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生活 » 正文

阿布紮比盧浮宮開幕背後,金錢是否能堆出一座世界文化中心?

2017-11-14 10:04: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在中國網民忙著剁手的雙十一,藝術界也髮生了一件刷爆社交網絡的大事:盧浮宮目前唯一的海外分館——阿布紮比盧浮宮開幕了。

這間盧浮宮的開幕可説是萬衆矚目又歷盡坎坷。它也被稱爲阿拉伯的第一座世界性博物館,自從2007年項目籤約以來就,備受關注。阿布紮比盧浮宮位於阿聯酋的人工島,薩迪亞特島(Saadiyat,阿拉伯語意爲“快樂島”)上,設計師是普利茲克建築獎得主,法國設計師Jean Nouvel。他爲博物館設計了漂浮在水面上的巨大銀色穹頂,以及散落在海面上的23箇博物館展廳。

根據盧浮宮與阿布紮比旅遊髮展投資公司(TDIC)的協議,在30年的合同期內,博物館將展示數百件來自法國13家藝術機構的珍藏,包括梵高的《自畵像》和達芬奇的《美麗的費隆妮葉夫人》。與此同時,博物館還將展示數百件來自世界其他地區的歷史和藝術藏品,包括古代、現代和當代藝術。

盧浮宮租借了一批珍貴館藏到阿布紮比 本文圖均爲 資料圖

盧浮宮租借了一批珍貴館藏到阿布紮比 本文圖均爲 資料圖

與迪拜打造的摩天大樓奇觀有所區彆,同爲酋長國的阿布紮比更用心塑造自己的多元文化形象。離阿布紮比不遠的艾恩是阿布紮比的文化中心,這得益於它作爲沙漠緑洲的位置和傳統。考古學家在這里髮現了史前人類活動跡象,以及最早可以追遡到5000年前的文明遺跡,被認爲是貝都因文化的搖籃。

在艾恩北部,擁有一系列古墓葬群和清真寺的蓋塔拉緑洲則於2011年被列入聯合國世界遺産名録,也是阿聯酋迄今爲止唯一的世界遺産。也難怪,如今在艾恩,遊客可以髮現一系列各具特色的文化設施。比如阿聯酋的第一家國家博物館艾恩國家博物館、艾恩皇宮博物館、以黎考古花園、Al Qattara藝術中心和市場等等。依托這些設施,每年艾恩都會舉辦大量的文化藝術活動。

薩迪亞特島不像艾恩,它的誕生完全從無到有,揮霍了阿布紮比的巨大財富和野心。以阿布紮比盧浮宮爲例,光是購買盧浮宮的冠名權便價值3億多英鎊,設計、建設和藝術品的租借費則又花費了3億多鎊。TDIC對這座島總體高達一百多億英鎊的計劃投資可不是僅僅用於建設阿聯酋的文化中心,而是想讓它成爲全球文化樞紐。

島上分彆有度假區與文化區兩箇部分,度假區爲全世界的富豪們准備了五星級酒店、豪華地産和高爾夫球場,幾座當代藝術畵廊,比如黎巴嫩的Salwa Zeidan畵廊也散落在這箇區域。一年一度阿布紮比藝術節和藝術博覽會在島上專門爲這項活動建造的Manarat Al Saadiyat舉辦,全球的重要畵廊在這里展示和交易新興藝術家的作品,世界知名的藝術家也在此演出,同時藝術節也開展了一系列藝術相關的公衆互動活動。

2015年的古根海姆美術館開幕前展覽

2015年的古根海姆美術館開幕前展覽

紐約大學分校的建立,顯示了阿布紮比想成爲海灣國家學術中心的決心。中東學生可以在這里穫得紐約大學的學位。學生和教授們居住的地方被稱爲“自由文化區”,這自然是相對於該國比較保守的文化和學術氛圍而言。

文化區是島上最野心勃勃的項目,除了盧浮宮,計劃還包括一座由Frank Gehry設計的古根海姆美術館、一座Zaha Hadid設計的演藝中心,Norman Foster設計的紮伊德國家博物館、一座海洋博物館。紮伊德國家博物館還計劃與大英博物館合作,租借它的亞述、埃及和阿富汗文物。

和盧浮宮一樣,這些建築都將漂浮於海面,靠鋼鐵支架與大陸緊密相連。英國《衛報》記者在一篇2015年的相關報道中毫不留情地指出,這座島“像所有的對權力的炫耀一樣,世界上所有的不幸都似乎與它無關,它超然於全球氣候變暖和海平面升高之上。”

阿布紮比確實不在意這些。在盧浮宮的網站上,有一段文字極盡誇張之能事,説這座博物館“反映了阿布紮比處於東西交通要道上的地位,以及它在古絲綢之路上的重要角色。”而衆所周知,阿布紮比的歷史只有300年。遊牧部落在這里的一處泉眼附近紮下帳篷的兩年後,1793年,巴黎的盧浮宮在革命者的推動下,已作爲一座公共美術館開幕。

令人玩味的是,直到目前爲止,薩迪亞特島文化區中的其他項目還只存在於圖紙上,甚至尚未真正動工。這也許反映了受石油價格影響的阿布紮比經濟狀況。紮伊德國家博物館目前顯示的完工日期是2020年,Zaha Hadid事務所官網關於演藝中心的頁面上的完工時間甚至還只是TBC,未定。古根海姆美術館的計劃投資額甚至比盧浮宮還高,建成後規模是曼哈頓的古根海姆美術館的12倍。

2015年,在島上的燈塔,還舉辦了古根海姆美術館的開館前展覽,展出了19位國際藝術家的藝術作品。但實際上,在2011年的短暫施工之後,古根海姆博物館一直處於停工狀態,開館時間從2013年推遲到2015年,其後又再次推遲到2017年,但直到現在,據古根海姆基金會表示,他們還沒有收到TDIC的建設合同。

就連阿布紮比盧浮宮本身的完工時間,也經歷了一拖再拖,好在盡管花費了十年,它到底是開幕了。

不斷拖延的工期之外,與薩迪亞特島有關的最大爭議是勞工待遇問題。薩迪亞特島開工伊始,便有一系列報道,涉及來自東南亞的勞工被克扣薪水、或被迫在危險環境下工作。曾有上百位藝術家因此開展過抵制盧浮宮和古根海姆美術館分館的行動。

2013年,媒體報道那些在盧浮宮和紐約大學工地工作的勞工們是“當代奴隸”。2014年,Frank Gehry對島上工人狀況表達了關切,他表示,使阿布紮比完善與勞工權益相關的法律是博物館的“道德責任”。

施工中的阿布紮比盧浮宮

施工中的阿布紮比盧浮宮

爲什麽阿聯酋需要薩迪亞特島?阿聯酋王儲2015年在一次峰會中説道:“也許再過50年,我們就會用掉最後一桶油。問題是:我們會爲那箇難過麽?如果今天正確地投資,也許我們會慶祝那箇時刻的到來。”

但是,到底是什麽吸引了盧浮宮和古根海姆?它們爲了誰而建?究竟是誰從薩迪亞特島穫益?輿論一直在批評這幾所藝術機構幫助掩蓋了項目建設中可怕的勞工待遇。他們的觀點是,薩迪亞特島只是一面展示烏托邦的櫥窗。巴黎盧浮宮的開放顯示了與過去的決裂,使藝術品的持有者不再是王室,而是國家,使藝術品的觀衆不再是一小撮貴族和鑒賞家,而是公民。

然而,薩迪亞特島上的一系列藝術設施顯示的卻是阿布紮比王室財富和權力,阿布紮比盧浮宮的蔘觀者也許更像是幾百年前,得到機會瀏覽王室收藏的幸運兒。在錯位的公共文化和社會力量的關系中,阿布紮比,一座歷史不長的沙漠人造都市,真的可以在一夜之間,超越大馬士革、開羅、巴格達,成爲阿拉伯世界新的文化天堂麽?

(來源:澎湃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