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中央提建設現代中央銀行制度,新提法“新”在哪兒

2019-11-08 15:15:13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近日,新華社受權髮布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第四次會議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其中,《決定》在金融層面明確提出,建設現代中央銀行制度,完善基礎貨幣投放機制,健全基准利率和市場化利率體系。

爲此,11月6日,國務院金融穩定髮展委員會第九次會議,對此做了明確的部署。

提高央行履行金融穩定能力

自1995年《中國人民銀行法》通過以來,中央銀行制度就是金融領域的一項重要任務。與此前提出逐步強化和完善現代中央銀行制度相比,現在明確提出建設現代中央銀行制度,很明顯提升了一箇高度。

因爲現代中央銀行制度的“新”,體現在“現代”上,也會反映在中央銀行制度對金融市場變遷的敏感適應能力和試錯容錯能力上。因此,提高現代中央銀行制度的敏感適應能力,是建設現代中央銀行制度的核心訴求。

首先,建設現代中央銀行制度,就是要更好地髮揮央行對幣值穩定和金融穩定的作用和決策主線。在幣值穩定和金融穩定與其他職能髮生不同向的情況時,能始終堅持幣值穩定和金融穩定功能。一直以來,國內央行承擔的職責不僅包括幣值穩定和金融穩定,還擔負了促進經濟增長、穩定就業等多重職能。

不得不説,在很多情況下,央行這些肩負的職能併非在現實中都是同向的,有時不免有些功能性衝突。這也在客觀上影響了現代中央銀行制度的建設和完善,導致貨幣政策傳導存在一些阻隔影響,而迫使決策層不得不用“定向”等打補丁的方式緩解和消除阻隔。

事實上,近年來出現的數量型和價格型貨幣政策傳導機制不盡通暢,某種程度上與央行承擔了過多職能有一定的關系。如當前國內基准利率與市場化利率體系等的傳導機制併不完全明朗,某種程度上凸顯出金融市場化改革尚待完善。貨幣金融在定價方面存在一定的價格雙軌制,這導致基准利率是油、市場利率是水,兩箇利率之間要建立真正有效的傳導機制,很大程度上需要掌握高超的“油變水”技術。這種貨幣等要素資源的價格管制,往往也會帶來一些價格扭麴。

近年來,央行嚐試通過LPR、MLF、逆回購、SHIBOR等逐漸替代傳統存貸款基准利率,擇優充當新的基准利率,本身就希望理順價格型貨幣政策工具的傳導機制,提高央行履行幣值穩定和金融穩定的能力。

建設現代中央銀行制度,更好服務實體經濟

其次,建設現代中央銀行制度,就要隨需而變地重塑央行的獨立性。自2014年以來,我國的基礎貨幣投放髮生显著變化,外滙佔款不再是基礎貨幣投放的主要依據,這逐漸降低了央行基礎貨幣投放的被動性,有助於提升央行的獨立性。

不得不説,基礎外滙佔款投放的基礎貨幣,客觀上使國內央行更像是基於美元體系下的批髮性政策銀行,與貨幣局制度存在一定的相似性,這無疑與我們大國地位不匹配。

因此,外滙佔款不再作爲央行基礎貨幣投放的主導渠道,客觀上爲央行重塑獨立性提供了非常有利的金融市場環境,促使央行通過再貸款等基於國內經濟金融市場的情況進行基礎貨幣投放。

同時,當前,數字法定貨幣業正在成爲新的基礎貨幣投放形式,這種新技術變革帶來的不僅是貨幣投放方式的變化,更將是貨幣政策傳導機制的深刻變化。這種變化不僅有利於貨幣政策的可追遡傳導,而且能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讓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過程更加透明、通暢,金融風險更便於識彆。

新時期下,中共中央提出建設現代中央銀行制度,不僅體現了明確的問題導向,而且更是面向未來的長遠布局。期待現代中央銀行制度的建設和完善,金融對實體經濟的服務更加高效。

(來源:新京報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