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新华时讯(分拣) » 正文

“活”起來的北疆博物院

2017-09-30 20:06:58  來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北京9月30日電(記者高玉葉)歷史上,以傳教士身份來華科考的外國人很多,但法國神甫桑志華卻不一樣。在中國,也有其他的由外國人創建的自然博物館,但北疆博物院卻不一樣。

“最為難得的是,自始至終,桑志華都堅持中國出土的化石應該留在中國。”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博士、國際關係學院法語講師陳蜜說。

桑志華的堅持和全身心投入成就了北疆博物院。

“它是中國現存最早的博物館之一,也是建築、藏品、文獻三者留存相對完整的自然歷史類博物館。”天津自然博物館副館長、北疆博物院執行院長馬金香說。

“這座建築的建設初衷就是為博物館而建,它不像其他博物館是由皇傢俬人收藏慢慢演變而來。”她說。

北疆博物院法文名為“Mus岢e Hoangho Paiho”,意為黃河白河博物館(白河即天津的海河),為天津自然博物館前身,現位於天津外國語大學院內。藏身校園,在歷經近一個世紀的風雨後,北疆博物院仍得以以完整原貌向新時代參觀者講述不為人知的往事。

法國天主教耶穌會神甫、博物學家桑志華於1914年來華,後來創建了北疆博物院,博物院於1928年向公眾開放,曾被譽為20世紀30年代世界上“第一流的博物院”。

據馬金香介紹,恢復北疆博物院的想法由來已久,2014年,正值中法建交50週年以及桑志華來華100週年之際,經多方努力修繕工作得以啟動,博物院於2016年初重新開放。此時距離這座博物館因戰事、資金枯竭等原因被迫關閉已經過去了數十年。

北疆博物院“復活”了,並且原汁原味——原址、原建築、原設施和原館藏品。

“在修繕過程中,可以說,唯一變動的地方就是我們在展櫃裏安裝了LED照明燈,除此之外,所有的標本、展櫃乃至博物館整個建築都是百年前留下的。”天津自然博物館館長黃克力說。

北疆博物院最早興建於1922年,隨後歷經兩次擴建,於1929年形成現在的“工”字形佈局,由南樓、北樓以及二者之間的連廊組成。

20餘萬件藏品藏身於這座三層小樓中,不僅有動物、植物、古生物、古人類、岩石礦物標本,還有歷史民俗文物。重新開放後,這裡共展出各類標本化石近2萬件,其中包括披毛犀、野驢骨架及河套人牙等珍稀標本和桑志華留下的珍貴歷史照片、手稿、手繪地圖、實物、科研著作等人文藏品。

法國阿爾圖瓦大學教師羅曼在參觀時讚嘆道:“這些藏品保存這麼完整非常難得,希望更多的法國人能來這裡看看。”

百餘年前,埃米爾·黎桑從法國長途跋涉抵達天津,來華後取名桑志華。20多年間,他深入中國北方腹地進行野外發掘和科學考察,行程近5萬公里。

桑志華的發掘規模很大,在當時的荒郊野外,各種艱辛可想而知。據馬金香介紹,馬車和駱駝是他的主要運輸工具。1920年,桑志華組織了一支擁有83只駱駝的駱駝隊進行科考。此外,火柴盒、肥皂盒、香水瓶都被他用來存放標本,至今這些仍完好地陳列在展櫃裏。

北疆博物院的興建並非臨時起意。“在來中國之前,桑志華做了縝密的規劃,建博物館的想法那時就已經萌芽。”馬金香說。

1912年,桑志華向耶穌會申請來中國北方科考,得到支持後,並沒有立即動身,而是精心準備了兩年,1914年才踏上他嚮往的黃土地。

“用現在的話來講,桑志華是一位複合型人才,無論是採集發掘、科學研究、整理歸類,還是充分利用教會資源,精打細算有限的經費,他都展現出過人的能力。”馬金香說。

1938年,由於戰亂,桑志華被迫回國,儘管惦念,但直到去世也未能重返天津。

如今北疆博物院的發展應該會令桑志華欣慰。歷時兩年的修繕,修舊如故,忠實復原,以及創造性地將標本庫房和研究工作區域全方位開放,藏品之外,背後的故事與精神也在時空轉換中一一呈現。此外,相關的科研、科普活動也相繼展開,充分發掘利用了這座寶藏。

但在黃克力心中仍有遺憾。

他解釋道,目前重新開放的北疆博物院僅是北樓,南樓因歷史上的歸屬問題,存放的大量藏品還無法整理。“希望儘快還原完整的北疆。”

據悉,明年將是北疆博物院對外開放90週年,把北疆博物院以及緊鄰的桑志華故居和教會辦公樓結合起來,成立博物館聚落的想法也已經提上了黃克力的日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