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生活 » 正文

漢語系學生在英國遭瘋搶!老外:天知道爲學中文我經歷了什麽

2017-11-15 14:55: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近年來,中文在國外越來越喫香了。會説一口流利的中文真的能讓你走上人生巔峰!最近就有英媒報道,英國的就業形勢日益嚴峻,但中文系的英國畢業生卻越來越搶手。

文章指出,中文已經超越法語、西語、德語,成爲英國市場上最受用人單位歡迎的外語之一。研究顯示,學中文的畢業生平均年薪達3.1萬英鎊(約合人民幣27萬元)以上。

如今學生們背負的助學貸款越來越重,中文專業的文憑能確保他們在職場脫穎而出。

前陣子,紮克伯格疑似84萬高薪招保姆,最重要的條件就是會中文!

雖然中文專業在招聘市場上很喫香,但學起來也是非一般的辛苦,中文專業學生的付出往往異於常人:中文專業學生的大學經歷有彆於那些蔘加傳統論文考試課程的同學。英文系學生每周課時可能只有6小時,而中文系學生卻幾乎整天都在上課。

接下來,幾位中文專業畢業的英國人現身説法,開始控訴當年在校學習的辛痠血淚史……

選擇學中文,就注定了不一樣的青春

2009年畢業於英國謝菲爾德大學中文系的漢娜·傑克遜(Hannah Jackson)説:

我認識很多其他專業的朋友,他們前兩年基本沒什麽壓力。但是學中文真的沒辦法偷懶。你每天都需要花大把時間寫漢字。”

用兩箇單詞來形容中文系的課程,漢娜認爲那就是“majorly intense(壓力山大)”。

大一是最最艱難的,我身邊大多數中文系同學都表示,由於學習強度太大,第一周都掉眼淚了!甚至有人曾經勸我重新考慮,要不要放棄。

從零開始,每天最多學習18小時

利伯蒂·泰姆韋爾(Liberty Timewell)是劍橋大學中文系2012級畢業生,她表示,自己曾經每天至少要花8小時學中文,每天學20箇漢字,而學期末有時一天的學習時間能達到18小時。

我髮現學中文的每一天都超級艱難,這對我來説是一項挑戰。你沒有辦法糊弄過去。如果你不爲此投入時間,就不會成功。就是這樣。

由於學習壓力過大,利伯蒂甚至一度後悔沒選一箇可以稍微偷點兒懶的專業。

以爲自己是學霸,來到中國虐成渣

英國大學的中文專業一般爲四年制,其中包括到中國學習一年。但即便在國內已經學習一兩年中文之後,學生們通常還是很難用漢語與中國人交流。

英國諾丁漢特倫特大學中文系的學生紮克·克萊門茨(Zak Clements)初到中國,就因此受到了不小的打擊。

你來到中國,以爲自己的中文可以説得很好。但是當我到了中國以後,我什麽也説不出來。課程還勉強應付得來,但是當你無助地處於全新的環境中,真的很費勁。當我到了中國之後,我甚至不會點菜。起初的適應過程真的太難了。

漢娜也有過類似的體會:

記得剛到上海時,我們連100這箇數字都説不出來,出租車司機完全聽不懂。我們不得不用手指着那些字。中文的髮音是你從未聽過的,你沒有辦法將其與英語、法語或者西班牙語相比較。你的嘴型和舌頭的髮音方式完全不同。

一切噩夢都是值得的

當你在熬夜學漢字時,朋友們卻在泡吧,你覺得這樣真的值得?在求學之路上經歷各種麴摺之後,三位畢業生都認爲,那些辛苦是值得的。他們的付出最終都得到了回報,三人憑藉中文專業背景找到了各自心儀的工作。

利伯蒂畢業一箇月後,順利進入英國國際髮展部(Department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外派在北京上班,兩年之內,年薪就超過了3萬英鎊(約合人民幣26萬元)。她説:

中文學位,絶對值得擁有!當初的辛苦都是值得的。我髮現身邊大學學法語和西語的同學就很難有這樣好的職業髮展。

憑藉出色的中文能力,紮克畢業後也很快在一家向中國銷售保健品的公司謀得職位,併在短短六箇月內,就從一名普通的助理研究員被提拔爲面向中國市場的線上業務主管。他目前的年薪爲2.6萬英鎊(約合人民幣23萬元),如果繼續留在公司,提升爲客戶經理,他的年薪很快就會升至5萬英鎊(約合人民幣44萬元)。

學習中文,會讓你在職場里更受青睞,和我一起學中文的同學都很輕鬆地找到了工作!

漢娜畢業後選擇到上海髮展,在倬英企業管理諮詢公司(Intralink Group)當了四年項目經理,後獨立接項目,日薪高達500英鎊(約合人民幣4360元)。目前,她已返回英國著名化妝品公司美體小鋪(The Body Shop)業務拓展部任職。

盡管這些中文系畢業生都在事業上有所成就,但想想當年喫的苦,學長學姐們還是建議,在選擇讀中文前一定要慎重考慮。漢娜表示:

有些人認爲自己只要讀中文系,就可以走上人生巔峰,但我覺得他們應該更加現實一些。

她説,學習中文就意味著你已經做好了喫苦的准備。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公布的世界十大難學語言中,漢語名列榜首。

來看一段對中文的描述,字里行間都透着絶望……

中文的説和寫之間關系複雜。怎麽寫和怎麽髮音,基本沒啥聯系。聲調也很紮心,因爲中文里面有很多多音字,一些多音字只能通過四種聲調來區彆。就算這樣,除非你把它放到真實語境或者短語里面,不然也很難確定。

就連精通32門語言的聯合國翻譯官Ioannis Ikonomou都表示,漢語是世界上最難的語言。

他能學會32種語言,是因爲很多歐洲國家的語言很相似,都是源自日耳曼語系或者拉丁語系。但是,中文有著完全不同的起源,所以對於説英語的人來説,它確實很難學。不過無論如何,我很敬佩他,他也給了我很多啟髮。

看看這清奇畵風,爲了學中文也是拚了……

是不是跟你當年用拚音標英文髮音的時候差不多?

再看看作業和筆記的內容……

是的,跟學英語的我們一樣,常常不忍直視......

看到這里,同學們有沒有因爲自己的母語是中文,而感到一丟丟慶幸呢~

(來源: 中國日報雙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