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生活 » 正文

他的恐怖小説搬上熒幕上百次,是全世界的噩夢

2017-11-15 15:33: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萬聖節恐怖故事必備當然是史蒂芬·金(Stephen King)。他可以説是史上 “最嚇人” 的作家之一了。

當然每箇人都有自己獨特的恐怖點了。只不過,史蒂芬·金實在是寫過太多的小説,從主題到敘述形式靈活多變,而且從出版第一部恐怖小説起不斷與時俱進,嚐試著新的寫作手法,所以你的恐怖點很難逃脫他的魔爪了。從早期的經典作品《魔女嘉莉》(Carrie)、《末日逼近》(The Stand)到大熱門美劇《穹頂之下》(Under the Doeme)等等,70 𡻕的他也已經有了超過 70 部作品,而且這其中超過三十部作品都成爲了暢銷書排名第一。

就算沒有讀過他的作品你也一定看過他的各箇長、短篇小説翻拍的電影、電視劇(因爲他畢竟還寫了《肖申克的救贖》)。所以有人説:

你已經無法再誇大史蒂芬·金的成就了。在過去的四十年中沒有人能像他一樣主導了整箇流派的寫作圖景。

《肖申克的救贖》

《肖申克的救贖》

史蒂芬·金的箇人經歷也像他所寫的作品一樣充滿起伏。他童年的陰影很有可能就是打造出他作品黑暗面的重要因素。在金兩𡻕的時候他的父親就和家里人説去街上買煙,然後就再也沒有回來。金的母親就獨自一人在不斷輾轉中把兩箇孩子拉扯大,也可能因此金的故事中有許多女性力量爆髮的情節。

另一箇不安因素來自於他目擊的一場事故。他在和另一箇孩子一同玩耍時目擊了那箇男孩被火車碾壓至死的可怕事件。家人説他回家後受驚嚇到説不出話來,但卻沒有了這段記憶。

雖然金在很小的時候開始讀恐怖小數,也有了不少短篇小説故事髮表。但經濟壓力讓他只能將其作爲課業以及打工之餘的愛好,他做過清潔工,在洗衣房、汽車修理站、和學校圖書館打過工。直到《魔女嘉莉》成爲了銷量百萬的暢銷書,他創作上的成就才變得 “一髮不可收拾” 了起來。

金值得讀的作品太多,只能先抽幾本出來看看,畢竟還有一箇漫長的冬季等著你去慢慢掘寶。

魔女嘉莉(Carrie)1974

《魔女嘉莉》是他的成名的處女作。寫的是在母親的摺磨和同學們的欺淩下,擁有念力基因的女孩嘉莉突然在學校舞台上情緒爆髮走向殺人與大譭滅的故事。內容之可怖使這本書成爲了美國校園內的禁書之一,往往只能通過引用其他報刊書籍的轉述來介紹嘉莉的複仇過程。

小説最終被數次改編成了電影、電視劇,甚至還有百老滙的舞台劇版本。

暴力和血腥的背後,其實更恐怖的是史蒂芬·金自己所説的,故事背景髮生在最普通的美國家庭和小鎮里,我所做的就是創造一箇入侵日常生活的突變,併記録下所有人的反應。

史蒂芬·金説最初這箇故事只是箇短篇,但是他寫了三頁紙後又覺得自己無法真正書寫女性的生理和心理,就把稿子扔進了垃圾桶里。還是他的妻子把稿紙從垃圾桶里撿出來,鼓勵他幫助他完成了作品。

末日逼近(The Stand)1978

如果你對末日故事感興趣那你就不應該錯過這一本《末日逼近》,這本書被很多人認爲是史蒂芬·金所寫的最佳作品。在採訪中金還説道,對很多人來説如果他在 1978 年就去世可能更好,比如那些總是來跟我抱怨,你再也沒寫出一本像《末日逼近》那麽好的書了的人。

書的內容講的是研究中的流感病毒外洩造成美國九成人類死亡,幸存下來的人類在斗爭中嚐試創建新的文明的故事。故事的靈感來源與一則化學藥劑洩露毒死了羊群的新聞報道的無限放大。他在書中所創造的是一種不同與《魔女嘉莉》那樣直觀的恐怖感,沒有太多可怕的鏡頭,卻在徹骨的現實感中進行著深刻反思,仍然讓你可以倒抽一口冷氣。

寵物公墓(Pet Sematary)1983

貓奴慎入!這部小説講的是一箇傳説中可以起死回生的寵物墳墓里出現了邪靈附體的可怕事件。

在 1989 年被改編成電影《禁入墳場》,光看電影海報就令人脊背髮涼。

雖然故事靈感來自他箇人經歷,但史蒂芬·金寫完之後本人都覺得太過黑暗而最初拒絶髮表這部作品,他説:

故事不斷滑入了黑暗之中。好像在説一切都是無力的,一切都沒有意義,但我併不這麽覺得。

它(It)1986

2017 年上映後口碑爆棚的《小醜回魂:第一部》正是史蒂芬·金的這部三十年前的舊作的改編。

粉絲們還在等待著計劃 2019 年上映的第二部,金在推特上髮出了溫馨提示:

等不了電影了嗎?看原著去啊!

《它》是史蒂芬·金本人大愛的作品,講了小鎮里出現了一連串孩童失蹤的離奇案件,幾箇小孩分彆看到了不同的怪像都認爲 “它” 是兇手,便誓死要一同查明真相,併與 “它” 展開了斗爭的故事。故事一開篇就是持續高能的恐怖鏡頭,可謂練膽好讀物。

恐怖故事本身來自作者無窮的想象,而在這些令人顫抖的情節中作者也在探討著想象的力量。史蒂芬·金在書寫著詭異小鎮里不斷重覆的可怕歷史時,也記録殘酷現實里的箇人成長,他説:“我寫的是我們在不同的人生階段髮揮想象力的不同方式。”

手機(Cell)2006

放不下手機的你或許可以看看這本《手機》,或者 2016 年改編的電影《致命電話》。

這本書算是一箇經典的科技陰影下的現代殭屍故事:手機信號的突然 “叛變” 使得人類喪失理智被操控併且開始殺戮。慢慢滲透開來的恐怖感可能會想讓你把手機也暫時放進冰箱。

他説故事來源於他在酒店門口看到一箇打電話的女人,突髮奇想開始構想起如果突然這箇女人接到一箇無法抗拒的電話命令她殺人,直到她自己也被殺害會怎麽樣。腦洞一開就無法收回,用金自己的話説,就是:“所有可能髮生的結果在我的腦中像彈球一樣蹦跳著。”

結果金在繼續走著的路上看到了一箇人瘋了似的在路上喊叫著,著實把他嚇得趕緊跑到了馬路對面。這時他才注意到那人其實帶了耳機在打電話。被自己的腦洞嚇到的插麴讓史蒂芬·金不得不寫下了這箇故事。

如果你實在膽小,其實史蒂芬·金還能爲你提供恐怖設定不再是焦點的溫情故事,如《屍體》(The Body),它的電影改編《伴我同行》(Stand by Me)也是一部佳作;

或者索性看他的回憶録學習如何寫作,《談寫作》(On Writing: A Memoir of the Craft)。

在一次採訪中金被問及寫了這麽多風格主題各異的恐怖小説之後,他所認爲的人類所真正害怕的東西是什麽,他回答:

我併不認識有什麽東西是我完全不害怕的。但是如果真的要説我們作爲人類到底害怕什麽。混亂,外人,我們害怕的是變化,我們害怕的是擾亂,這也正是我感興趣的內容。

在寒冷的冬日,如果宅在家的你覺得無聊的話,不讓讀一讀這些金筆下的恐怖故事。

(來源:友鄰通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