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軍事 » 正文

亞太軍情觀察 | F-35能否在2025年前具備反導能力?

2018-04-16 14:12: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亞太日報評論員 胡小刀

美國導彈防禦局局長薩繆爾·格里維斯(Samuel Greaves)4月11日在美國國會蔘議院作證時表示:“我認爲,在未來六至七年,我們的作戰方針中會包括F-35執行彈道導彈防禦的內容。我們可能會基於(F-35的)傳感器進行反導,也可能會爲F-35裝備一種新型快速(反導)導彈。我們將集成上述能力,開展相關測試工作,併將其運用到實戰中。”格里維斯指出:“我們認爲,具備反導能力的F-35即便不是‘遊戲改變者’,也能夠爲(美軍)未來的彈道導彈防禦做出重大貢獻。”

格里維斯的此番表態是美軍高層首次就F-35的反導“時間表”公開髮聲。在此之前,美軍一直在論證F-35的反導能力。2014年,美軍曾在一架試驗機上裝載了F-35的紅外傳感器,成功探測到了導彈髮射信息,併通過Link-16數據鏈將相關數據傳輸給其他部隊。2016年,美國海軍陸戰隊一架F-35B戰機成功探測併跟蹤了一枚導彈,通過美國海軍的海軍集成火控-防空(NIFC-CA)網絡,將導彈髮射信息傳輸給“宙斯盾”導彈防禦系統,後者隨後成功攔截了這枚導彈。

當前,美軍已初步構建了中末段結合、高低空銜接的反導作戰體系,主要包括遂行中段攔截的陸基中段防禦系統、陸基和海基“宙斯盾”反導系統,以及遂行末段攔截的“薩德”(末段高空)和“愛國者”-3(末段低空)反導系統。其中,“愛國者”-3經歷了伊拉克戰爭的檢驗,其他反導系統的試驗成功率也在80%以上。

2017年,美國導彈防禦局宣布,授予洛克希德·馬丁公司一份價值940萬美元的合同,用於開展可攔截洲際彈道導彈的“低功率激光演示器”(LPLD)第一階段研髮工作。根據美國導彈防禦局的規劃,LPLD未來將集成到一款高空長航時無人機之上,遂行助推段反導任務。

美軍此次宣布F-35將在2025年前具備反導能力,旣填補了美軍在有人機反導領域的空白,也將極大提升美軍反導實戰能力。不過展望未來,F-35要想在2025年前具備反導能力,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首先是攔截彈問題。美國國會議員鄧肯·亨特2017年曾表示,F-35戰機不僅能夠跟蹤洲際彈道導彈,而且能夠通過現役的(AMRAAM等)空對空導彈將其擊落。不過,亨特的此番表態併沒有得到美軍高層的積極回應。從現實情況看,AMRAAM等空對空導彈併非用來打擊洲際彈道導彈,在遂行反導攔截時存在攔截窗口小、攔截幾率低等問題。未來,美軍如想讓F-35具備反導能力,可能不得不研髮一種“新型快速導彈”。而該導彈的研髮工作可能需要持續數年時間,從當前的情況看研髮前景也併不明朗。

其次是傳感器問題。F-35戰機裝備的分散式孔徑系統(DAS)當前能夠捕捉火箭助推時的紅外信號,機載計算機能夠定位導彈的位置,機載通信網絡能夠將穫取的數據傳輸給其他部隊。由於導彈防禦的高昂開銷,美軍內部有聲音認爲,在傳感器探測水平已經十分完備的情況下,相較於“導彈攔截器”,F-35從費效比上來説更適合作爲一種“導彈探測器”,負責將探測到的來襲導彈信息傳輸給美軍現役反導系統,再由後者實施攔截。

最後是生存問題。按照規劃,美軍未來將採購2443架F-35戰機,其中美國空軍計劃採購1763架。正如格里維斯所言:“在我們平息衝突的任何責任區內,F-35都會出現。”未來,伴隨著他國不斷完善防空體系,F-35如果在他國防區內遂行反導攔截任務的話,將面臨嚴峻的安全挑戰;而如果在他國防務外實施反導攔截的話,在他國不斷增加“反介入/區域拒止”武器射程的情況先,F-35極有可能錯過助推段攔截這一最佳攔截時機,後續攔截的成功率將大大降低。


作者簡介:

胡小刀,亞太智庫研究員,在國內軍事刊物上髮表軍事論文和譯文數百篇,主要從事外軍動向和反恐領域研究。

(來源:亞太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