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新华时讯(分拣) » 正文

中烏專家聯合考古發現康居大墓 貴霜王朝建立之謎尚待解開

2016-09-26 22:33:59  來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西安9月26日電(記者馮國)記者在由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主辦的“一帶一路”國際研討會上獲悉,為尋找來自中國北方草原的大月氏,中國和烏茲別克斯坦的考古專家們2013年底以來首次展開聯合考古,在烏茲別克斯坦南部地區新發現大批遺址,尤其是今年發掘的一座大墓初步斷定是康居貴族墓葬,不僅對於康居與月氏兩大部族的分佈範圍和文化面貌等研究具有重要作用,而且對月氏建立了貴霜王朝的傳統認知提出新質疑,對於解開貴霜王朝建立之謎具有意義。
公元前2世紀,原生活於中國境內的古代月氏人在匈奴和烏孫的打擊下,被迫西遷至中亞阿姆河以北的區域,從而引發了張騫出使西域貫通絲綢之路的壯舉。古代月氏西遷中亞是絲綢之路歷史上的重大事件,對歐亞大陸古代東西方人群和文化的交流產生了深刻的影響。
在於此間舉行的“一帶一路”國際研討會期間,主持考古發掘的西北大學教授王建新說,長期以來古代月氏的考古學文化遺存並沒有得到確認,古代月氏與大夏(巴克特裏亞)、貴霜、粟特等古代國家和人群的關係至今也難以定論。
為尋找和確認古代月氏的考古學文化遺存,西北大學王建新教授帶領的學術團隊從2000年開始,通過從甘肅到新疆持續16年的考古調查、發掘與研究,初步確認古代月氏在中國境內的原居地應該是以東天山為中心的區域,糾正了長期以來將該區域置於河西走廊西部的誤解。
參與考古的西北大學教授梁雲說,此前國際上的遊牧文化考古學基本沒有體系,絲路中國段的持續考古給古代遊牧文化考古提供了新理論和新方法。但是要使這一認識得到國際學術界的公認,必須找到西遷中亞後的古代月氏的考古學文化遺存,實現兩者的系統對比和互證。因此,從2009年起,西北大學的學術團隊開始在中亞地區開展考古調查工作,並將研究的重點放在了今烏茲別克斯坦東南部和塔吉克斯坦西南部的西天山西端區域。
2013年12月,中國西北大學與烏茲別克斯坦共和國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在撒馬爾罕簽署了關於“西天山西端區域古代遊牧文化考古調查、發掘與研究”項目的合作協議。
烏茲別克斯坦共和國科學院考古研究所所長阿穆爾丁表示,中烏考古人員在烏茲別克斯坦撒馬爾罕州南部、喀什卡達利亞州東北部和蘇爾汗達利亞州境內的西天山山脈的山前草原地帶開展了連續多年的系統考古調查,全面了解了古代遊牧文化遺存在烏茲別克斯坦南部的分佈狀況。
王建新說,在多年調查的基礎上,從2015年9月起,雙方選擇撒馬爾罕市西南20公里的薩扎幹遺址開展考古發掘工作。本次發掘了中小型墓葬5座,居住遺跡2座,出土了一批陶器、石器、骨器、銅器、鐵器等公元前2世紀至公元前後的文物。尤其重要的是,發掘了1座大型墓葬,據其形制等特徵判定是康居的貴族墓葬,規模為迄今烏茲別克斯坦所見康居墓葬中最大。
薩扎幹遺址是一處古代遊牧文化的中型聚落遺址,2014年調查發現了各類墓葬400餘座,居住遺跡10餘座。為妥善保護出土文物,2015年11月聯合考古隊曾暫停2015年新發現大墓的發掘工作,修建了保護大棚,安裝了文物安全和環境監測系統。目前,今年的考古工作已經結束。
王建新說:“薩扎幹遺址所獲考古發掘資料表明,撒馬爾罕盆地南緣的西天山北麓山前地帶分佈的公元前1世紀至公元1世紀的古代遊牧文化遺存,應屬古代康居文化,這與《漢書》等古代文獻的記載是相合的,也為確認古代月氏文化的分佈範圍提供了新資料。”
同時,在烏茲別克斯坦蘇爾漢河流域及周邊山地的考古調查和已有考古發掘資料表明,公元前1世紀,在阿姆河以北的蘇爾漢河兩岸分佈的一批古代城址為代表的農耕文化,應屬早期貴霜文化,與其前的希臘巴克特裏亞和其後的貴霜帝國文化關係密切。
專家考古調查發現,在蘇爾漢河流域周邊的山前地帶,分佈有同時期的古代遊牧文化遺存,這些遺存可能與古代月氏有關,為進一步確認古代月氏的考古學文化遺存和探討月氏與貴霜的關係提供了重要線索。
傳統認為月氏西遷建立了貴霜,王建新認為事實情況可能相反,即不是月氏打敗貴霜,而是貴霜打敗了月氏,致使月氏融合到了貴霜之中。“當然,要厘清古代月氏與大夏(巴克特裏亞)、貴霜等的關係,還需要進一步深入開展考古獲得較系統的考古資料和科學依據。”他說。(完)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