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生活 » 正文

韓國人爲何熱衷於改編《西遊記》

2018-01-12 11:25: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最近,取材於中國古典小説《西遊記》的韓國奇幻愛情喜劇《花遊記》在tvN播出,劇本的角色設定可能會讓不少中國觀衆大跌眼鏡,在這部劇中,齊天大聖孫悟空與三藏法師談起了戀愛。

作爲中國古典小説中的最大IP,《西遊記》在全世界都不乏粉絲,但韓國人似乎對此尤其熱衷,影視産業隔三差五就要改編一下。前些年的綜藝節目《新西遊記》也是大受歡迎,到今年已經制作了四季。韓國人爲何熱衷改編《西遊記》?《西遊記》在韓國的傳播和接受情況如何?

韓劇《花遊記》海報

韓劇《花遊記》海報

《西遊記》東傳

由於地緣環境的影響,朝鮮半島文學到19世紀末葉爲止都處於中國文學的影響之下。在15世紀中葉朝鮮文字創制之前,將近1500年的漫長𡻕月中,漢字和漢文都是朝鮮半島唯一的書寫系統。這種現象,即便在整箇東亞文化圈中都是絶無僅有的。也正因如此,在很長一段時間中,中國的古典文學作品無需經過翻譯便可爲當時朝鮮半島的讀書人消化。

通常認爲,中國明代長篇通俗小説《西遊記》是在高麗王朝(918-1392)末期開始傳入朝鮮半島的。例如在當時流行的漢語教科書《朴通事》中已收録了元代《西遊記平話》的部分內容《車遲國斗聖》。《朴通事》編修的年代是1347年,據此可知《西遊記》最晚在高麗末期已經傳入韓國。

元代《西遊記平話》如今通常被認爲是後來吳承恩所著《西遊記》的母本,但原書不幸已經佚失,只有《夢斬涇河龍》的主要內容在《永樂大典》中有所記載,其餘內容無從得知。《朴通事》原文收録了《車遲國斗聖》,因此也就爲研究《西遊記》的早期故事形態提供了一手材料。

《西遊記》講述的是唐三藏師徒一行到西天求取佛經的故事。而高麗王朝尊崇佛教,“麗政甚仁,好佛戒殺,故非國王相臣,不食羊豕,亦不善屠宰”(《高麗圖經》),各處修塔建寺,併且産生了現今韓國的國寶《高麗大藏經》。《西遊記》在此時傳入或許有其時代背景。

高麗時期,木制觀世音菩薩坐像。現藏於首爾國立博物館。

高麗時期,木制觀世音菩薩坐像。現藏於首爾國立博物館。

如今韓國方面可以確定的百回本《西遊記》最早傳入的文獻記載見於朝鮮文人許筠(1569-1618)的《惺所覆瓿稿》第13捲《西遊記跋》:

餘得戲家説數十種……有西遊記雲。出於宗藩,即玄奘取經記而衍之者。其事蓋略見於釋譜及神僧傳,在疑信之間。而今其書特假修鍊之旨,如猴王坐禪,即鍊己也,老祖宮偷丹,即吞珠也。大鬧天宮,即鍊念也,侍師西行,即搬運何車也,火炎山紅孩,即火侯也,黑水河通天河,即退符侯也。至西而東,還即西虎交東龍也,一日而回西天十萬路,即攢簇周天數於一時也。雖離支漫衍,其辭不爲莊語,種種皆假丹訣而立言也,固不可廢哉!

《西遊記》傳入朝鮮半島後,引起了文人階層的極大興趣。洪萬宗的《旬五志》、瀋縡的《鬆泉筆譚》、李圭景的《小説辯證説》等書中都有關於《西遊記》的內容。他們甚至專門收集了《西遊記》中難以理解的白話詞滙和句子,先以手抄本的形式編成《西遊記語解》,後以刻本出版,風靡一時。

現在可知最早的韓語手抄本《西遊記》是溫陽鄭氏(1725-1799)於1786年至1790年間手寫《玉鴛再合奇緣》中第15捲的封面內側所記載的書目。除此以外,洪一福(1794-1859)《第一奇諺》的翻譯本序文中也提到了朝鮮後期流行的代表性中國小説之一《西遊記》。

《西遊記》的韓語翻譯

《西遊記》在國內的傳播和影響,自然不用多説,1949年後僅人民文學出版社就印了近300萬部,其他翻印本、刪節本不勝枚舉,影響力正如魯迅所言:“承恩本善於滑稽,他講妖怪的喜怒哀樂都近於人情,所以人人都喜歡看。”

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西遊記》是在中國最爲暢銷的版本

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西遊記》是在中國最爲暢銷的版本

盡管朝鮮半島是《西遊記》最早傳入的地區,但第一箇外文譯本卻是日本人的貢獻。日本小説家西田維則以國木山人爲筆名從1758年著手翻譯《通俗西遊記》,直到1831年才正式完成,前後歷經三代人74年的努力。

《西遊記》的韓語全譯本則出現得較晚,這和當地語言髮展的特殊性有關。要知道,盡管漢字傳入朝鮮半島更早,但他們併不像日本人那樣早早創制了自己的文字,而是在鑽研漢文化的道路上精益求精。甚至在15世紀朝鮮文字被創制之初的一段時間里,受到了一些士大夫的反對,因爲“我朝自祖宗以來,至誠事大,一遵華制。今當同文同軌之時,創作諺文,有駭觀聽”(《朝鮮王朝實録》)。 當然,在價值觀已經改變了的現代朝鮮半島人看來,當時對漢文學的追崇和重視顯得缺乏民族自主意識。但在相當長的一段歷史時期內,朝鮮半島漢文學水准之高,不僅受到中國方面的肯定,而且令他們深感自豪。

這種態度直到19世紀末葉大清帝國在甲午戰敗前後才轉變。漢字在東亞文化圈的地位悄然改變,朝鮮半島上的民族意識也伴隨世界潮流覺醒,文字作爲民族主體性的象徵開始受到空前重視。

二戰結束後,由於經歷過日本殖民統治、戰後韓國自身的文化政策等原因,從平民大衆到知識分子對漢文化的掌握程度都大不如前,已經不可能做到直接消化中國古典文學作品。於是,以韓語注釋、翻譯和解説中國傳統文學的作品才應運而生。

目前已知的韓語譯本《西遊記》主要有以下幾種:1、具永韓,民音社1966年版;2、金光洲,正音社1967年版;3、禹玄民,瑞文堂1975年版;4、金光洲、金浩城,明文堂1983年版;5、同伴人,1993年版;6、安義運,三星出版社1994年版;7、任弘彬,文學及知性社,2003年版。

但從嚴格的學術意義上講,真正的韓語全譯本只有任弘彬翻譯的。首先,民音社、正音社、瑞文堂、明文堂所出版的《西遊記》在版本上沒有做過梳理和調查,而且有些翻譯作品對原作的詩歌或細節描寫做了部分刪節,故而稱其爲全譯本不妥。“同伴人”出版的作品則是中國延邊大學的朝鮮族教授們集體翻譯之後,又經修改成韓語出版的,所以也併非韓國的翻譯成果。三星出版社出版的譯本情況同樣如此,譯者安義運是北京外文出版社的朝鮮族翻譯者。

直到2003 年,任弘彬翻譯的《西遊記》問世才算是完全由韓國人獨立完成的全譯本成果。譯者任弘彬在序文中表示,他的翻譯是以明世宗時,即1587年前後金陵世德堂版本爲底本,併與明代李卓吾的《批評西遊記》和清代六箇版本相互蔘校。

除了全譯本之外,《西遊記》在韓國的精讀本、童話本和漫畵作品也是層出不窮。不僅如此,韓國大學生中以《西遊記》爲研究對象的碩、博士論文亦不在少數。

《魔法千字文》:韓國小學漢字課

藉助大量譯本和動漫等大衆文化的傳播,也就不難理解爲何《西遊記》在韓國的群衆基礎會如此堅實,乃至成爲韓國小學生們學習漢字的得力助手。

《魔法千字文》最初是一部由《西遊記》改編而來的漢字學習漫畵。漫畵試圖用講故事的方式讓孩子自然地學習漢字,自2003年11月第一捲問世以來,迅速在韓國兒童中間流行開來。

故事的主人公是花果山猴王孫悟空。某一天,大魔王的手下混世魔王爲了使三千年前被封印在千字文石碑中的大魔王複活,闖入花果山尋找散落人間的千字文碎石碑,打傷了花果山的猴子們。孫悟空見識到了漢字魔法力量,他爲了守護花果山,決定與混世魔王決斗,併通過學習漢字魔法而變得強大。他進入道術島,拜麥道師爲師,和三藏、玉童子等好朋友一起學習漢字魔法。後來,爲了拯救中了大魔王漢字魔法的三藏,併阻止大魔王的複活,悟空和他的小夥伴們上天入地,展開了驚險刺激的冒險歷程。

該漫畵2004年被三星經濟研究所(SERI)評爲“2004年十大暢銷商品”,還被推薦爲青少年優秀讀物,穫得了文化觀光部的文化産業振興基金,併被授予韓國刊行物倫理委員會教育産業大賞等獎項。隨後相繼推出了音樂劇、掌機遊戲、電影、動畵、電視劇等衍生産品,併與好麗友、樂天公司合作生産兒童食品,成爲韓國出版界一源多用以及寓教於樂型出版物的典範。

奇幻的魔法效果和冒險題材使《魔法千字文》大受小朋友們的歡迎

奇幻的魔法效果和冒險題材使《魔法千字文》大受小朋友們的歡迎

需要説明的是,動漫《魔法千字文》只吸收了《西遊記》中的角色素材,講述了孫悟空、三藏等人學習漢字魔法、與惡勢力作斗爭的探險故事,其大穫成功的原因主要在於突出韓民族特色的本土化改編。

譬如,《西遊記》的主要內容是講唐僧師徒一行去西天取經,途中歷經八十一次磨難。而《魔法千字文》講的則是孫悟空與他的夥伴們一起學習漢字魔法,收集千字文碎塊去阻止大魔王的複活。

此外,韓語中有平語和敬語之分,朋友之間或者對晚輩可用平語,對待長輩或者陌生人則需用敬語,否則就是不禮貌、不尊重人的表現。動漫中的孫悟空一開始併不會用敬語,而是用平語跟所有人説話。但當他想拜麥道師爲師的時候,麥道師以説敬語爲條件收他爲徒。這不僅體現出韓語特色,也從側面展現出韓國社會尊師重教的思維方式和文化傳統。

又比如角色設置上,《魔法千字文》中的三藏是一箇旣善良又愛學習的姑娘,而豬八戒作爲豬島上守護魔法千字牌的老爺爺只出現了一集,孫悟空的武器金箍棒也被改成了能寫漢字、會説話的如意筆等等。

衆所周知,韓國和日本一樣同屬漢字文化圈。韓語是一種表音文字,其中有一半以上的漢字詞。古代朝鮮半島吸收了來自中國的文字和文化,當時的很多公文等都是用漢字記載,漢字教育也源遠流長。1446年韓國世宗大王頒布《訓民正音》後,韓文的使用逐漸得到普及,但漢字在韓國人的日常生活中仍佔據著重要地位。到了近代,由於現代民族國家觀念意識不斷增強等原因,韓國的文字政策糾結多變,在韓文專用、韓漢混用、添加漢字等政策之間徘徊不定。由此造成整箇社會對漢字認知的混亂。

《訓民正音》,意爲“教百姓以正確字音”。直到15世紀,朝鮮半島才創造了適合標記韓語語音的文字體系

《訓民正音》,意爲“教百姓以正確字音”。直到15世紀,朝鮮半島才創造了適合標記韓語語音的文字體系

如今,韓國人越髮意識到漢字對於韓語以及韓民族文明持續髮展的重要意義。另一方面,中國不斷提高的綜合國力和國際地位也使得韓國颳起了持續不斷的“漢語熱”。於是,各種兒童漢字學習出版物應運而生併廣受歡迎。《魔法千字文》的熱賣即體現了這一點。

《魔法千字文》自出版以來穫得了韓國教育界與出版界的一致好評。作爲寓教於樂的成功案例,不僅衍生出動畵片、電影,而且還與日本合作制作了日本版的漢字學習動畵《太極千字文》。

《太極千字文》是由日本東映動畵與韓國國營廣播公司KBS共同制作的TV動畵,受到教育界的極大好評

《太極千字文》是由日本東映動畵與韓國國營廣播公司KBS共同制作的TV動畵,受到教育界的極大好評

前些年,網絡上曾流傳過一陣《西遊記》“被韓國”的鬧劇。起因是有新聞報道説,經過韓國學者長期不懈的論證,確認西遊神話故事的起源是韓國無疑,結果馬上引起中國網友們大規模的譴責口水。然而隨後即被證明這是一則子虛烏有的假新聞。

謾駡不能代替思考。其實比起髮明權的爭奪,如何使經典的傳統文化在現代社會中創造性髮展,韓國人的實踐著實值得我們借鑒。

(來源:澎湃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