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敘庫爾德人"擁抱"大馬士革:彆無選擇的選擇

2019-10-16 14:33:02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當地時間10月13日晚,敘利亞庫爾德人的政治組織“敘利亞民主力量”(SDF)和軍事組織“人民保護部隊”(YPG)宣布,他們已與敘利亞當局達成一項協議,要求敘利亞政府軍“盡快”穿越庫爾德人控制區,進駐敘利亞-土耳其邊界敘利亞一側,共同抵抗土耳其人的“入侵”。

10月9日,土耳其軍隊聯合其扶植的敘利亞親土武裝“敘利亞國民軍”(SNA)髮動針對敘利亞庫爾德武裝的“和平之泉”行動,其公開宣稱的目的,是在敘利亞境內建立一箇掌握在土耳其軍隊和親土敘利亞武裝手中的、縱深達32公里的所謂“安全區”,以便將敘利亞本土和土耳其境內的庫爾德人聚居區隔離開,防止和YPG關系密切的土耳其“庫爾德工人黨”(PKK)武裝繼續騷擾土耳其。

在數小時炮擊和轟炸後,土耳其軍隊和SNA對庫爾德武裝所控制的邊境城市塔阿比德、拉斯艾因、卡梅克里耶、庫巴內等髮動了猛烈攻勢,併在11日宣稱攻佔了拉斯艾因,12日宣稱攻佔塔阿比德。但SDS高級官員巴彥庫爾德則稱“進犯拉斯艾因和塔阿比德的敵軍已被擊退”。

自“和平之泉”行動開始以來,已有至少104名庫爾德武裝人員和60多名平民被打死,聯合國則宣稱有逾13萬人因此次戰事無家可歸。

曾幾何時,YPG蔘與敘利亞、伊拉克戰事,對抗“伊斯蘭國”(IS)等,正如前美國中央司令部司令沃特爾10月8日所言,YPG四年來爲打擊IS犧牲近1.1萬人,解放數萬平方英里和數百萬人口,“相比之下美國武裝人員在敘利亞只死了6箇人”,但10月6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卻宣布將從敘利亞撤出全部美軍,當晚白宮新聞秘書格里森姆宣布“如土耳其軍隊越境髮動攻勢,美軍將不會介入”,這被方方面面普遍認爲是“背信棄義”“過河拆橋”“拋棄和出賣庫爾德人”。

10月9日,在包括共和黨內部大多數人在內、美國國內和國際社會近乎一邊倒的批評聲中,特朗普依舊“嘴硬”,他援引極端保守派網站Townhall一篇文章,稱“庫爾德人併未在二戰時、併未在諾曼底登陸時幫助美國,他們對抗IS不過是爲自己的土地而戰,美國在中東已花費8萬億美元,捲入中東的戰事是‘最糟糕決定’”。

13日,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Mark Esper)宣布,特朗普已下達了從敘北部撤軍的命令,幾乎於此同時,特朗普在推特上宣稱“美軍不會蔘與土耳其邊境沿線的激烈戰斗以求改變”。顯而易見,在重重壓力下,特朗普非但未放緩、反倒加快了其從敘利亞庫爾德人控制區“抽逃”的步伐,敘利亞庫爾德人想繼續依靠美國軍事保護傘的庇佑是毫無希望的。正是意識到這一點,連日來SDF/YPG領導人才一而再、再而三地痛斥美方的“出賣行徑”。

法、德等歐洲國家盡管紛紛譴責土耳其行爲,併採取了呼籲安理會開會、宣布不再向土耳其供應武器等行動,但這些行動對阻止土耳其當前的攻勢宛如隔靴搔癢,埃爾多安對此不屑一顧,曾多次威脅“如果歐盟説三道四我們就向歐盟‘開門放難民’(土耳其境內有多達320萬渴望進入歐盟的中東難民)”,13日“繼續軍事打擊”的聲明,也正是針對歐盟施壓的強硬回應。

至於其它方面,俄羅斯、伊朗等不置可否,沙特等“海合會”成員不僅口惠而實不至,而且和敘利亞內戰其它各方(包括IS和SNA)間都有微妙關系,至於表示“聲援”的以色列,敘利亞庫爾德人更是連沾都不敢沾,以免被土耳其趁勢扣上一頂“勾結公敵”的大帽子,在這種情況下,選擇擁抱大馬士革,就成爲其彆無選擇的選擇。

事實上,敘利亞庫爾德派系最初保持低調,隔岸觀火,隨即利用巴沙爾當局和其它敘利亞反對派武裝混戰的“有利時機”,先是在2011年推出一箇“敘利亞庫爾德民族委員會”(LNC),繼而由PYD和LNC在2012年7月聯合組成“敘利亞庫爾德最高委員會”(LSC),2013年11月再由LSC改掛起“敘利亞庫爾德自治政府”的旗號。

自治政府成立之初,敘利亞庫爾德人一直採取低調、灰色的做法,即盡量避免在內戰中“選邊”,但竭力佔據更多地盤和謀求更多“國際承認”。2014年IS異軍突起,併迅速引來美國的強烈反擊,庫爾德人很快作爲美國在敘利亞“唯一靠得住的正面力量”受到大力扶植,直到此時,自以爲“建國在望”的庫爾德人才和巴沙爾當局拉開距離,試圖依靠越境進入敘利亞的美國特種地面部隊和空中掩護的庇佑,實現目的。

但2016年8月24日,不甘在敘利亞變成“配角”的土耳其髮動“幼髮拉底河之盾”行動,後又髮動“橄欖枝行動”,一舉奪取了敘利亞庫爾德人控制區的半壁江山,而“背後靠山”美國卻聽之任之。2018年底,特朗普宣布將在1箇月內從敘利亞撤出爲數約2000人的地面部隊,併減少直至停止在敘領空的軍機活動,這等於撤掉庫爾德人的“保護傘”,當時SDF迅速作出了向大馬士革當局靠攏的反應:“敘利亞之春”髮生7年來,敘利亞政府軍首次深入甚至穿越整箇庫爾德自治區,進抵軍事重鎮曼比季城,擋住了土耳其軍的去路,從而令土耳其方面投鼠忌器,不敢繼續深入——簡單説,大馬士革和敘利亞庫爾德武裝間早有心照不宣“合作圖存”的“前科”。

盡管“和平之泉”行動開始之前、之初,大馬士革當局一度髮出“不會保護叛國分子”的聲明,但對經歷多年內戰洗禮的巴沙爾當局而言,脣亡齒寒的道理他們不會不懂。據敘利亞官方通訊社(SANA)宣布,政府軍已進至距離拉斯艾因僅約30公里的塔爾塔姆地區,而OSDH甚至宣稱,部分敘利亞政府軍先頭部隊已進至距土敘邊界僅6公里的地方。

法新社駐當地記者稱,這些深入敘利亞庫爾德人控制區的政府軍,受到了當地庫爾德人揮舞敘利亞國旗、載歌載舞的熱烈歡迎。如此迅速的行動和反應表明,大馬士革當局和SDF間的妥協和談判實際上早已在“後台”進行到相當程度才轉到“前台”。

種種跡象表明,美國的“出賣”,土耳其的得寸進尺和有恃無恐,正變本加厲地惡化着敘利亞庫爾德人的態勢,不僅讓他們不得不硬着頭皮擁抱大馬士革當局,且讓他們討價還價的餘地越來越小。

(來源:中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