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科技 » 互聯網 » 正文

是誰殺死了網盤?

2016-05-31 11:22:46  來源:界面新聞 【返回列表】

【亞太日報訊】據界面新聞報道,近兩個月來,陸續有迅雷快盤、UC網盤、金山快盤、微雲中轉站、新浪微盤等宣布停止個人存儲服務。

騰訊微雲此前宣布將於2016年5月27日正式關閉文件中轉站功能;5月3日晚間,華為網盤也宣布,即日起停止用戶數據存儲分享服務,所有用戶數據將保留到2016年6月30日止。

對於關閉的原因,這些網盤公告都表示,此次將個人存儲服務關閉是為了配合政府部門專項治理網盤行動。

今年3月開始,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安部、工信部、國家網信辦和新聞出版廣電總局五部門開展專項整治行動。全面開展打擊利用雲盤傳播淫穢色情信息專項整治行動,並公布6起利用銷售雲盤(網盤)賬號和密碼傳播淫穢色情信息牟利案件。

此前也有消息稱起始於2009年的115網盤也將關閉。但隨後115否認了這一消息,稱只是下線了115網盤“我聊”中的“文件發送”模塊,115文件上傳備份和在線管理功能不受影響。

值得注意的是,115網盤則是上述6起案件涉案者之一。

截至5月16日,專項整治工作取得重要成效,雲盤“涉黃”問題得到有效遏制,各地查辦了一大批雲盤傳播淫穢色情信息案件,其中有10起案件被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掛牌督辦。

這次網盤集體關閉,引起網友們的一片哀嚎。

根據第三方咨詢公司——比達咨詢發布的《2015年中國移動互聯網行業發展報告》顯示,2015年12月,在移動雲盤中,百度雲以3786萬的月活躍用戶數位居第一,華為網盤以1371萬的月活躍用戶數緊隨其後,360雲盤以687萬位居第三。第四為微雲,月活躍用戶為417萬,新浪微盤、115網盤和(迅雷)快盤分居六到八位,分別擁有240萬、205萬和105萬的月活躍用戶。

網絡雲盤的功能是存儲、訪問、備份、共享。它可以幫助用戶省去隨身攜帶電子文件的繁瑣,在不同時間、地點讀取數據。本意是方便用戶的好東西。因此網友們利用網盤來存儲日漸增多的電子資料,包括文件、視頻、照片等。

但是,由於是個人上傳,這些資料中也不乏黃色以及涉嫌盜版的內容。

由於用戶數量巨大,網盤企業很難進行逐個內容審核,黃色內容在網盤中也逐漸變得猖獗。

有業內人士告訴界面新聞記者,過去他們通用的處理方式是:企業接到主動舉報,核實後進行刪除資源或者關閉賬號的處理。但隨著近期監管越來越嚴,舉報後再處理的方式已經行不通了,企業需要主動地去禁止不良內容的存儲和傳播。

然而,目前國內的個人網盤的企業大部分都在虧損,如果在增加人手去負責監測違禁內容,這無疑增加了各個企業的負擔。所以,前面那些企業選擇關閉個人網盤,也是一種止損的方式。

據界面新聞記者了解,網盤的盈利模式主要就是通過會員費、廣告費,但這些費用很難覆蓋掉帶寬和硬件服務器的成本。115科技董事長賴霖楓在接受界面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2011年,115每月帶寬和硬件服務器的花費就達到千萬級別。

賴霖楓認為網盤純外鏈分享不是一個健康的模式,它的關閉應該是必然的趨勢。他分析道:“首先,外鏈分發產生的巨額流量會導致帶寬成本直線上升;其次,這種模式帶來了由版權等問題引發的監管風險。”

115網盤在2012年關閉了大眾分享外鏈(即可以在115以外的地方進行分享傳播)功能。據115工作人員介紹,這次下線的“文件分享”功能是只有成為VIP會員後,才能啟用,而且雙方必須都是VIP會員才能進行分享。

流量成本居高不下,監管又更加嚴厲,網盤市場似乎難以維持下去。

但是,賴霖楓依然看好這一領域,他認為企業需要找到一個更好的盈利模式。他說:“雲存儲模式是可以賺錢的,但是現在模式不對。蘋果iCloud按照容量來收費,肯定也是掙錢的。而在國內,按照空間收費不能盈利,是因為國內的用戶需求不一樣。國內用戶的分享鏈接、下載其實消耗更多的是流量帶來的損耗。”

115自己找到的新方向是115+,這個項目有點類似釘釘和微信企業版。而與兩者不同的是,不僅僅適合企業,還可以用於2個人以上的團體,115+目前售價150元一人每年。該項目可以事務管理、日程、文檔協作等。

賴霖楓說:“115現在還沒有盈利,115+也不會去成為教育市場付費的產品,我們會通過找到各地經銷商推廣的模式進行宣傳,我相信我們今年能夠盈利,能做到100個億。”

界面新聞記者還了解到,115一直在籌備上市,而盈利成為其日後能否在國內上市的關鍵。

雖然網盤燒錢且盈利模式單一,但騰訊微雲、百度雲盤等只是關閉了分享服務,並沒有關閉存儲業務。原因是他們依然看重這個領域未來的空間。根據艾瑞監測數據顯示,2015年個人網盤用戶規模增長96%,增幅明顯;同時用戶也更多將網盤應用於辦公文件存儲、備份、異地文件同步等辦公場景。

不過,個人網盤的市場規模確實存在,但企業們在沒有找到更好的盈利模式、且做好內容監管之前,短期發展情況依然不容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