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新华时讯(分拣) » 正文

免費午餐改變“饑餓”的童年

2017-10-08 17:25:47  來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北京10月8日電題:免費午餐改變“饑餓”的童年

新華社記者 劉偉

曾在媒體工作的鄧飛到過中國不少貧困地區,鄉村兒童的午餐困境讓他震驚:因為窮,許多鄉村小學的孩子中午捨不得吃飯,常常以水充饑,從早上6點到下午4點放學,他們都餓著肚子,不少孩子每天需要走幾小時的山路才能到學校。

《中國居民營養與慢性病狀況報告(2015)》數據顯示,6歲以下兒童的生長遲緩率和低體重率,農村是城市的2至3倍,貧困農村是一般農村的1.5倍。

鄧飛說,忍饑挨餓會造成兒童的發育遲緩,甚至智力也會受到影響。“‘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但我們為什么不能用一頓免費午餐喂飽渴求知識的大腦?”

2011年,他聯合國內500位記者、數十家媒體和中國社會福利基金會發起免費午餐基金公募計劃,倡議為貧困學童提供免費午餐。6年來,該計劃已成功募款2.7億元,在全國26個省市自治區的700多所學校開餐,受惠人數超過19萬人。

免費午餐的做法很快受到國家重視。免費午餐基金秘書長蘇哲芳說:“第一所鄉村學校開餐一個月後,我們被邀請參加了有關國家營養改善計劃的研討。”

在中國農村貧困地區,6歲以上接受九年義務教育的學生吃不到營養餐的情況普遍存在。2011年,中國開始實施農村義務教育學生的營養改善計劃,先後投入1600億元,以改善農村貧困兒童的營養狀況。

但陜西師範大學教育實驗經濟研究所助理教授聶景春說,由於很多貧困地區資金不足,營養餐很難實現蔬菜、肉蛋搭配的熱食供應,轉而採用牛奶麵包的冷餐模式,學生的營養問題無法保持在較高水準。

“這正是免費午餐的意義。我們與縣級政府聯合,籌資補給那些不能完全開展熱食午餐的學校,同時,對缺少成熟幫扶政策的學齡前兒童開展免費午餐項目。”鄧飛說。

湖南省新晃縣桐木小學是免費午餐最早落地的村小之一。2011年5月,鄧飛團隊和新晃縣政府達成共識,為了讓免費午餐計劃更好地惠及當地的鄉村孩子,他們一起建立了“新晃模型”,即每一份3元的午餐,政府出1元,用以廚房建造和午餐執行,公益組織出2元,負責傳播、籌款和監督。

六年間,新晃縣政府和鄧飛團隊的合作,讓免費午餐覆蓋了這個省級貧困縣的所有山區腹地的教學點、村小、農村公辦幼兒園。

新晃縣副縣長姚海燕說,縣政府投入了大量食堂改善經費,建立了標準化的廚房和食品安全規範,並且設立免費午餐的專款賬戶,公開透明地執行營養餐的標準。

桐木小學一年級學生強子(化名)是留守兒童,他很高興可以吃上一頓營養豐富的免費午餐,因為以往他吃到最好的飯就是“烤土豆就著涼水”。

免費午餐只是中國貧困鄉村兒童困境鏈條上的一環,在開展免費午餐行動的數百所學校裏,鄧飛發現了一個又一個困境。

“因為家庭貧困,父母不在身邊,很多孩子生病得不到及時救治,因病致貧、因病返貧的農村家庭比比皆是。”鄧飛說,2012年他發起了中國鄉村兒童大病醫保公益基金,通過購買商業保險的方式為孩子們找到救命錢,“讓每一個鄉村兒童都能有尊嚴地病有所醫。”2012年7月至今,僅湖北省鶴峰縣,大病醫保項目已挽救400多個患兒家庭。

在複製推廣項目走進更多貧困地區的同時,鄧飛實踐了一系列公益項目,比如幫助提升城鄉兒童自我保護意識和能力的“兒童防侵”項目,為貧困地區上學路途遙遠的中小學生提供可移動、智能和模塊化宿捨得“會飛的盒子”,以及幫扶單親失依孩子的“拾穗行動”等等。

鄧飛說:“公益組織不會代替政府去治理社會,但政府、企業、公益聯合起來,就創造了社會賦能的模型,可以在中國的貧困地區生根發芽。”

“免費午餐等項目充分體現了政府和民間公益組織可以優勢互補,民間公益組織可以發揮其高效靈活,滿足多元社會需求的特點,政府協同提供資金和監管服務,實現民間公益組織和政府的協同共治。”華北電力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副教授王璐說。

2016年9月,當鄧飛了解到非洲大陸上,數以萬計的貧困家庭的孩子沒有早餐和午餐,他決心把免費午餐帶到非洲。

半年後,免費午餐基金聯合中國紅十字會基金會和中國社會福利基金會,攜手發起走進非洲項目,將這個想法變為現實。2017年3月1日,肯尼亞首都內羅畢馬薩雷貧民窟的長榮希望小學、汗卡小學等五所學校的1103名貧民窟兒童吃上了免費早餐和午餐。

鄧飛解釋說,非洲項目前期依靠企業定向募捐,如今,團隊已經在美國成立了鄧飛基金會,放開海外籌款,“專款專用,不會動用國內募款。”

免費午餐落地非洲後,越來越多非洲國家的學校在接洽合作的可能。項目計劃2017年底在包括烏干達、埃塞俄比亞在內的10個非洲國家的學校落地開餐,多國政府都表示將給予政策支持,並配合做好食品安全、資金落實等監督工作。

“免費午餐項目成熟後,我們也考慮在非洲落地‘大病醫保’等項目,幫助非洲解決饑餓、醫療、衛生等問題。希望我們的鄉村公益計劃走出國門,為世界打造一個更好的未來。”鄧飛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