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阿曼灣油輪著火,不是擦槍走火,是有人點火

2019-06-15 10:20:32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伊朗局勢又起疑雲。

正當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訪問伊朗,併會見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試圖斡旋美國與伊朗日益緊張的關系之際,兩艘油輪在阿曼灣遭遇襲擊起火,其中一艘是日本的“國華勇氣”號。這起襲擊是誰髮起的,美國與伊朗各執一詞。美國第一時間聲稱是伊朗所爲,國務卿蓬佩奧也在記者會上對伊朗嚴厲指責,美軍同時向該海域派遣了導彈驅逐艦。

這起“令人生疑的巧合”是否會讓已經處於劍拔弩張中的美伊關系雪上加霜甚至引髮“擦槍走火”?這起襲擊背後的主使者究竟是誰?在對伊朗外交上希望做出政績的安倍是不是被美國“拆台”了?處於“極限施壓”下的伊朗會如何應對和破局?

觀察者網採訪了前中國駐伊朗大使,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特聘研究員華黎明。

【採訪/觀察者網 戴蘇越】

觀察者網:開門見山地説,這次油輪遇襲事件會激化美伊矛盾併演變成軍事衝突嗎?您認爲這件事的幕後主使是誰?

華黎明:雖然雙方目前都在相互指責,但從總的形勢來看美國併不想打這場戰爭,美國只是想極限施壓,以壓促變,但是打一場戰爭,恐怕特朗普政府沒有做好准備,也沒有這箇實力,從目前美軍在波斯灣的軍事部署也可以看出來。

伊朗是一箇165萬平方公里,8000萬人口的大國,如果要打這場戰爭,美國要冒很大的風險,要知道,伊拉克和阿富汗兩場戰爭已經耗去了美國六萬億美元,死了四千多人,伊朗這箇國家的塊頭要比伊拉克、阿富汗要大得多,如果真想打這場戰爭,美國十幾萬軍隊,兩箇航母群遠遠不夠,我看特朗普糰隊中盡管有人唱高調,但是實際上誰也沒有做好打這場戰爭的准備。

從特朗普的種種表現來看,他是希望能找到一箇台階下,比如這次日本首相前往伊朗,也是在替盟友在斡旋。伊朗更不想打,伊朗在被美國極限施壓的情況下首先需要的是取消對他的制裁,而不是要和美國去打一場戰爭。

因此,這次事件我非常懷疑是第三方有意所爲,這箇第三方具體來説是中東地區的某些國家,由於沒有直接證據,我不能在這里點出他們的具體名字。這箇第三方要挑起美伊之間的矛盾,因爲他們看到美伊問題可能冷卻,這是他們不希望看到的,而髮生這樣的事件可以把火再點起來,所以這一場阿曼灣的油輪著火事件,不是擦槍走火,而是有人點火。

這次事件的挑事者不希望出現如2015年奧巴馬任期內那樣美伊關系緩和、籤訂核協議的事情,這就威脅到了他們的地緣政治利益和經濟利益。但是,如果美伊直接爆髮熱戰,對他們也沒有好處,所以他們要保持伊美之間的適度緊張,不讓海灣的溫度降下來,我想這箇是他們的主要目的。

觀察者網:您剛才説到,美國方面也不希望和伊朗的衝突加劇。但是我們看到事件髮生後,美國的態度卻非常激進,處處“搞事”,不僅拉自己的盟友站隊,派遣導彈驅逐艦,還公布“證據視頻”,甚至在記者會上説這是“侮辱日本”,似乎和想要緩和事態背道而馳,爲什麽會這樣?

華黎明:某種程度上,特朗普的政策被執政班底里的極右翼綁架了:一方面,最近他四處找台階下,另一方面他身後又總有人把他往懸崖上推,極力將對伊政策推向極端。這兩股力量非常明顯。

博爾頓和蓬佩奧就是他班子里極右翼的代表人物。博爾頓對伊朗恨得咬牙切齒,明確表示要把伊朗消滅。蓬佩奧也是非常強硬——就是要對伊朗極限施壓,最後壓到他屈服爲止。所以特朗普的政策很大程度上反映了這批右翼政客的態度,但是真正要打起來恐怕美國的精英階層都知道這不符合美國的利益。

美國最初的目的是以壓促變,最大程度對伊朗實施經濟制裁,讓伊朗的石油收入降到零,國內的經濟困難了,老百姓沒有飯吃了,起來造政府的反,把政府逼下台。這恐怕是他們最初的想法。

蓬佩奧在記者會上宣稱,伊朗應對事件負責(圖片來源: IC photo)

現在看來,從今年5月份開始美國對伊朗實施全面制裁和施壓,兩箇月下來好像這箇目的沒有達到,而且在施壓無效的情況下特朗普可能會越來越困難,他急於找一箇台階下。而伊朗方面的態度很強硬,要求先解除制裁,然後雙方才能坐下來談,所以這次安倍這次去空手而歸。

觀察者網:安倍此次訪問伊朗的主要目的是什麽,又爲什麽會空手而歸呢?

華黎明:日本這箇盟國當得實在窩囊,爲了要討好美國,讓他干什麽他就去干什麽。

其實美國不光找了日本,還找了瑞士和阿曼,尤其是阿曼,和伊朗是能説上話的,而且和伊朗領導人箇人關系都是很密切的。但是,阿曼和瑞士都謝絶了,婉拒了,他們知道這注定是徒勞,這種調停根本沒有任何成功的可能性。

原因很簡單,因爲特朗普不准備做任何的讓步,你怎麽傳話呢?但是安倍這箇時候站出來願意充當這樣的角色,最後是這樣的結果也就在意料之中了。更尷尬的是,伊朗的領導人當著安倍的面把美國駡了一通。

至於説這箇油輪是日本的油輪,確實有點陰謀論的感覺,但是到底是不是真的和日本有關我還不敢確定,但是這次安倍去無功而返這是非常確定的。

安倍結束對伊朗的訪問(圖片來源: IC photo)

觀察者網:面對美國的極限施壓,以及當前一觸即髮的局勢,伊朗有哪些牌可以打?對於談判,伊朗的基本態度是什麽?

華黎明:伊朗目前的處境實際上非常困難,美國把石油出口堵住之後,伊朗的收入直線下降,國內的經濟面臨很大困難,伊朗現在首要的任務是要解除對他的石油禁運。另外就是銀行的美元賬戶能夠解凍,這是最重要的,所以伊朗打仗他是不想打,只想盡快渡過難關。但是如果真的要打起來,伊朗只能橫下一條心奉陪到底。

所以特朗普宣布退群之後,伊朗目前爲止併沒有跟著退,因爲這箇協議當初是5+1,還有歐洲,中國,俄羅斯這幾家,所以目前伊朗想要把這幾家拉住,所以他不能宣布退群,雖然實際上伊核協議現在已經是一張廢紙了。

當時這箇協議就是美伊之間的一箇交易——伊朗用暫停濃縮鈾的活動換取美國的取消制裁,現在美國恢複制裁了,這箇協議實際上不起作用了,現在伊朗要想辦法爭取國際上其他國家的力量向美國施加壓力,從中找到一條出路迫使美國讓步。

伊朗不是不能談,但是首先要取消制裁才能談。美方的要求主要是:第一,伊朗停止導彈的試驗,第二,取巧原來協議中的落日條款,第三,停止對敘利亞也門的支持。

其實就這三條來看,如果美國停止對伊朗制裁的話,伊朗不是説完全不能讓步。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下沒法談,因爲伊朗國內反美的情緒很強烈,決策者、執政者不能不考慮國內老百姓的情緒,所以必鬚讓美國首先結束制裁,這樣才有前提坐下來談。伊朗本來國內就有一股勢力,認爲籤核協議就已經是投降賣國,在這種情況下伊朗的總統和領袖就更加不能退讓。

觀察者網:今天,習近平主席會見了伊朗總統魯哈尼,併且表示“在涉及彼此核心利益的問題上相互支持”,您認爲這傳達出什麽信息?

華黎明:中國和伊朗有著相似的處境,都面臨來自美國的“極限施壓”。在國際上,伊朗歷來是支持中國的,對於中國來説,美國現在希望世界各國停止和伊朗的石油貿易和經貿來往,中國在美國的強壓之下中石油和中石化雖然現在已經停止從伊朗進口石油,但這不等於我們其他的企業不會去買伊朗的油。中國的國企、民企在伊朗有一百多家,我相信中國和伊朗之間的石油貿易和經濟往來不會停止,這本身就是對伊朗的支持。我們不會跟隨美國的制裁,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另外中國也繼續支持伊核協議,當初是大家一起蔘加談判談成的,這也是中國對伊朗的支持。

最後,我要強調的是,目前在伊核協議問題上,美國才是在國際上被孤立的一方,世界上沒有人支持他的立場,而相反伊朗是得到世界上多數國家支持的,所以在外交上伊朗的處境併不孤立,這也是伊朗解決如今的困境可以好好利用的優勢。

(來源:觀察者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