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生活 » 正文

《海勒斯和水神》因顯色情被移出英國畵廊 接著會輪到畢加索嗎?

2018-02-05 11:22: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海勒斯和水神》的確不是名家大作。但如果它都被移出了畵廊,下一步會不會輪到提香和畢加索的裸體畵?

“從道德角度來看,藝術創造力從來都不是純潔無暇的。”約翰·威廉·沃特豪斯的《海勒斯和水神》。

“從道德角度來看,藝術創造力從來都不是純潔無暇的。”約翰·威廉·沃特豪斯的《海勒斯和水神》。

曼徹斯特藝術畵廊表示,他們已將約翰·威廉·沃特豪斯(JW Waterhouse)創作於1896年的畵作《海勒斯和水神》(Hylas and the Nymphs)移出了展覽區。據畵廊介紹,此舉目的是“爲了推進對話”。不過,他們所謂的對話只關乎一件事:博物館應該以政治觀點爲標准來審核藝術品嗎?

如果你還相信人類社會的進步,那麽問題的答案就應該只有一箇。

將《海勒斯和水神》撤下併非什麽趣聞。相反,這一愚蠢之舉終將被釘上歷史的恥辱柱。英國《1988年地方政府法案》“第28條”(Section 28)反對媒體、學校等機構對同性戀進行正面宣傳。而在1960年,當局也曾經因爲企鵝出版集糰出版《查泰萊夫人的情人》(Lady Chatterley's Lover)對其提起訴訟。在這樣的環境下,一套審查制度應運而生。

這群清教徒腦子中想象的美好無瑕的烏托邦世界,是一箇倒退六十多年、重回壓抑和僞善的年代。不管你喜不喜歡,性表達自由都是現代社會偉大自由的重要組成部分。即便是年紀很大的維多利亞時代怪人,也有權利用朦朧隱晦的筆法畵出古希臘神話中的美麗女子。

《海勒斯和水神》的確併非名家大作。且在我(指英國藝術評論家Jonathan Jone)看來,畵家用稍顯色情的方式表現希臘神話,手法堪稱愚蠢。如果我們就站在這幅畵面前,我會對它指指點點。我們會一邊欣賞一邊交流,甚至還可能産生爭執。可是現在,曼徹斯特藝術畵廊將其撤下了,我們再也不可能站在這幅畵前面評點一二了,人類文明也突然間如墳墓一般寂靜。

《黛安娜和阿克泰翁》

《黛安娜和阿克泰翁》

相比一些真正偉大的藝術品而言,《海勒斯和水神》只是稍顯色情而已。如果按照同樣的標准處理,我們應該立即將大量傑作從英國各大畵廊和美術館中撤下。委拉茲開斯(Velázquez)的《鏡前的維納斯》(Rokeby Venus)不應該出現在國家美術館,因爲畵中柔軟光滑的裸體透露出肉欲,會讓人們覺得不適。提香的《黛安娜和阿克泰翁》(Diana and Actaeon)也應該撤下,因爲畵中清晰地展現了女性的肉體。另外,倫敦泰特現代美術館(Tate Modern)或許也必鬚取消即將舉辦的畢加索畵展,因爲展覽中肯定有不少尺度令人震驚的色情畵面。

從道德角度來看,藝術創造力從來都不是純潔無暇的。在上世紀九十年代,藝術家有意打造出很多令人震驚的作品。人們在造訪美術館時能看到殺人犯邁拉·希德莉(Myra Hindley)的肖像畵、原生態的床以及納粹玩具等作品,併在適度的震驚中有所收穫。如今一切都變了,人們居然會因爲一箇多世紀之前的油畵而感到驚駭。我對這種獨裁主義的做法沒有絲毫敬意,這只是壓迫自由的幽靈披上了新的外衣罷了。如果我們被這種僞裝所欺騙,那麽人類社會的自由價值將一去不返。

(來源:界面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