分明,簡單勾勒的形象經過渲染躍然銀幕,從整體風格到具體角色,處處都透出一股稚氣十足的蠢萌氣息,

一同看片的朋友説得好,“像是看到一張全是由棉花醣做成的沙髮床,一眼望見,便想毫無戒心地把自己整箇人丟進去。”

電影以一箇動物劇糰演出的形式,分爲工整的三幕,講述了三箇髮生在動物農場的故事—— 第一箇故事,“三箇奶爸一箇娃”。

偷懶的送子鶴,將護送嬰兒的任務丟給了豬鴨兔三人組,

他們善良且熱心腸,笨鴨蠢兔渾身都是熱情,卻總是好心辦壞事,

靠譜豬則負責四處救火,同時還負責…各種倒黴,

三人在護送途中誤打誤撞地經歷各種烏龍,湊齊了海陸空全套,

中間甚至還偶遇了一只來自中國的眼鏡猴!

更“嚇人”的是,這只一心想回祖國的猴子,竟然開口就説普通話!

或許還是壹哥在所有外國電影中聽到的最字正腔圓的普通話。

不過壹哥之前從不知道,眼鏡猴這種生物是我們祖國的特産,也是漲姿勢了。

第二箇故事,“了不起的狐狸媽媽”。

其實原本的名字就是電影名——“大壞狐狸的故事”,但要概括的話,上面那箇壹哥自創的名字也可以説是非常貼切了。

這也是三箇故事中,壹哥最喜歡的。

皆因這只旣不大也不壞的“小好狐狸”,實在是太讓人有代入感了。

天天憋着來農場喫鷄,但無論實力還是氣場,都被戰斗力爆表的母鷄媽媽秒殺。

被損友老狼指點,偷出鷄蛋併孵出小鷄,養大養肥了然後食之——話説這樣的無釐頭情節也就是會髮生在動畵電影里了。

不出所料的,壞不起來的狐狸,反而入戲太深地做起了“鷄媽媽”。

這里通過反差制造的笑料,讓壹哥現在想起來還是好笑——

好容易鼓起勇氣的狐狸終於露出了“大壞狐狸”該有的兇相,

沒想到三只小鷄仔的第一反應竟然是:媽媽是大壞狐狸?那我們也是大壞狐狸!

三只誓要去喫小鷄仔的…小鷄仔,就這樣誕生了。

彆看劇照敲萌(壹哥真的是不會好好説話了…),

這三只小鷄仔,可是絶對的狠角色嘞!

而這只直到最後才總算找到自己真正位置的“大壞狐狸”,

細想之下也有不少紮心之處,特彆是損友老狼動了殺心後説出的那句——

本是要喫掉這些小鷄仔,你又不忍心。所以現在的你,旣無法喫掉他們,也無法拯救他們,因爲你是一只“大壞狐狸”。

同樣的無奈,在我們的生活中也有:

生來本可以“小而好”,就因爲是狐狸而非綿羊,就必鬚落得只有“大而壞”這一種活法,這種事還少麽?

不止是“大壞狐狸”,片中的其他角色也都有著對生活的映照——

笨鴨蠢兔熱情大過天,雖然總是闖禍,有時卻也能帶來不按常理出牌的驚喜;

看門狗則是典型抱著鐵飯碗,偷懶敷衍且不思進取的不作爲;

靠譜豬也是每箇糰隊中都必存在的那箇任勞任怨操心一切的老好人;

至於戰斗力爆表的母鷄媽媽們,和她們成立的那箇“狐狸絶殺俱樂部”一起,簡直就是生活中“爲母則剛”的堅強女性寫照。

來説最後一箇故事,“聖誕老人真的存在?”

平安夜這天,天真的笨鴨蠢兔誤以爲自己殺了聖誕老人,於是他們不出所料地拉上了靠譜豬,一場拯救聖誕節的大行動開始了……

當然,一場妙趣橫生的冒險之後,結局肯定還是溫馨有愛的糰圓,

甚至還來了一次模仿《E.T.》的經典致敬。

應該説,《大壞狐狸的故事》是對導演前作、提名當年奧斯卡最佳動畵長片的《艾特熊與賽娜鼠》的完美繼承——

同改編自繪本,清新的畵風,治愈的主題,動人的情感。

總之就是,各種萌趣,各種有愛。

以及壹哥最有感觸也想在最後重點強調的,或許也是獨屬於法國動畵的——

那種點到即止,妙到毫巔的細節創造力。

點到即止,是這些細節大都和主線併無關系,屬於包袱剛響即鳴金收兵的見好就收;

妙到毫巔,則是很多梗盡管一閃而過,但獨屬於法國人的幽默感,與瞬間的爆髮力又足以讓人久久難忘。

説白了,是喜劇創作中頗爲考驗功力的,所謂分寸感。

《艾特熊與賽娜鼠》中的一箇細節,壹哥至今想起還是能笑出聲:

醣果熊開了間醣果店,醣果熊的老婆在店對面開了間牙科診所,夫妻倆一箇立志喫壞所有人的牙齒,一箇要賺盡喫壞牙齒人的錢……

在《大壞狐狸的故事》中,同樣不乏這樣令人捧腹的瞬間——

第一箇故事,那只眼鏡猴説中文已經夠意外了,沒想到下一刻,平時呆呆的蠢兔竟然也開口説起了中文!

説完還不忘cue下其他人:你們不會説嗎?

第二箇故事,三只一心想喫鷄的小鷄仔,貼心地給“狐狸媽媽”送來一只雛鷄,還張口就是很有禮貌的“夫人您好”。

簡直是不能更可愛了。

第三箇故事,眼尖的壹哥看到了一閃而過的龍貓!

同時,斗牛犬大佬對女兒所有百依百順的地方,小到一箇瞬間的表情,都讓壹哥會心一笑。

而作爲一部拍給孩子看的動畵電影,《大壞狐狸的故事》看似鬆散的三幕式結構,其實亦通過相似的情感主題,

豬鴨兔三人組爲了素不相識的孩子而甘願冒各種險,“大壞狐狸”爲了小鷄仔而不惜與老狼搏斗,斗牛犬大佬爲了親愛的女兒而選擇放三人組一馬。

這三箇故事,都在講着一箇共同的主題——

最純真最弱小的孩子,卻具有最強大最具感染力的情感力量。

還沒做爸媽的壹哥,也不禁感慨:算是理解了,爲什麽父母會爲了孩子,能如此奮不顧身了。

現在距離影片3月16日的內地公映,還有三天。

對於這部穫得2017法國電影凱撒獎最佳動畵片、法國盧米埃電影節最佳動畵片,入圍奧斯卡動畵初選名單、美國動畵安妮獎四項提名等諸多獎項的熱門動畵電影,壹哥只有最後一句話了——

你們猜那箇説着字正腔圓普通話的眼鏡猴,最後回到祖國了嗎?

(來源:壹條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