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軍事 » 正文

美軍高層高調反對從阿撤軍

2019-03-14 15:24:06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近期,阿富汗局勢再現和平曙光,美國總統特朗普大力推動與塔利班和談,併表態將從阿富汗撤軍。美國軍方高層卻高調表態稱,“阿富汗當前政治形勢不容許美國撤軍”。

軍方公然“唱反調”

3月7日,美軍中央司令部司令約瑟夫·沃特爾在美國國會作證時就阿富汗問題表態稱:“我認爲最佳軍事建議是,我們應該基於政治進程做出決定,阿富汗當前政治形勢不容許美國撤軍。”

沃特爾解釋稱,美國在阿富汗問題上取得勝利應有兩大標志,一是阿富汗政府與塔利班通過和談達成政治協定;二是美國的國家利益得到捍衛,確保阿富汗不再成爲對美髮動恐怖襲擊的基地。沃特爾暗示,美國當前併未實現上述兩大目標,因此駐阿美軍不能撤離。沃特爾警告稱,如果駐阿美軍撤離,俄羅斯極有可能乘虛而入,“我們(美軍)從阿富汗撤離會給他們(俄羅斯)填補真空的機會,他們必將增加(在阿富汗的)影響力,同時處於更有利的位置”。

沃特爾此番表態與特朗普政府在阿富汗問題上的做法大相徑庭。在競選期間,特朗普便表示希望美軍從阿富汗撤離,稱對阿富汗“沒有勝利的戰爭感到厭倦”。自2018年7月以來,特朗普改變前任奧巴馬政府不與阿富汗塔利班直接談判的立場,授權美國阿富汗和解事務特使扎爾梅·哈利勒扎德等人,先後與塔利班舉行6次和談。2018年12月20日,多家美國主流媒體報道稱,特朗普決定未來數月內從阿富汗撤出7000名士兵(即當前駐阿美軍的一半)。

今年以來,阿富汗局勢趨於緩和,1月在卡塔爾多哈舉行的第5次和談取得“重大進展”,據稱雙方代表籤署和平協議草案,駐阿外國軍隊將在未來18箇月內撤出。2月5日,特朗普在美國國會髮表國情諮文時表示,將減少美國在阿富汗的軍事存在,併持續推進同塔利班的和談。《紐約時報》3月1日報道稱,根據美國與塔利班達成的協議,所有駐阿美軍將在未來3至5年內撤出阿富汗,2001年以來部署到阿富汗的其他國際部隊也將同時離開。

撤留問題引爭論

沃特爾的此番表態,凸顯了美國軍方與特朗普政府在阿富汗問題上的矛盾。

美國軍方認爲,阿富汗問題的優先解決之道是增加駐阿美軍,執行“先勝後談”戰略,即美國在阿富汗增加相當力量的反恐部隊,協助阿富汗安全部隊取得對塔利班的實質性勝利,提升阿富汗政府公信力,遏制巴基斯坦對塔利班的支持,最終促成阿富汗政府與塔利班的和談。這一戰略在2017年時一度得到特朗普政府的認可。當年8月,特朗普髮表阿富汗新戰略演講,宣布將增加駐阿美軍人數,併在阿富汗戰略中賦予美軍更大的權限。2018年初,沃特爾宣布,駐阿美軍將“聚焦進攻行動”,在2018年“迅速爲阿富汗軍隊贏得主動”。當年11月,美軍蔘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鄧福德承認,“一年前阿富汗戰場陷入僵局,目前仍然沒有變化,塔利班併未在戰場上走向失敗”,宣告“先勝後談”戰略徹底失敗。

“先勝後談”不成,美國軍方轉而尋求保留駐阿美軍,執行“持久戰”戰略,即美國不尋求在外交或軍事上立刻採取強硬行動,而是保留適當規模的駐阿美軍,有條不紊地推進阿富汗戰略,協助阿富汗政府打擊塔利班,直至恐怖主義威脅徹底消除。“持久戰”戰略在美國國內不乏支持者,曾任駐阿富汗大使的瑞恩·克洛克指出,同塔利班進行談判是“投降主義”。美國國會蔘議院今年1月也通過修正案,反對特朗普的撤軍計劃。

不過,軍方的態度顯然無法代表美國的民意。根據最新民調,61%的美國民衆支持美國從阿富汗撤軍。美國政府和學界部分人士也認爲,美國出兵阿富汗的戰略目的已經達到,他們引述美國國防部2018年6月的一份報告稱,“本·拉登被擊斃,‘基地’組織遭受重創,殘餘骨干力量目前疲於自保”。

盡早脫身爲上策

展望未來,駐阿美軍很難在解決阿富汗問題上髮揮決定性作用,盡早撤離才是“最佳軍事建議”。

一方面,駐阿美軍如果留下,很有可能成爲“鷄肋”。首先,勝利遙遙無期。雖然自2005年以來,歷任駐阿美軍司令幾乎都對阿富汗戰局持樂觀態度,但正如丹尼爾·戴維斯中校在《阿富汗戰爭評估報告》中所言:“我們的高強度軍事行動併未像軍方高層所説的那樣削弱了暴亂威脅。隨著軍事行動強度的減弱,我們未來的行動很可能以失敗告終。”其次,重建難有作爲。阿富汗政府內部一盤散沙,腐敗問題蔓延,阿富汗軍隊作戰能力依舊孱弱,控局能力嚴重不足。

另一方面,駐阿美軍如果盡早撤離,結果或將可以接受。從當前情況看,由於談判的主動權在阿富汗塔利班手中,且美國、俄羅斯等國均拒絶將阿富汗政府和美國的北約盟友納入談判進程,和談在短期內取得各方認可成果的可能性不大。即便如此,在內外因素的交織影響下,美軍全部或部分撤離阿富汗已是大勢所趨,阿富汗塔利班也很有可能“捲土重來”。但上述情況併不意味著美國撤軍將導致“災難性後果”,因爲撤軍一方面會讓美國在經濟上擺脫一箇“吞金獸”,另一方面也可讓美國在反恐戰爭方面劃上一箇相對圓滿的句號。畢竟,美國人當前恐襲身亡的幾率“比浴缸溺水或野鹿襲擊身亡的幾率還低”。

總之,美軍當前最應該反思的不是如何保留在阿軍事存在,而是通過戰爭根除恐怖主義的可行性。正如《紐約時報》所評論的那樣:“恐怖主義沒有邊界,我們可以在特定情況下遏制恐怖主義,但無法堂而皇之地將其終結。”

(來源:中國國防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