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生活 » 正文

亞太日報獨家 | 走進珍禽秘境:丹頂鶴傳奇

2018-01-10 11:59:07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作者:杜新

2018年初,筆者赴江蘇揚州,在鶴鄉鹽城追尋到丹頂鶴的芳蹤,感念於“丹頂鶴女孩”那動人的故事……

一、愛的傳奇

倘若一段生命早已成傳奇,但它依然如寒冬之臘梅照亮著你,讓你更加向往生命的剔透與絢麗,那麽,你或許也會不由地去追尋它。於是在2018年元旦後次日,筆者背著行囊,下飛機、換動車,再上揚州鳥會朋友的越野車,直奔鶴鄉鹽城。

這是關於一段美麗女孩人生的傳奇,這是一段關於我們這箇民族有著特定文化含義的吉祥鳥的傳奇。

在車上,聽著揚州鳥友丁老師輕輕哼起丹頂鶴女孩的歌麴,清晨冷冷雪花中,傳奇爲什麽總是這樣淒美!

丹頂鶴曾在世界上只剩下三大種群,只有中國的紮龍種群艱難保持自然遷徙,但已岌岌可危。在主人翁的父親徐鐵林成爲紮龍第一代護鶴人、1975年黑龍江省級自然保護區成籌辦之時,丹頂鶴總數僅140只左右。

是生命的奇緣嗎?1986年,專爲鶴類越冬地組建的保護區在鹽城成立,剛從東北林業大學進修結束到紮龍的美麗女孩徐秀娟應邀前來工作。女孩懷揣着3枚丹頂鶴蛋就出髮了。她一路用體溫小心暖着鳥蛋,奔波了3天3夜,終於來到黃海之濱。

要知道在當時丹頂鶴人工孵化還屬世界前沿課題,即使在親鶴的羽翼下,溫度稍有變化,也會胎死殼中。或許已經很難還原那段傳奇的生命密碼,但是,世界首次在越冬地人工孵化成功的傳奇,就在鹽城、在美麗女孩的手下誕生了。專家含淚説,奇跡源於愛!

徐秀娟飼養幼鶴的成活率達到100%,這又是一箇生命奇跡。

是人生無常嗎?爲了找尋走失的幼鳥,這箇美麗女孩不幸在沼澤里與鶴永彆,終年23𡻕。祖國和人民以追認中國環保戰線第一位烈士的方式銘記她。

(圖片來自新華網)

奇緣再續。美麗女孩的弟弟叫徐建峰。1997年,退伍轉業的小夥子放棄了城里大型國企的工作,回到紮龍,接過姐姐的接力棒,從2006年至2012年救護各種珍禽上百只,開展丹頂鶴野外散養籠養繁殖的研究,育雛成活率達90%以上,再創奇跡。

丹頂鶴是我們這箇星球最爲美麗的生命之一。但是,一箇自然物種的延續,真的需要那麽多的生命付出嗎?爲野化丹頂鶴建立穩定的散養繁殖丹頂鶴種群而多次立功受獎的徐建峰,在2014年4月18日這天早上,由於過度疲勞致使摩托車失控,在保護區不幸殉職。

(圖片來自新華網)

愛,併沒有終止。徐卓,是徐建峰的女兒。在整理父親的遺物時髮現了工作日記,密密麻麻工工整整記録着父親所有的工作,一天也沒落下,戛然而止在生命消失的那一天。

(圖片來自新華網)

突如其來的淵源叫緣分,而每一種奇緣其實都有著特定的生命基因。徐卓的心願是讓父親的日記延續下去,這樣,父親就像一直就在她身邊,從未離開。

出生於1993年、畢業於東北林業大學野生動物資源學院、所學專業爲野生動物與自然保護區管理的又一位美麗女孩徐卓,現工作於紮龍保護區鶴類監測中心,負責陸生動物疫源疫病監測和鳥類資源監測。

(圖片來自新華網)

鶴寶寶:你們可知,爲了延續丹頂鶴物種的生命,徐家有多麽巨大的付出!圖爲筆者在紮龍拍到的丹頂鶴寶寶,它們出生只有5天,卻在萌萌相視,愛意盈盈。

無私忘我乃至勇於犧牲,其精神激勵了更多的後來人——這樣的人,在中國被視爲英雄;徐家三代四人,就是這樣的英雄!

高坡上,成群結隊的丹頂鶴在遠眺,詩和遠方,就是鹽城。

二、仙鶴史話

世界上很少能有一種珍禽文化,像丹頂鶴文化這樣,綿延3000多年,影響著一箇多達十多億人口的國度。

在中國傳統文化中,丹頂鶴,被視爲長壽,吉祥和高雅,被稱爲“仙鶴”。 “鶴鳴於九皋,聲聞於野”便是仙風道骨、令人回腸蕩氣的傳神描述。

在世界璀璨的珍禽文化中,中華民族在語言文字、文學藝術、哲學宗教、民俗、體育等多箇文化領域,創造了燦爛的鶴文化,生生不息。

在中國古代,無論帝王君主抑或平民百姓,都對丹頂鶴珍愛之至。皇帝把鶴作爲祥瑞之象。唐武帝把苑囿中養的鶴稱之爲“九皋處士”。

一品文官補服上繡着丹頂鶴圖案,那是彰顯政簡清廉。大臣們用鶴表示氣節。《宋史•趙 傳》記載:“鐵面禦史”趙赴成都爲官時,僅攜帶一張琴一只鶴。一琴一鶴就成了比喻爲政清廉的成語。

文人雅士欣賞鶴的高潔。黎民百姓則喜愛丹頂鶴的象徵吉祥幸福、健康長壽和愛情忠貞。

鶴的行走,徐緩而高雅,透着陽剛之氣,從不萎萎縮縮。唐代劉禹錫《鶴歎》歌詠“徐引竹間步,遠含雲外情”;更在《鞦詞》中豪唱“晴空一鶴排雲上,便引詩情到碧宵”。

那一刻,筆者的鏡頭前丹頂鶴時而長唳、時而嬉戲、時而雀躍起舞,衆變繁姿,氣象萬千。於是也讀懂了南朝大文學家鮑照爲什麽寫得出《舞鶴賦》里“驚身蓬集,矯翅雪飛”如此驚豔文字。

沉醉於鶴文化,會沉醉於丹頂鶴的高雅與俊秀、飄逸和靈動。走過唐詩宋詞,走近李白、杜甫、白居易、元稹、曹植、蘇軾、劉禹錫、鮑照、孟郊、賈島、杜牧。他們都同樣摯愛丹頂鶴。

那一刻筆者理解了唐朝大詩人白居易何以鐘情於鶴,似乎他且歌且行,“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這樣一身浩然正氣,從遠方、從雲端翩然而至。

傳説,白居易從杭州刺史卸任北上時,帶了二只雛鶴,併在洛陽爲鶴修了“無塵房”、“有水宅”。 政簡清廉、獨善其身一直成爲中國知識分子骨子里的傲氣。

仙鶴之美、仙鶴文化之美,已不再是外在的美,鐫刻在詩賦、鵰塑、繪畵、音樂、舞蹈、工藝品、建築、服裝等領域的仙鶴形象,是因爲注入了歷經數千年的中華文化基因,所以美得燦爛,美得炫目!

三、生命禮贊

中國是鶴類種數最多的國家。世界15種鶴類中有9種分布於中國。在紅色名録上,中國的9種鶴當中,告急的就有6種,而且受脅級彆很高!

丹頂鶴、白枕鶴、白頭鶴已經瀕危,黑頸鶴易危;灰鶴近危;白鶴極危。赤頸鶴在中國則已經區域滅絶。

人類在生存、繁衍與髮展過程中,走過漫長的與自然的對峙。

人類在穫得文明的進程中付出太多學費。終於我們走進了人與自然和諧的新時代。

從紮龍到鹽城,我都看到阡陌農田、人工濕地、原始灘塗、茂密林區,處處鳥語花香;我都聽到雁鴨嘈雜、天鵝嬉戲、鴴鷸雲集、鶴類翩飛,盡是天籟好聲音。

(鏡頭中,一對丹頂鶴在追逐嬉戲,右一爲白鶴,也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

每年全球近40%的野生丹頂鶴飛抵越冬地鹽城濕地。這里不僅是世界上最大的丹頂鶴越冬地,還是國際最重要的鳥類遷徙通道之一,每年在此棲息、繁衍、越冬和遷徙的鳥類超過300萬只。

(左爲東方白鸛,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

在我看來,人與自然的和諧源於人類文化與自然文化的交融。尊重與熱愛,是這種交融不可或缺的生命密碼。

鹽城源起周朝,地處中國東部江蘇沿海中部,東臨黃海,爲古代中國鹽業髮展之重鎮。鹽城生態資源豐富,擁有太平洋西岸面積最大、保護最完好的灘塗濕地。鹽城國家級珍禽自然保護區是全球最大的丹頂鶴越冬地,是東北亞與澳大利亞候鳥遷徙的重要停歇地,也是水禽重要的越冬地。鏡頭中的白頭鶴在飛揚的雪花中獨自屹立,雪落鹽鹼地即化,我不由得贊歎珍禽選擇鹽城,是因爲這里的確是最佳容身之地。

有一種文化叫濕地文化。鹽城被稱爲“東方濕地之都”。鹽城是太平洋西岸面積最大的海岸濕地。灘塗濕地保持著生態系統的多樣性。據統計,鹽城濕地擁有丹頂鶴、麋鹿等珍稀動物外,還有獸類27種,兩棲爬行動物27種,鳥類315種,魚類156種,崑蟲599種,植物499種,其中國家一、二級保護動植物有32種,列入中日候鳥協定名録的有93種。

(圖爲有“千太𡻕”之稱的灰鶴在嬉戲)

濕地爲生物的繁衍存續創造了良好的外在環境,也是純朴民風的搖籃。濕地的靜美以其柔性的感染力淨化人們的心靈,鹽阜人民骨子里有著與世無爭的淡然。鹽阜人民熱愛著這片淨土,爲保護濕地勤懇付出汗水,創造緑色文化,不懈追求著“水緑鹽城”的目標,爲世界創造濕地景觀。

濕地景觀是由濕地人類文化圈和濕地自然生物圈相互作用形成的。以徐秀娟爲代表的鹽城人民有著很強的生態保護意識,譜寫著動人的樂章。

(圖爲一只蒼鷺降落在丹頂鶴群當中)

江蘇省鹽城國家級珍禽自然保護區又稱鹽城生物圈保護區,主要保護丹頂鶴等珍稀野生動物及其賴以生存的灘塗濕地生態系統。保護區是輓救一些瀕危物種的最關鍵地區,如丹頂鶴、黑嘴鷗、獐、震旦鴉雀等。

(圖爲三只赤麻鴨掠過濕地上空)

有一種文化叫做驛站文化。在世界八大候鳥通道中,途徑中國東部沿海的候鳥通道是最爲神奇與壯麗的通道。鹽城沿海有著亞洲大陸邊緣最大的海岸型灘塗濕地,東亞大約90%的鳥類遷徙時在此停留,是數百萬計候鳥遷徙“歇腳”的重要客棧。

(圖爲環頸雉)

丹頂鶴在鹽城過冬,有許多共生的鄰居。在多達4000多平方公里的濕地上,鶴影翩躚,麋鹿成群。大豐麋鹿自然保護區是世界上最大的麋鹿園,這里生活著全世界四分之一頻危物種麋鹿。

(圖爲一只與丹頂鶴共同覓食的獐子)

丹頂鶴是中國人喜愛的珍禽,也是屬於世界的珍禽。在中國政府與國際組織共同構建的生物保護合作中,鹽城譜寫了動人的樂章。今天的鹽城國家級珍禽自然保護區已經被聯合國納入“世界生物圈保護網絡”的生物圈保護區。

四、文化基因

基因支持著生命的基本構造和性能。儲存著生命的種族、血型、孕育、生長、凋亡等過程的全部信息。文化的基因呢?以及珍禽文化的基因,當如何認識?感謝揚州高老師請出揚州才子,陪我在這座古城里領略中華文化的博大精深。

2400多年前春鞦中期的青銅器蓮鶴方壺非常精美。在壺的蓋頂,鏤空的蓮花瓣中間立着一只振翅欲飛的銅鶴,構成活潑、輕鬆的旋律。

(圖片來自網絡)

環境和遺傳的互相依賴,演繹著生命的繁衍、細胞分裂和蛋白質合成等重要生理過程。生物體的生、長、衰、病、老、死等一切生命現象都與基因有關。它也是決定生命健康的內在因素。因此,基因具有雙重屬性:物質性和信息性。

生命基因如此,文化基因亦同理嗎?

人説,“一顆丹心,一生秉燭鑄民魂” 。人又説,“文化是精神的載體,精神是民族的靈魂”。基因如根。而我則覺得,根,需深紮敬畏之心。無自律、無互助的他律,則無根。

揚州高老師知我心,引筆者來到揚州大明寺“鶴塚”。《雙鶴銘》碑文記述了星悟和尚養兩只鶴,有一只因足疾而死,另一鶴“巡繞哀鳴,絶粒以殉”。星悟和尚將這對鶴埋葬併立碑紀念。立碑銘記:“生併棲兮中林,死同穴兮芳岑”。這是愛情贊歌,也是生命禮贊。

拍攝這株臘梅時,筆者情不自禁想起劉禹錫在《鶴歎》中所吟:“丹頂宜承日,霜翎不染泥。”

也一如徐家三代,前赴後繼續鶴緣。徐家的執着源於深深熱愛,因熱愛而創造,愛之極致而付出所有,是大愛。愛能急活文化基因,愛能致使格物致知、知行合一,愛可以強壯我們內心的動力、寧靜致遠。

在揚州鳥會,鳥類攝影著眼於珍禽文化的髮掘與弘揚。

(圖爲40度高溫下,揚州鳥會創始人在水中蹲守9日,完成了珍禽水鳳凰秘境生態的揭示與記録。圖片來自揚州網)

而被記録的水鳳凰的許多奇特生態,此前幾乎聞所未聞。珍禽文化,乃至中華文化,繁榮昌盛,始於而愛,極致於愛。

(圖片來自揚州鳥會)

欲彆鹽城與揚州,感慨萬千,耳畔猶聽鶴唳,果然“晴空一鶴排雲上,便引詩情到碧霄” ,豪情頓生,久久不息。

難忘紮龍!難忘鹽城!難忘揚州!

(圖中爲本文作者)

(來源:亞太日報  文中未注明來源圖片均由攝影家杜新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