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生活 » 正文

這里是奧斯曼王朝的舊都,你愛喫的Kebab也在此誕生

2018-01-13 11:11: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當有人告訴我,晚飯前可能沒時間休整,而且晚飯是和本地政府官員一起喫烤肉(kebab)時,我 心中很是不快。這也難怪,我今天從伊斯坦布爾一路到此,已經在大巴里呆了四箇小時,幾乎沒喝水。更何況過去的三天里,我已經被招待太多肉了。

然而,烤肉一端上來,我不禁口舌生津,鬱悶情緒一掃而空。倫敦常見的那些烤肉都又干又柴,咬下去感覺像橡膠,在很多其他大都市也是一樣。而這里的烤肉,汁水豐盈,被切成薄片,放在新鮮出爐併在肉汁里浸透的皮塔餅上(而不是超市里可怕的冷凍皮塔餅),再佐以洋蔥碎、自制痠奶、辣椒粉、腌無花果干碎。而且,好像怕這道菜還不夠誘人,侍者會在你面前往烤肉上倒融化的黃油,簡直是香氣撲鼻。我幾乎在瞬間就光了盤,連本地特色的甜掉牙紅莓汁都沒怎麽顧得上喝。這時候要有一盃酒就好了,我想。可惜土耳其雖然産不少好酒,但它的政府似乎羞於宣傳這一點。

 布爾薩的Kebab和你在其他城市看到的完全不同 資料圖

布爾薩的Kebab和你在其他城市看到的完全不同 資料圖

人們普遍相信,土耳其烤肉是十九世紀時,在此處,也就是布爾薩(Bursa),被一箇烤肉師傅Iskender Efendi髮明的。當時他嚐試把羊肉放在一根旋轉的豎直金屬棒上,和火平行著烤。而布爾薩的文化和歷史底蘊,遠比土耳其烤肉的髮祥地來得更深厚。

2005年的Akcalar Aktopraklik遺址的考古髮現將布爾薩的文明史追遡到了公元前8500年。公元前4世紀開始,布爾薩是比提尼亞的一部分,曾落入波斯手中,公元前74年被羅馬吞併,之後又被拜佔庭統治。1326年,布爾薩陷落於初創的奧斯曼土耳其,4月6日,布爾薩被“移交”給奧斯曼一世蘇丹之子奧爾罕,成爲奧斯曼王朝的首都,也是奧斯曼土耳其的第一座首都。

這漫長的文明史如今尚在布爾薩留下了不少遺跡。在烤肉盛宴的第二天,我去了烏魯達山腳下的Cumalıkızık 村。烏魯達山是一箇受歡迎的旅遊勝地,許多人去那里滑雪或徒步,纜車可以將旅行者帶到1475米的高處。而在Cumalıkızık 村,蜿蜒的彈石路巷道兩側都是保存完好的奧斯曼土耳其時期建築。這些房捨大都由木材、紅磚、碎石塊建成,大多數都是三層小樓。頂樓的窗戶飾以鵰花,向外凸出。大門上的門把手和門輔首均以鑄鐵制成。當我走入這些房屋時,必鬚得彎下腰來,因爲房屋的天花板都很低,尤其是在上層。

 一處奧斯曼時期的舊宅 圖 Samuel Gao

一處奧斯曼時期的舊宅 圖 Samuel Gao

當地村民,主要是老人和女人,主要以向遊客售賣當地産水果、手織圍巾和粗制濫造的小玩意爲生。雖然淘貨體驗不怎麽樣,但對我來説,能親眼看見奧斯曼時期的完好無損的村落很長見識。

另一處比較完整的歷史建築遺跡是距離布爾薩50英里的伊茲尼克城牆。這處城牆最早建於羅馬皇帝維斯帕和提圖斯時期。時至今日,某些拱門上方還留著當年刻下的拉丁語。在公元123年,一次地震爲時稱尼西亞的伊茲尼克帶來嚴重破壞後,羅馬皇帝哈德良到訪當地,併主持重建城牆。如今,這里也不僅僅是箇供人拍照的旅遊景點,當地大學和研究機構依然在此處開展城牆修複工作。

 夕陽下的伊茲尼克城牆 Samuel Gao 圖

夕陽下的伊茲尼克城牆 Samuel Gao 圖

蔘觀伊茲尼克城中心的聖索菲亞(Hagia Sophia,來源於希臘語,意爲聖潔的智慧)時,我爲它的名字感到迷惑。這座建築由羅馬皇帝查士丁尼一世於公元6世紀所建,不僅與君士坦丁堡的聖索菲亞大教堂同名,也以它爲模版設計。公元787年,教宗哈德良一世在此召開第二次尼西亞公會議,下令終止聖像破壞運動。

 伊茲尼克的聖索菲亞 資料圖

伊茲尼克的聖索菲亞 資料圖

1337年,由於落入奧斯曼土耳其之手,這座教堂成爲了清真寺,1935年凱末爾革命後變爲博物館。直到2011年,它又被恢複成一座清真寺。不過,每年因尼西亞會議而來朝聖的天主教徒們併未被禁止在此聚會,至少導遊是這樣告訴你的。

基本上,你在土耳其所有清真寺上看到的迷人的馬賽克瓷磚都産自伊茲尼克的土窯。伊茲尼克的制陶業開始與15世紀下半葉,在到中國青花瓷的影響和啟髮下,伊茲尼克的陶器逐漸髮展出了自己的花草樣式和抽象紋樣,主要有兩種顔色——青緑色和珊瑚紅。然而,到了17世紀,隨著貿易的衰落,當地制陶業也衰落了,直到三箇世紀以後的今天,當地手工藝人才複興了這門技術。可惜,由於 行程匆匆,我沒法和這些匠人多聊兩句。

來土耳其的遊客都不會錯過每箇城市的巴紮。不過,雖然布爾薩的巴紮還保留著原樣,我還是覺得貨攤本身沒什麽意思,當然,賣無花果和桃子這樣的本地鮮果鋪子除外。正打算走的時候,一家店窗口的木偶吸引了我。這家店的店主是一位老人和他兒子,交談中,我得知他是專業的土耳其皮影戲“Karagöz和Hacivat”的表演者。這部劇以兩位主角的名字命名,Karagöz在土耳其語中意爲“黑眼”,代表目不識丁但説話直接的大衆,而Hacivat,意爲朝聖者İvaz,是受教育階層中的一員,説奧斯曼土耳其文縐縐的官話。兩箇角色互爲映襯,劇中充滿了搞笑段子。

 Karagöz和Hacivat 資料圖

Karagöz和Hacivat 資料圖

像其他文化中的皮影戲一樣,這部劇要求演員能説能唱,模仿不同的嗓音和聲音,還要會説一些即興笑話。好心的店主人爲我和同伴們演了一小段,雖然我完全不懂土耳其語,但他的技巧和表演仍深深感染了我。第二天,我在當地博物館里又看了一場皮影戲表演,但演出中以糟糕的音樂録音代替了本應由藝人模仿的樂器聲,遠不如這場巴紮中的表演。

 店主深藏不露 Samuel Gao 圖

店主深藏不露 Samuel Gao 圖

伊茲尼克湖在柔和的陽光中呈現中一片可愛的緑鬆石色,湖邊的4世紀羅馬時期巴西利卡遺址更顯迷人。在這里你也許會記起那些紛繁的歷史,也許心中一片明淨,無論如何,我感謝那些將這些保留下來,讓我們得以享受和欣賞這一切的人。

(來源:澎湃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