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經濟戰“前線”:新制裁兇猛,伊朗百萬藍領的“衛國戰爭”

2019-05-17 13:56: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現年49𡻕的伊朗工程師詹(Jan)説起33年前那場持續了近8年的兩伊戰爭時彷彿歷歷在目。

“1986年,正是薩達姆在美國及其西方和阿拉伯盟友的幫助下侵略伊朗的時候。”詹回憶説,那時的他還是箇16𡻕的高中二年級學生,和許多本國的成年和未成年男性一樣,爲了抵抗外敵,他穿上志願兵制服、扛起衝鋒槍上了戰場。

“在那場戰爭中,我們最終守住了國家,沒有讓(時任伊拉克領導人)薩達姆或是美國人佔領我們哪怕一平方米的領土。”詹近日對澎湃新聞説,話語中無不透露着驕傲。

不過,如今已經在礦業公司耕耘半生的他再度面臨一場與美國的“戰爭”。就在本月9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籤髮行政令,宣布對伊朗的鐵、鋼、鋁、銅等産業進行制裁。這是該國第一大非石油相關出口收入來源,伊朗總統最近將之比喻爲“史無前例的戰爭”。

同一天5月9日,美聯社援引伊朗議會的一項研究報告稱,總體而言,伊朗金屬及其相關行業解決了約220萬名工人的就業,佔勞動力的10%。以色列《國土報》5月15日的報道提供的數據更爲具體,金屬和汽車兩箇行業數以十萬計工人可能會因此失去工作,且無其他就業前景。“這是真正威脅伊朗政府之所在。”報道寫道。

百萬汽車工人的生計

“實在抱歉,我這兩天太忙了,手頭有太多的事情要處理。”詹在採訪開始時語氣顯得有些急促,他坦言,由於受到近期美國制裁的影響,他的工作量比平日大了不少。

詹目前在一家規模較大的伊朗銅業公司擔任執行總裁顧問及投資經理,同時還身兼多家伊朗礦業公司董事會的董事。他介紹説,美國對伊朗金屬業的制裁令公布不到一周,伊朗金屬行業上上下下的從業者都懸着一顆心。

“今天的行動針對伊朗金屬工業的出口收入——這佔到伊朗出口經濟的10%。”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一份白宮聲明中直言矛頭所指。

根據這份白宮聲明,任何“故意”從事與伊朗工業金屬部門相關的重大商品及服務交易、供應與轉讓的箇人或實體都將受到美國制裁。美國財政部則表示,將設置90天的制裁緩衝期,併警告相關企業5月8日後不要開展新業務。

“特朗普做的事情是伊朗(伊斯蘭共和國)建國四十年以來少有的真正傷害到伊朗的,上一次還是薩達姆。”碩士畢業於德黑蘭大學伊朗研究專業、在伊朗有多年石油行業從業經驗的郭凱對澎湃新聞説。

“(與伊拉克)戰爭時期,我們的銀行、石油銷售、進出口還都沒有問題……如今敵人們施加的壓力是自伊斯蘭革命以來史無前例的戰爭。”伊朗總統魯哈尼在13日的講話中説道。

總部設在倫敦的伊朗專業財經媒體BourseBazaar分析認爲,新一輪制裁對伊朗的出口收入影響爲次要,更重要的影響則針對伊朗國內的就業。

分析人士稱,制裁一旦造成大型金屬和採礦企業的現金流中斷,可能會導致員工停薪甚至裁員。鋼鐵産業若減産,伊朗汽車行業也將受到影響。目前伊朗汽車的産量已經同比下降40%,併且已有公司開始裁員。

據BourseBazaar的報告稱,伊朗金屬和採礦部門直接僱傭的人數超過60萬,而伊朗最大的鋼鐵消耗産業——汽車部門則直接僱傭有100萬名工人。另據世界銀行的數據,2017年伊朗的勞動力總數約爲2700萬,而上述兩大工業部門能夠解決其中6%的勞動力就業。

這讓本已嚴峻的經濟形勢雪上加霜。美國自去年5月起逐步重啟制裁以來,伊朗貨幣貶值了三分之二,石油出口下降了一半以上。盡管食品和藥品不受制裁,但由於缺乏進入全球金融體系的渠道,正在導致人道主義危機:一些家庭已經有數月沒有食肉,併且缺乏專用藥物。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期,伊朗今年的經濟增長將縮水6%,失業率將達到15%。

詹主要供職的一家伊朗銅業公司創建於兩伊戰爭前的上世紀70年代,近年來,公司員工人數一直介於18000到20000人之間,即便是在近一年美國重啟制裁時期,員工人數也基本保持在19000人。

該企業曾爲國有企業,但在過去的十年間逐步開始私有化,目前90%爲私有。伊朗有著悠久的貿易歷史,私營部門在促進貿易往來、解決就業方面起到了關鍵作用,但也是受制裁影響最大的部門。據美國智庫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的報告稱,由於無法支付或接受來自國外的貨款,伊朗私營企業不得不使用替代金融渠道,這讓他們的交易成本上漲了40%。

在今年勞動節當日,魯哈尼就對伊朗的藍領工人們髮表了一場講話,稱他們正處於一場經濟戰爭的“前線”。

伊朗汽車工人

金屬比石油“命硬”

自1979年伊斯蘭革命以來的40年里,伊朗鮮少有不被制裁的日子。

“這次制裁還不是非常嚴重,我們還是可以處理的。”詹説,“如何進行交易轉賬,對於出口來説是一箇非常重要的問題,我們已經有大概五年的經驗來應對轉賬的問題。”

美國制裁的能量之所以巨大,在於美元是大多數國際交易中所使用的貨幣,即交易轉賬的方式。去年11月,美國財政部宣布,全球大多數銀行所使用的SWIFT通信結算系統已切斷與被制裁伊朗金融機構的連接,其中也包括伊朗央行。

作爲應對SWIFT系統被切斷的問題,伊朗央行去年稱已建立起替代的銀行通信系統,併且在更早之前就已開始運行。伊朗外長扎里夫去年9月在聯合國大會期間接受記者採訪時也表示,伊朗計劃通過除美元以外的貨幣進行國際貿易以解決美國對其石油出口的制裁,併稱各國已經開始就雙邊貿易中使用本國貨幣結算與伊朗達成協議。

據路透社此前披露,早在2010年,土耳其和俄羅斯就已成爲伊朗規避美國金融制裁的“避風港”。美國制裁名單上的伊朗邁拉特銀行在伊斯坦布爾設有分行,伊朗出口髮展銀行同土耳其進出口銀行也有業務開展,而伊朗同印度的部分能源交易則通過俄羅斯銀行進行。

此外,也有多方分析支持詹的説法。相比而言,作爲伊朗第二大外滙收入來源,鋼鐵和採礦業似乎更難受到美國制裁的打擊。

法新社引述金屬行業分析師Mojtaba Fereydouni報道稱,伊朗的金屬開採及生産企業相對分散,大多由中小型公司組成,産品也主要銷往臨近國家,不易受到制裁。

“以前伊朗的金屬業其實已經受到了制裁,一些主要制造商已經被列入制裁名單,因此新一輪制裁對伊朗來説是一種心理戰,”美國投資分析智庫SP Global援引伊朗一家鋼管器材制造商負責人的話稱,“面對此前的制裁,伊朗企業已經在東南亞開拓了新市場,而且對周邊國家的出口量也在增加。”

“很大的一箇問題是,一些大公司,尤其是一些國際公司,如果他們在美國有生意,在和伊朗做生意的時候就會有限制。”詹介紹説,歐洲國家曾經是他所在銅業公司的一塊重要市場,但在特朗普上台加大對伊施壓的情況下,特彆是去年11月全面重啟對伊制裁後,詹所在公司的業務全面轉向中東及亞洲。

就在美國上周宣布對伊朗的金屬行業啟動制裁之時,詹正穿梭於中國的廣州、崑明、寧波等多地,爲了與中國企業的合同而忙碌奔波。

“如果是和美國沒有生意聯系的企業,他們還是會和我們繼續合作,而且我認爲我們以後也沒有大的問題。”詹説。

不過他也坦言,現在的日子確實難過了很多,但一切還要繼續,“一些大國會爲你制造難題,但是通過努力奮斗和政府的有效治理是可以克服的。我們應該吸取像中國這樣的國家的經驗。”

5月13日,伊朗街頭。伊朗姑娘Ghazala供圖

“我們的産量會破紀録”

一些與伊朗有合作的中國礦業相關企業對眼下的局面持謹慎觀望態度。

“伊朗第一大鋼鐵公司,其實是我們的客戶。如果制裁它的話,相當於即使鍊出了鋼材,也賣不出去。”中國某私營礦業生産設備制造公司中東地區業務的負責人趙雲向澎湃新聞表示。

趙雲透露,這家名爲“穆巴拉克”(Mobarakeh)的伊朗國有鋼鐵公司或將受到美國制裁的影響。據伊朗非國營財經媒體Financial Tribune此前的報道稱,該公司是中東北非地區(MENA)最大的鋼鐵制造商,其鋼鐵生産份額佔伊朗全國的50%。

趙雲所在的公司爲採礦和冶鍊中間環節的設備生産商,與伊朗方面的合作併非長期項目,因而靈活性相對較大,也暫時沒有受到大的影響。

“他們給我們付錢,我們就髮設備,和做項目不一樣,做項目可能會擔心每一箇階段付款不到位。”趙雲説。

雖然從去年11月起美國對伊朗全面制裁,但其實今年他所在的公司在伊朗仍有三單生意還在做,併且仍在推進第四單。不過,趙雲未透露是否與可能會遭遇制裁的“穆巴拉克”鋼鐵公司有關。

“但以後我就不知道了,以後怎麽髮展誰都説不准。”他説。

伊朗是趙雲所在公司的最大出口市場之一,但談起美國對伊朗的制裁,他併不悲觀。

“(制裁下)大部分企業,包括中國國內和伊朗的企業都不能付款,但是有一部分是可以付款的,就是以某些非國際銀行的渠道。”趙雲透露,在一箇月前,通過上述渠道仍然能夠正常付款。

“蛇鼠各有道唄,伊朗人也在想辦法。”在伊朗做原材料生意的中國商人小方在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説,制裁對他目前經營的業務和方式尚無實質影響。不過,由於最近的制裁,小方也更加忙碌。

在伊朗有多年石油行業從業經驗的郭凱也認爲,制裁併不全是壞事。“説實話,有點當年咱們勒緊褲腰干兩彈一星的感覺,從頭來干自己的基礎工業。”郭凱説。

伊朗年近五旬的工程師詹堅信,即使制裁兇猛,公司今後也不會裁員。

“我們都是普通人,我們希望和平,也從沒想過要打仗。但是如果有任何人要攻擊我們,我們會進行強力反擊來保衛國家。”

時隔上世紀那場戰爭已經30多年了,他再次以志願兵式的口吻説,“明年你再來採訪我,你會看到我們的産量會破紀録。”

應採訪對象要求,詹、趙雲、小方均爲化名

(來源:澎湃新聞)